1)

且说云中鹤被段誉吸取内力後愤愤和叶二娘.这时,叶二娘对云中鹤说道:「老四铐银銡铜,僰偾像侥老大让你继续留在这里附近监视,千

万小心铑铬銝銇,彩綦缍绪不可误事!」云中鹤一听大喜,急忙答应下来。

……

云中鹤眼看着黄眉僧飘然离去之後綡绾綷緎,铨铱銢銤随即飘身进入了万仇谷。他本想硬冲入

万仇谷,但想到钟万仇武功不错,不能和他正面冲突,於是隐起身形,一间间房

的窥视,希望能偷偷找到钟灵。

他来到一间大房窗旁,听到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他用唾沫沾湿窗户纸,

向内望去,只见钟万仇跪在钟夫人甘宝宝面前,哀求道:「夫人,我知道我错了

,你还不能饶了我吗?我……我给你磕头了。」说完,就一个接一个的头磕了下

去--只看的云中鹤忍俊不止,心想道:没想到这个钟万仇竟然怕老婆怕到这个

地步。

只听钟万仇继续哀求道:「夫人,你已经快一年没和我行房了,你原来答应

每三个月和我同房一次的,今天就让我和你行房一次吧!」钟夫人冷若冰霜的瞪

了钟万仇一眼,冷冷的说道:「你今天当着那麽多人的面侮辱我,就磕头就行了

麽?」

钟万仇急道:「那你让我怎麽办?」

钟夫人爱答不理的说道:「你如果想让我饶恕你也不难,以後你晚上不能睡

在床上,必须在床下面打地铺才行!如果你答应我,那我今天就可以和你行房一

次!」

钟万仇高兴的回答道:「可以可以,别说打地铺,就是让我睡猪圈都行!」

钟夫人表面上仍然不动声色,但心里却暗暗高兴:下一步就是和他分房了,

这样以後淳哥就可以经常来看自己了。

钟夫人站了起来,走到床边,随便的脱下了衣服,钟夫人虽然年龄不小,但

保养得宜,身材仍然保持得非常好,那一身欺雪赛霜的肌肤更令人垂涎三尺,而

天真无邪的气质再衬托上美妇人那独有的成熟风韵,实在是让人心动神摇。只看

得云中鹤血脉奋张,胯下竖起了高高的帐篷,大鸡巴一跳一跳的,一转首,只见

钟万仇张大了嘴巴,口水都流出来了。

钟夫人躺在床上,钟万仇三下五除二的脱掉了衣服,瞬间变得一丝不挂,云

中鹤一见,几乎笑出声音来,原来钟万仇虽然人高马大,但他的鸡巴却小得可怜

,直挺挺的还不到两寸长,手指头粗!云中鹤心想,难怪他老婆偷汉子,不偷才

怪呢!看来钟灵那小美人还真不是这个马脸丑家夥的女儿。

只见钟万仇呼的就扑到了钟夫人的身上,钟夫人叱道:「不准乱动!」钟万

仇如听纶音,一动都不敢动,钟夫人伸出雪白的柔荑握住钟万仇的小鸡巴,移向

自己的双腿之间,这时云中鹤见到钟夫人脸上浮现出一股不屑的讥笑,那钟万仇

未等鸡巴入洞,就「嗤」的一声射了出来,只喷的钟夫人玉腿上到处都是精液。

钟夫人怒道:「瞧你搞的,废物!」一脚把死狗似的趴在床上喘气的钟万仇

踢到地上。随即起身走向沐浴间!

云中鹤看的几乎笑了出来,他本来只想把钟灵偷走,但现在看到了钟夫人甘

宝宝和钟万仇演的这幅活春宫,决定今晚连钟夫人一并干掉,而且要当着钟万仇

的面干!他从怀中掏出了迷魂香,先到谷中弟子和下人居住的地方,先把那些人

迷倒,然後找到钟灵的居处,潜进屋中,把昏迷的钟灵抱出来,又回到钟万仇的

卧室外,从窗户向里一看,只见钟万仇已经趴在地上呼呼睡着了,钟夫人也已沐

浴完毕,换上了另一身浅绿色的衣服,坐在一旁恨恨的瞪着钟万仇!

云中鹤把迷魂香放入室中,钟夫人忽然闻道一股甜香,心知不妙,急忙站起

,但已经晚了,一阵头晕目眩,昏倒在地上!

云中鹤抱着钟灵急冲入室,先把钟灵往床上一扔,弯腰抱起瘫软在地上的钟

夫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在钟夫人那娇丽的粉脸上亲了几口,把钟夫人放在床

上,就要扒去钟夫人的衣裳,忽然转念一想:玩一个无知无觉的木头美人有什麽

意思,可是放开她後又怕她不听话,猛?头看到昏迷的钟灵,计上心来。

云中鹤先用重手法制住钟夫人的气户穴,使她在解穴前如同常人般无法运用

内力,又制住钟万仇的全身大穴以备不测,随即用解药搞醒了钟夫人。

钟夫人从昏迷中醒来,看见云中鹤淫笑的望着自己,不禁大惊失色,双手撑

着身体向後移动,一面急运内功,却发现气户穴已经被制住,吓得花容失色,惊

叫出来!

云中鹤抓住钟夫人的双踝,把钟夫人一双美腿分了开来,钟夫人用力挣紮,

云中鹤一把扒下钟夫人的下裳,钟夫人吓得双手紧紧抓住裤子,不让云中鹤扒下

来,怎奈她内力已经不在,又怎麽敌得过武林高手云中鹤呢!「唰」的一声,钟

夫人的下裳已经被云中鹤扒了下来。

云中鹤双眼发光,直勾勾的盯着钟夫人那匀称修长的玉腿,钟夫人又羞又急

,蜷缩起双腿向後躲避着,云中鹤又抓住钟夫人的双踝,向自己怀里一拉,又把

钟夫人拉到自己身前,三把两把的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又「唰」的一声撕开

了钟夫人的上裳,顿时钟夫人身上只剩下了胸围子和亵裤。

云中鹤一把抓住钟夫人的头发,用自己的挺直的大鸡巴凑到钟夫人的粉脸前

,钟夫人惊恐的望着云中鹤的大鸡巴,心想:这个穷凶极恶的鸡巴怎麽那麽大,

好像比淳哥的还大,至於那个无用的钟万仇更不用提了。

云中鹤淫笑道:「钟夫人,我的大鸡巴比你老公怎麽样?」钟夫人情不自禁

答道:「大多……」突然发现自己失言,急忙闭嘴。

云中鹤哈哈大笑,想拉开钟夫人的亵裤,钟夫人双手紧紧抓住亵裤,不让云

中鹤得逞,云中鹤也不强求,大手向下探去,隔着亵裤用手指抚弄钟夫人的小穴

,钟夫人「啊」的一声,浑身发颤,两条玉腿不禁挺直,但立刻从那刺激中清醒

过来,急忙并拢双腿。

穷凶极恶云中鹤眉头一皱,一把撕去钟夫人的胸围子,一对雪白的肉团破围

弹出,钟夫人急忙双手环抱,遮拦外泄的春光。云中鹤趁甘宝宝双手离开亵裤保

护胸部,随手扒下了钟夫人的亵裤。立时,俏药叉甘宝宝,万仇谷女主人已经是

一丝不挂的把胴体展现在江湖闻名淫贼云中鹤面前!

钟夫人羞怒交集,一手保护胸部双峰,一手遮掩下体秘穴,美丽修长的玉腿

紧紧并拢,她却没想到这种姿势看起来是如何的煽火撩人。

云中鹤欣赏着钟夫人这美丽的姿势,性趣勃发,大鸡巴充血的都痛了。他拨

开钟夫人保护胸部的手,双手用力揉搓着钟夫人雪白丰满,弹性十足的乳峰,钟

夫人的小手徒劳的推挡着云中鹤的禄山之爪,却如蜻蜓撼柱般徒劳无功。

云中鹤淫笑一声,双手用力一捏,痛的钟夫人惨叫一声,浑身抽搐,清丽的

悄脸痛的变形。云中鹤淫笑着放弃了钟夫人的双峰,两手插入她大腿内侧,由於

她功力尽失,并拢的双腿根本无法抵抗云中鹤的攻击。

云中鹤乃是色道高手,并不着急分开钟夫人的玉腿,却用手抚摸钟夫人大腿

内侧,感受她大腿上那滑腻细嫩的肌肤和柔软的感觉,并不时用手指抚弄她的秘

穴。

钟夫人开始还用尽全力夹紧双腿,但每当云中鹤粗糙的手指尖端触到她的阴

唇时,她的下体都轻微的抽搐一下,而这种抽搐反应随着云中鹤手指的越来越频

密的搔弄也就越来越强烈--强烈到云中鹤都感觉到了的地步!

云中鹤淫笑道:「呵呵,钟夫人!看来你是非常喜欢我玩弄你道小穴了!等

会我一定让你更高兴,保证让你欲死欲仙!」

钟夫人羞怒的叱道:「胡说!你这个淫……啊……贼!」淫字刚刚出口,云

中鹤手指一探,插入了她的小穴,使得她不禁「啊」的叫了一声才回过气来。

云中鹤也不再和她纠缠,两手一开,分开了钟夫人的玉腿,顿时,她那芳草

如茵的桃源洞口一览无余,云中鹤抓住她的双踝,高高的举起她修长匀称的双腿

,下身一挺,巨大的鸡巴狠狠的插进了钟夫人的小穴!

***********************************

(2)

云中鹤也不再和她纠缠,两手一开,分开了钟夫人的玉腿,顿时,她那芳草

如茵的桃源洞口一览无余,云中鹤抓住她的双踝,高高的举起她修长匀称的双腿

,把钟夫人那美丽的身体扳成直角,钟夫人那清丽的莲花瓣已经暴露无遗,云中

鹤下身一挺,巨大的鸡巴狠狠的插进了钟夫人的小穴!

这全力一插插的钟夫人大叫一声--毕竟她的小穴已十多年没承受过大号的

鸡巴了!

钟夫人双眼紧闭,眉头深皱,贝齿紧咬,螓首猛摇,那种奇妙的表情刺激的

云中鹤性趣勃发,大力抽插。插的钟夫人上身一上一下的颠动,美丽的双乳也一

颠一颠的波动。

钟夫人只感到下身一阵阵涨痛伴随阵阵快感涌来,她紧紧咬住牙关,抵挡那

奇异而又美妙的感觉。

云中鹤一面抽插一面欣赏着钟夫人痛苦的表情,他逐渐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但每一次抽插却都整根进入,深度大大提高了,同时感受着钟夫人小穴那紧紧的

感觉,这种感觉绝对不是一般中年妇人所具有的,如果不是钟万仇比较“特别”

,他绝对无法获得这种美妙的感觉的。

随着云中鹤改变抽插的姿态,钟夫人的感受也越来越强烈。钟夫人身材娇小

玲珑,阴道本来就比较浅,一旦云中鹤的大鸡巴全根没入,龟头就直接顶到了花

心,那从所未有的感觉,使得她忍不住哼了出来,而她的嘴一张,就再也难以合

上了,之後每一次的顶入,都使钟夫人浑身抽搐,大声呻吟!

「嗯……啊……喔……啊……不要……不要……啊……顶的太……深了……

轻……啊……轻点……求求……啊……求求你……啊……别太……啊……」

每一次花心顶在龟头上的感觉,让云中鹤舒服无比,他也不管钟夫人的苦苦

哀求,继续埋头苦干,他把钟夫人嫩滑的双腿搭到肩上,双手压在钟夫人的乳房

上,把那对坚挺的奶子压的变形,每一次都更加的深入钟夫人的身体!

钟夫人娇躯突然一阵抽搐,大叫一声,花心射出一股热流,喷在云中鹤龟头

上,云中鹤已经好久没玩过这麽出色的美妇了,本来就是强自忍住,在阴精的刺

激下再也无法忍住,大鸡巴一阵抽搐,把精液喷洒在钟夫人的子宫里,随即不支

的趴在钟夫人的娇躯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而钟夫人也虚弱的叉开大腿,双臂

搂着刚刚玷污了她清白的淫贼,不断娇喘。

钟夫人恢复过来,用力推开云中鹤,骂道:「淫贼,我恨不得吃你的肉,枕

你的皮!」

云中鹤一面抚弄着钟夫人的奶子一面笑道:「你刚刚不是吃了我的肉吗?难

道你还想再吃?」

钟夫人气得俏脸通红,胸口双峰一起一伏,说不出话来。

云中鹤笑道:「好了,别罗嗦了,快来给我舔鸡巴!」

「你休想!」钟夫人怒道。

云中鹤一把抓住钟夫人的头发,把钟夫人的螓首按向自己的下身,钟夫人拼

命的挣紮,但她的粉脸却离云中鹤的鸡巴越来越近,已经可以闻到那种古怪的味

道了。钟夫人紧紧的闭上樱唇,不让云中鹤的大鸡巴进入。可是她清秀的脸蛋却

被依然再渗出精液的巨大龟头蹭来蹭去!

云中鹤心中大乐,笑道:「钟夫人,看来你是坚决不肯给我舔鸡巴了?」钟

夫人也不理他,只是愤怒的哼了一声!

云中鹤又淫笑道:「既然你不肯给我舔鸡巴,那我只能让你女儿来了!」

钟夫人浑身剧震,急忙?头,看见钟灵被制住穴道,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满

脸都是泪水,而钟万仇也坐在一旁,两眼喷出火来,但却动弹不得,连话也说不

出来--原来云中鹤制住他们穴道後就解开迷香,让他们观看自己是如何淩辱钟

夫人的。

钟夫人羞愧交加,她怎麽也没想到自己刚才被操的时候,女儿竟然在一旁看

,而自己後来沈迷於肉慾的表现完全被女儿看到了!(在钟夫人心目中,钟万仇

几乎没有位置)

钟夫人羞愧的怒骂道:「你这个没有人性的家夥,居然……居然……」

云中鹤淫笑道:「居然什麽?我的宝贝?看来你是希望让你女儿给我舔鸡巴

了!」

钟夫人惊叫道:「不!不要动我女儿,你怎麽对我都行,不要动我女儿!」

云中鹤松开抓住钟夫人头发的手笑道:「那你该怎麽做?要我提醒你吗?」

钟夫人无奈的看了钟灵一眼,屈辱的对云中鹤道:「好!我好好的服侍你,

但事後你必须放过我女儿。」

云中鹤笑道:「好!一言为定!放心,我们四大恶人从来没有说过不算数的

话!」

钟夫人知道四大恶人言出必行,但却没有注意到云中鹤话中的玄虚,一咬银

牙,跪在云中鹤身旁,弯腰去含云中鹤的大鸡巴!

云中鹤伸手拦住钟夫人,淫笑着道:「不,你要面对我跪着舔,这样我才喜

欢!」

钟夫人无奈的跪在云中鹤两腿之间,伸出柔荑抓住云中鹤的大鸡巴,低头用

樱桃小口含住了云中鹤的大鸡巴--由於云中鹤的龟头特别粗大,而钟夫人的樱

桃小口特别小,所以她必须张大嘴才能含住龟头。钟夫人从来没有试过口交,也

不知道该如何吹箫,含住龟头後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一时茫然失措。

云中鹤笑着指导道:「先不要含住,先用舌头舔一会,然後在含在嘴里用舌

头搅。」

钟夫人吐出云中鹤的龟头,屏住呼吸,用香舌舔净了云中鹤龟头上仍然不断

渗出的精液,?头要吐出去,云中鹤命令道:「不许吐,咽下去!」钟夫人愤愤

的瞪了云中鹤一眼,咬牙把咽了下去。

钟夫人又低下螓首,含住云中鹤的龟头,用香舌在樱桃小口里拨弄着,慢慢

的,轻轻的拨弄着!云中鹤舒服的哼哼着,突然抓住钟夫人的头发,用力的按下

去,一下子把龟头挺进到钟夫人的喉咙,这一下插的钟夫人毫无防备,连气都喘

不过来了,用力挣紮,小嘴大张,在巨大的鸡巴空隙中发出窒息的呕呕声,娇小

玲珑的娇躯痉挛着扭动,但是她头部的扭动却给云中鹤带来了更大的刺激,云中

鹤紧紧按住钟夫人的螓首,扭动下身,用龟头摩擦着钟夫人的喉咙,突然感到下

身一热,又要射精了,猛然想到:不行!後面节目还多呢!不能就这麽出来,一

咬牙关,憋了回去。低头看到钟夫人娇躯的扭动越来越无力,随即松开钟夫人的

头发。

钟夫人如释重负的吐出大鸡巴,趴在床边乾呕。

云中鹤又抓住钟夫人的头发,命令道:「接着舔!」

钟夫人再也无法忍耐了,哇的哭了出来,泣不成声的哀求道:「求求你,不

要,我刚刚差点被你搞死了!你就饶了我好吧!」

云中鹤看着钟夫人那梨花带雨的俏脸,淫笑道:「好!你既然不愿意让我搞

上面,那我就搞下面了!」

钟夫人想起适才花心被顶得感觉,一阵心悸,娇躯颤抖,但不管怎麽说,总

比小嘴被塞得满满,咽喉被顶得连气也喘不过来好!於是银牙一咬,道:

「好!那你就搞下面吧!」话虽如此,但清秀的脸上还是情不自禁的流露出

心悸的表情。

云中鹤抱起钟夫人,把她往自己挺立的大鸡巴上一放,钟夫人的小穴准确的

套入了鸡巴。这突如其来的冲击插的钟夫人大叫一声:

「啊~~!……慢点……好涨……喔…喔…嗯……喔……」钟夫人随着云中

鹤身体的扭动而呻吟着,她那一对雪白坚挺的奶子也缓缓的晃动着,好不容易,

她才从下身的刺激中摆脱出来。羞涩的问道:「怎麽……嗯……用这种姿势?」

云中鹤哈哈笑道:「难道你不舒服吗?」说完下身一挺,插的钟夫人又「啊

!」的娇吟一声。

「不是,啊……我从来没……啊……用过,啊……啊……」钟夫人上气不接

下气的回答道。

「现在不是用了吗,哈哈」云中鹤淫笑道,又说道:「快!现在你来抽。」

「可是……我……嗯……我不会」钟夫人满脸羞红的回答道。

「我来教你,蹲起来,屁股离开我,然後屁股一上一下的动!」

钟夫人无奈的按云中鹤教的姿势套弄,这种姿势非常容易使双方高潮,云中

鹤还仗着经验丰富忍住,钟夫人却多年没有尝试过这麽大的鸡巴了,又用这种姿

势,只三、五次套弄就受不了了,高叫道:

「啊……啊……啊……好……好舒服……啊……」钟夫人在无边快感的冲击

下,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被这个淫贼强暴的,雪白的屁股不断上下颠动,小穴卖力

套弄着云中鹤的大鸡巴,不知羞耻的浪叫着,她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

女儿和丈夫正在旁边观看,完全的沈浸在身体的肉慾中!

套弄了几十次,巨大而强烈的快感猛然袭来,钟夫人四肢发软,再也无力支

持身体,娇吟一声,一屁股坐在云中鹤的大鸡巴上面,趴在云中鹤身体上娇喘,

喘过气来又一摆一摆的扭动雪白浑圆的屁股,感受大鸡巴给小穴带来的快感。

云中鹤也是咬牙吸气才能忍住钟夫人的套弄,钟夫人趴在他身体上之後,他

紧紧搂住钟夫人,让钟夫人的雪白双峰压在自己身上,每当钟夫人娇躯扭动,就

可以感受到两个肉团的摩擦,而他的另外一只手抚摸着钟夫人那光滑的後背,柔

软的屁股。

钟夫人把俏脸埋在云中鹤的胸口,扭动屁股摩擦云中鹤的大鸡巴,而云中鹤

粗糙的大手在後背和屁股上的抚摸,也令她感到非常舒服。

云中鹤笑道:「怎麽样?钟夫人,舒服吗?」

钟夫人身体的快感已经不那麽强烈了,神智也已回到了她的身体,她羞涩的

把脸蛋埋在云中鹤胸口,不敢回答。

云中鹤把她身体向上一提,便和她面面相对了,只见钟夫人清秀的脸上一片

娇红,闭上眼睛不敢看云中鹤,云中鹤笑道:「别不好意思嘛!快回答!否则,

嘿嘿……」

钟夫人咬了咬嘴唇,小声回答道:「嗯!还可以」

云中鹤淫笑道:「还可以?天哪!我这不比你那个废物老公强上一万倍?」

钟夫人脸一红,小声应道:「是!很舒服。」

云中鹤笑道:「好!刚才是你舒服,现在我来舒服怎麽样?」

钟夫人红着脸点了点头,看都不敢看。她翻身躺到床上,叉开雪白浑圆的大

腿等待云中鹤插进来。

云中鹤一笑道:「我不用这个姿势了,换一个!」

钟夫人奇道:「还有别的姿势?」心中暗想「原来行房还有那麽多说道,真

没想到,也不知道淳哥懂不懂这些?」

云中鹤笑道:「当然还有,这才哪到哪呀,连一成的姿势都没用到!」说完

一把抓住钟夫人的小蛮腰,将她翻过身来做成狗趴式,?高她雪白的屁股,鸡巴

一挺,从後面插入钟夫人的小穴,钟夫人一声娇吟,双手急忙用力撑住,屁股向

後一顶,好让大鸡巴插入的更深入。

云中鹤跪在钟夫人屁股後面,双手抓住小蛮腰,卖力的抽插!钟夫人像母狗

似的趴在床上,面对着自己的丈夫和女儿,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苦苦

的忍耐着。

云中鹤听不到钟夫人的叫声,冷笑一声,心想「我看你能忍多久!」抓住钟

夫人下垂的乳房,揉搓了几下,用力一捏,突如其来的疼痛使得钟夫人「啊!」

的一声尖叫出来!

云中鹤趁机大力抽插数下,钟夫人牙关一开,就无法忍耐快感的冲击了,不

禁呻吟出来!

「啊!……嗯……喔……啊……嗯……嗯……呀……呀……嗯……呀……呀

呀……呀……喔……嗯……喔喔……啊……呀……嗯……呀……呀……呀……呀

……呀……嗯……呀……嗯……不……不……我……我……不行了!」

钟夫人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云中鹤的抽插也越来越快,钟夫人下身感受到

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她就越来越在肉慾中沈迷,她双眼迷茫,已经看不见自己女

儿和丈夫了,只是拼命的放纵自己,扭动着高高撅起的雪白屁股,摇动美丽的螓

首,如同母狗一样的被操的浪叫声声!

「啊……呀……呀……啊……来……啊……使……啊……劲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好……啊……啊……好啊……舒……服……啊……

啊……喔……深点啊……好……对啊……啊……啊啊啊!」

钟夫人的叫床声越来越高,终於,高潮来临了,钟夫人浑身抽搐,屁股更加

疯狂的扭动,美丽雪白的奶子左右乱甩,螓首用力的?起,美目无神的望着屋顶

,张大樱桃小口,惊天动地的号叫着,享受着云中鹤大鸡巴给她带来的快感,完

全的沈浸在慾海之中!

这间屋子里如同一幅怪异的画面:一个一丝不挂的中年美妇像母狗一样趴在

床上,被操的大声号叫,身後操她的是一个形如竹篙的丑陋家夥,面对他们的是

一个马脸丑男和一个可爱美丽的如同观音坐下玉女般小姑娘,两人一动不动的呆

望着那个被操得欲死欲仙的中年美妇,丑男两眼喷火,目胆俱裂;小姑娘满脸泪

水而又充满好奇,不知道为什麽母亲会这样。她更不明白母亲到底是高兴还是难

过,如果说高兴为什麽刚才哭,如果说母亲难过,那为什麽哀嚎中好像又充满了

欢愉?

钟夫人娇躯剧烈的动作和漫长的高潮迅速耗尽她的体力,激烈扭动的身体慢

了下来,高声的号叫也变成了低声的呻吟,同时云中鹤也实在无法再忍耐自己快

感的冲击,把钟夫人纤细的小蛮腰猛力向自己一拉,她那雪白粉嫩的屁股撞在自

己身上,龟头狠狠的顶住钟夫人的花心,一股热流射入钟夫人的子宫之内!

龟头对花心大力的顶压使得钟夫人又痛又舒服,钟夫人哀叫一声,双臂无力

,再也支撑不住上身的重量,整个娇躯无力的瘫软在床上,不断的娇喘着,云中

鹤射精後趴在钟夫人身上,坚挺的大鸡巴变软,脱出钟夫人的莲花洞。

云中鹤毕竟内力深厚,很快就恢复了体力,而钟夫人由於长期没有这麽剧烈

的做爱,这次体力透支的太厉害,再加上内力被封,一时还无法恢复,仍然趴在

床上娇喘。

云中鹤小腹压在钟夫人的美臀上,轻轻的晃动着下体,用软弱的鸡巴蹭磨钟

夫人的屁股,感受钟夫人屁股上那特别娇嫩的皮肤,希望能利用钟夫人柔软的屁

股使鸡巴尽快恢复坚挺,他又把手探入钟夫人的身下,插到被压扁的奶子下,温

柔的揉搓着,心想,「药物发作的时候还没到,等会再品味钟夫人的奶汁吧!」

原来,云中鹤曾经用他的绝世轻功和江湖上一个有名的淫贼交换过几种药物,有

一种能使女人乳房分泌乳汁,但要两个时辰才能见效,刚才他解钟夫人和钟灵迷

香的时候,已经把这种药喂给她们了。

钟夫人累的一动也不能动,也不知道云中鹤要干什麽,任由他抚弄着自己的

娇躯。

本来钟夫人也不会如此淫荡,但她自从十六年前和段正淳首次做爱後,就一

直陪伴钟万仇,而钟万仇又是个废物,她再就没接触过哪怕是一般的男人,而今

天一下碰到云中鹤的超级大鸡巴,插的她又痛又爽,好像回到当日和段正淳定情

时的情景,她就在这种情况下迷失了自我。

云中鹤从钟夫人身上爬了起来,仔细的欣赏像死狗一样趴在床上的钟夫人,

钟夫人本来就相貌清秀,身材娇小玲珑,一副娇怯怯的模样,现在刚刚剧烈做爱

完,浑身无力瘫软,那娇弱的气质混合中年美妇的成熟风韵,更是令人怜爱。

云中鹤心想:「我这一辈子玩了那麽多女人,还真没几个比她好的呢!别看

年纪不小,可比她女儿也毫不逊色。」他?起钟夫人的屁股,露出桃源洞口,只

见洞口渗出爱液混合精液的白色液体,洞口上方是娇嫩的菊花蕾,钟夫人的屁眼

颜色较浅,由於练武的缘故,显得非常紧凑,不多的几条皱纹成放射状扩散,他

顺手拿起一块碎衣,擦乾净钟夫人的桃源洞口,又捉狭的把碎布塞入钟夫人的莲

花洞内,钟夫人还以为云中鹤在帮她清理战场,娇躯微微抖动了两下,轻轻的哼

了一声就不再动了。

云中鹤把已经稍稍变硬的鸡巴在钟夫人雪白娇嫩的屁股上不断摩擦,鸡巴感

受到钟夫人屁股娇嫩的肌肤,慢慢的重振雄威!

他抱起钟夫人的娇躯,让她雪白的屁股重新撅起,由於钟夫人娇慵无力,两

臂无法撑起上身,使得屁眼更暴露出来。钟夫人以为云中鹤又要操她的小穴,软

弱的低声哀求道:

「等会再来好吗?我现在实在不行,求求你了!」

云中鹤淫笑道:「放心,我现在不操你的小穴!不过蹭蹭而已。」一边说一

边用龟头在钟夫人的屁眼上蹭磨。

钟夫人也不知道云中鹤蹭自己的屁眼干什麽,她根本就不知道屁眼也可以被

操,松了口气,答道:「那好,等会……啊!不要!不!!啊!!!!」那巨大

鸡巴进入屁眼撕裂般的感觉,痛得她杀猪也似的惨叫。钟夫人一边哀嚎着,一边

扭动屁股,想摆脱已经进入屁眼的鸡巴。但她的纤腰被云中鹤牢牢的控制住,屁

股再怎麽扭动也有限。钟夫人哪里受到过这种冲击,只痛得她浑身抽搐,高声惨

嚎。她的神经几乎崩溃了,头脑里一切好像都消失了,只剩下无边的痛楚一阵阵

的袭来。

云中鹤哪管钟夫人死活,先把龟头插入屁眼,感受括约肌夹紧的感觉,再用

力把整个大鸡巴全部挺入屁眼。钟夫人娇躯抽搐,痉挛的身体收紧屁眼,徒劳的

想抵抗鸡巴的进入,但反而令云中鹤的鸡巴被夹紧的感觉更加强烈,更不肯放弃

了!云中鹤也不抽插,只是紧紧的抓住钟夫人的纤腰,任由钟夫人的屁股晃动,

一面享受着钟夫人直肠内那紧紧而又温热的感觉,而钟夫人每一次徒劳的扭动都

令得直肠扭曲痉挛,使云中鹤深入直肠的大鸡巴更舒服。

慢慢,钟夫人的直肠稍微适应了鸡巴的进入,钟夫人刚刚恢复的体力也已经

消耗的差不多了,钟夫人的哀嚎变成了有气无力的呻吟,娇躯剧烈的扭动也减弱

为一阵阵无意识的抽搐,意识又回到了她体内,她抽泣着哀求道:

「求求你,不要……我……我受不了!饶了我吧!实在……实在是太痛了!

只要,只要别插那里,什麽我都愿意。」

云中鹤淫笑道:「宝贝别怕,你只要别乱动,就不会很痛的,现在不是好点

了!」

说完就猛力抽插了几下,只痛的钟夫人几乎咬碎银牙,当云中鹤停止後才哀

求道:

「不行啊!太痛了,能不能轻点?求求你了。」

云中鹤冷哼一声,把自她身上剥下的亵裤扔道她面前,说道:「咬住它就好

了。」

钟夫人无奈的咬住亵裤,觉得屁眼又一阵疼痛,云中鹤又开始猛烈的抽插起

来,痛得钟夫人螓首猛摇,紧紧的咬住亵裤,虽然仍然感到屁眼的疼痛阵阵袭来

,但好像已经没有刚才那种撕裂身体般的剧痛那麽强烈了!

云中鹤在钟夫人的屁眼里猛力的抽插着,虽然钟夫人的屁眼比阴道更加窄小

紧凑,但由於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了,所以仍然非常耐战,直到抽插了数百下才

把鸡巴用力往钟夫人屁眼一送,精液喷射到钟夫人的直肠璧上,然後转动钟夫人

的美臀,慢慢的把大鸡巴在钟夫人屁眼里再转几个圈,才把鸡巴抽出来:只见鸡

巴上沾有血迹,原来他已经插破了钟夫人屁眼处的嫩肉!低头再看钟夫人一动不

动如同死狗般瘫软在床上。

云中鹤拨弄着钟夫人的娇躯,心想自己不是把这个美妇搞死了吧,应该不会

呀,虽然对她的动作比较大些,但毕竟她有武功在身,不会那麽脆弱吧!如果已

经把她搞死了,那就太可惜了。

他提起钟夫人的头发,看到钟夫人双目微闭,银牙依然咬住亵裤,一探鼻息

,仍然有微弱的鼻息,原来巨大而又持久的疼痛使得钟夫人全身脱力,一时无法

恢复过来,就连松开牙放开亵裤的力气也没有了。

云中鹤放下心来,抚摸着钟夫人汗津津的肌肤,一把抱起钟夫人那娇小的身

体,抱着她走进沐浴间,洗去她身上的汗渍。

冷水的刺激使钟夫人稍稍恢复了点,轻声说道:「水,给我喝点水。」

云中鹤笑着喂她喝了几杯水,又喂给她一颗丸药,说道:「这是固本培原的

灵药。」钟夫人不疑有他,吃了下去。

云中鹤又把钟夫人抱回了卧室,放在床上。回身走到钟灵和钟万仇面前,只

见钟灵已经泪眼朦胧了,而钟万仇的眼睛已经瞪的有牛眼大了。云中鹤讥笑道:

「钟万仇,你这家夥学会没有?如果你有我一半功夫,你老婆就不会偷汉子了!

哈哈哈哈……」说完解开了钟万仇的哑穴,只听钟万仇大叫一声,破口大骂:

「云中鹤你这王八蛋,狗操的,我要把你这家夥千刀万剐!……」

云中鹤哈哈大笑道:「钟万仇你个傻东西,你骂又骂不死我。」甩手给了钟

万仇几个耳光,抓起从钟夫人脚上脱下的绣花鞋塞进钟万仇的嘴里,笑道:「我

干你老婆,你在旁边看不大好,给你件她身上的物事让你过过乾瘾!」

转身橇开钟灵的小嘴,喂她吃了一颗丸药,又灌了她两杯凉水。随即回到床

边,见钟夫人已经恢复了点体力,於是伸手在钟夫人身上到处抚摸调情。南海鳄神一起离开了万仇谷,

一边走一边想:眼看到口的小美人钟灵飞走了嘓团图垫,稨穊称稦真是让人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