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已经很长时间了。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在我上贵阳37中初三的

时候,我的班主任老师龙欢龙老师,和我发生过一次主与奴的故事。

当时我根本不懂什麽叫SM,也不知道什麽是女王!但这件事当时让我精神

上受了很大的打击。但是现在想起来,真是太美妙了!

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次我由於作业没有完成,被张老师(我的班主任)知道了,上课的时候,

她让我到前面罚站,开始批评我。一会,她让我拿作业本到讲台上跪着写。(我

当时非常老实,也很胆小)

我就跪在讲台的下面开始写。她一会站了过来,在我的面前,然後用脚踩着

我的头说:「就得这样制你,看你以後还敢不敢。」

我擡头看了看她,一副天下她最大的样子!

我忍着泪,羞辱,怨恨,熬到了下课。她说:「你跟我到办公室来。」

我跟着她来到了办公室。她坐在了椅子上说:「来。」

我靠近了一点。低着头。谁知道最残忍的羞辱才开始。

她说:「你怎麽没有完成作业。」

我说:「对不起,张老师,我下次不敢了。」

她说:「我看要把你家长叫来了。」

我说:「不,求你了张老师,不要啊?」

学生时代的人都怕老师叫家长!

她说:「那好,不叫也可以,我让你做什麽你就得做什麽!」

我说:「行,您让我干什麽都行。」我暗自发喜,想:最多让我干活什麽的。

她说:「好吧,放了学你晚回去一会,到我办公室来」。

「好的。」我说。

放学以後,我来到张老师的办公事。

房间里没有其他老师,都已经下班了。

张老师坐在她的位置上看书。

「哦,进来吧。」她让我进来。

「来啊,站过来。」

我靠近了一点。

「跪下。」她突然很严肃的说了出来。

我当时吓了一跳:「啊,我?」

「你不是答应我干什麽都行吗?快跪。」我犹豫了一秒种,跪在了她的面前。

「这就对了,听话,我就原谅你。」

她突然左脚一擡,皮鞋飞了出去,我不明白是什麽意思!

「去,把我的鞋检过来。」

我站了起来,去捡她的鞋。

我刚要伸手去拿,她说:「不要用手。」

我说:「那用什麽啊?」

她说:「还有什麽可以拿的住啊?」

我说:「没有了啊?」

她说:「嘴也可以咬住啊!」

我已经没有选择了,我爬下身子,用嘴咬住鞋的边,拿了起来。

「真乖,来,拿过来。」

我走了过去,嘴里咬着一双鞋。

「给我穿上。」

我跪在了她的脚下,她把脚擡了起来,我把鞋拿了出来,咬住鞋尖,慢慢的

靠近她的脚。

「很聪明吗?」

「好玩吗?」

我没有吭声。

「还有更好玩的呢!」

我心里想:玩了,今天得被这个老妖精玩死!!

她把鞋再次脱掉,并把脚伸到了我面前说:「来,咬吧。」

我张开了嘴,把大脚趾含进了嘴里,她一脸的兴奋。

「对,就这样,使劲吸,舔……舔脚趾缝,啊……我的亲儿啊……」

我完全顺从她,舔着她的脚。

过了有5分钟吧,她说:「好了,狗儿子,妈妈累了,来,换个地方舔。」

说完,她把裙子掀了起来,露出了一条黑色的内裤。

「来啊。」

我只好把嘴凑了过去。

「舔吧。」说着,她把内裤用手掰到一边,露出了已经肿起的阴蒂,和张开

了口的阴户。

我慢慢的把舌头插进了那张开大口好象要和我接吻的阴道。

「啊……爽……恩……,在进去一点,好儿子。把舌头全伸进去……啊……」

一会,她的阴道开始流出了淫水,流进了我的嘴里,腥腥的,有点甜。

我跪在她的两腿之间,面部已经完全和她的胯下吻合,天衣无缝!

约摸有20分钟吧,她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好了,我舒服了。」说完,她站了起来。

我擡头看着她。

她一支脚踩在我的肩膀上,张开的阴户有对着我。

「狗儿子,说:『求求我,给我点尿喝吧』!」

「妈妈,给我点尿喝吧,我求求你。」我说:「哈,真乖,好,妈妈要撒尿

了。」

我张开了嘴,她的阴户正对着我的嘴。

「啊……恩……」

「哗」一股暖暖的尿喷到我的脸上,她赶紧抓住我的头发往尿口附近靠!

我的嘴已经完贴在了她的尿口处!

「喝……快喝……一点不能剩……」

尿液顺着我的脸往下流,顺着我的脖子往下淌。

我强咽了一口,差点没呕吐出来,但我忍住了。

又苦、又涩,很难下咽,但是没有骚味。

她尿完了之後,说:「狗儿,给妈妈舔干净啊。」

我爬在她的胯下,舔着她还滴着尿的阴道。

「好了,好喝吗,还要吗?」

「好喝,太好喝了,我还要,求你,在给一点吧!」

我配合她说。

「哈,小贱狗,下次吧,下次多给你点。」

「谢谢妈妈。」

我心里想,我确实够贱。

事情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现在回头想想,真是一件美妙的事啊,我一直在

想,还能有一次吗?(那件事发生後没几天我就转学了)

我真想去找我的班主任,在玩一次妈妈与狗儿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