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的妻子今年二十四岁,正值女人的黄金时刻。她有着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

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鼻子,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

弹得破的粉脸,虽然算不上是美人,但是却十分的可爱。

妻子原本是个保守本分的女孩子,从小的家教很严,对性这些问题,一直到

了谈婚论嫁的时候还是似懂非懂。直到我们的关系正式确定之後,她才把自己纯

洁的处女身体完整的交给我。

或许是因为我们一直都没有要孩子的缘故,所以我们的性生活都很美满,从

结婚两年来的夫妻生活中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在这个安静、安全的小窝?,我们逐步熟悉了彼此的身体,不断发掘出欲望

的本能,日益积累着肏屄的经验。我们把各自蕴涵已久的强烈性欲,一步步地发

挥到了淋漓尽致,深深品尝到了肏屄的无上快乐。

於是,我们就疯狂地制造快乐,尽情地享受快乐。

可是鼓励她直接找情人,我自己说服不了自己。把老婆让出去给生活中的男

人肏,似乎一时之间也是个麻烦事,而且,那样妻子会认为我不爱她。夫妻俩各

玩各的也不行,这与鼓励她去找情人没有多少差异。

可是,心中疯狂的欲望,就像一棵小草,只要有阳光,就能疯长。

随着我们的生活逐渐趋於平淡,我的这种怪异的想法与日俱增,无法克制。

遇到这种时刻,和妻子的做爱就变得有些乏味,有一段时间?,我们虽然经常性

交,但是我却往往是快要达到顶点的时刻反而疲软下来,甚至接连有将近半年,

我在跟妻子性交的时候都没有一次射精。

於是,我常常为自己的这种状态苦恼,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那时我

烦恼无比,甚至感到绝望。後来,我上网时候,忽然发现其实还有3P、4P甚

至多P的性交方式,我立刻感到格外刺激。

每天晚上睡觉前都幻想着别的男人在妻子的身体上疯狂的蹂躏,插的她死去

活来,然後将浓浓的精液射在她体内。时间长了,和妻子做爱的时候要是不想这

些情节,我都射不出来。

忽然,一个念头划过我的脑际:要是真的与陌生人做这件事情,一定十分的

刺激。这念头令我跃跃欲试,当然,如果真要做,就要秘密地进行,要极其地秘

密。

类似的想法都是我躺在床上,心情颓废,在半睡半醒的情况之下想到的。

结婚後不久,某天晚上看完电视、洗刷後,我先上了床,妻子独自在洗手间

洗澡。这时,我偶然之间擡头,忽然发现窗帘有一个角下垂了。站起身来仔细一

看,原来是窗帘角上一个挂环的卡子松了。因为衣服已经脱了,位置也很高,我

也懒得去修。

但就我即将躺下的一瞬间,我的眼睛又向那儿扫了一眼,似乎看到对面楼上

阳台上有个人影!

这时妻子洗漱完毕,只穿了内衣躺在床上看杂志。屋?的顶灯开着,有些反

光,所以看不太清楚。我当时反应一定有人在偷看。

上床後,我把台灯关了,想再看看仔细,但是从我们睡觉的床头不可能看不

到对面楼上的阳台,看来,对面楼上的人也只能看见床尾和床的中部。但就是这

也很让我惊出一身汗……

也不知那人是谁?窗帘的环脱落几天了?幸亏我们最近做爱时大部分时间都

关灯。但由於最近天很热,妻子晚上喜欢穿的很少在屋子?走来走去……

第二天晚上,又是同样的情况。妻子在洗漱时,我在电脑前上网,但同时,

我也留神着窗外楼上阳台的动静。

还真的是有一个人!

那人一动不动,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好像是对面楼上独居的一个四十岁

左右的男人。这人看上去平时就很好色,每次我和妻子在社区的公车站等车,他

的眼睛总爱色迷迷地盯着我的妻子不放,有几次很是让我感到反感。

看来,这小子在这?观察我们的起居不是一天了……

开始我很矛盾,很想找这人去质问,又想去把窗帘挂严,但仔细想想,他能

干什麽?最多只是偷窥一下。想着想着,心?忽然一个很奇怪的恶作剧的念头反

而产生了:他躲在那?不就是想看我妻子嘛!妻子长得不错,身材不胖不瘦,索

性成全他,让他彻底开开眼!

等妻子从洗手间出来後,几乎是光着屁股站在镜子前整理头发,臭美。这时

我也站起来,走到她身後,从後面抱着妻子,慢慢解开妻子的睡衣领口,一只手

在她裸露的乳房上轻轻地揉摸,一只手在她浑圆绵软的屁股上揉抓,一面从镜子

?和妻子对视。妻子娇滴滴地伸手勾着我的脖子,然後,我们就在镜子前站着接

吻……

这时,我偷偷扫一眼窗子,那男人的身影在天幕下更清楚了!

我知道他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我们。我一狠心、一咬牙,就把妻子睡衣的扣

子全部解开了,然後把她的睡衣前襟翻开到肩膀。

妻子平静地看着镜子?的自己赤条条的身子,轻轻一笑说:「做什麽呀?又

不是没见过。」

我说:「就是天天见我也不厌倦啊!」

然後我把妻子的内裤褪到大腿下面,妻子自己擡腿把内裤脱下,拿在手?。

我和妻子共同欣赏着妻子镜子?的裸体,妻子两只饱满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下浓

密的阴毛……

妻子挑逗似的轻声问我:「怎麽样?我的身材好吗?皮肤细腻吗?」

「好,好滑润啊!」我夸赞着她,继续一前一後接吻。

为了让那位观众看得更加清楚,我乾脆从後面搂着妻子把她从镜子上拉开,

让她正面对着窗子,一手把她的乳房全部托起,一手把抚摸着妻子阴部的手也挪

开,让这小子看个清楚!

这时,妻子以为我要拉她上床,所以就顺势上床,胳膊撑着床半躺半坐,笑

眯眯的对我说:「去把电视和天花板的顶灯关了……」

我这时已经决心要彻底暴露她,就推说等会再关吧,然後我脱去衣服。

说老实话,在别人的注视下自己脱光衣服,一开始真是有点难为情。但心一

横就脱了。

这时我偷偷再看窗外,那人还在那?!

怕我们在床头他看不清楚,我在接吻抚摸时,把妻子的睡衣完全脱下,把她

的身体从床头转了个75度角,挪到床尾,她张开来的两条大腿正对着那窗户!

然後,我在妻子屁股下垫了一个枕头,我侧趴在她身体旁边,把胳膊伸到她

脖子下,一面接吻,一面抚摸她乳房、小肚子、阴毛、大腿,然後,分开她两条

腿,开始玩她的阴蒂,最後翻过身,侧身躺下,头伸到妻子两腿之间,亲吻着她

的阴户和肛门。妻子则双手握住阴茎,聚精会神的揉捏。

知道有人在看我们,所以我的感觉特别刺激!

妻子只揉了一会儿阴茎,我就有些受不了,我不想立刻结束,然後我就平躺

在床上,把妻子拉到我身上,骑马登山。

在妻子身体的压迫下,射精的感觉逐渐消失了……

为了让那小子看得更清楚,我示意妻子转身背对着我,然後气喘吁吁一上、

一下……

妻子平时也喜欢这样,因为她稍微低头就可以看见阴茎在阴道?的进出。

我躺在床上,摸着妻子圆圆的屁股,从妻子的脊背後仔细看窗外。这时,我

清楚地看清观众就是那个男人……

这时,我实在受不了,翻起身子,把妻子双腿分开,大力的肏屄,一直肏到

痛痛快快的射精……

喘息完毕後,妻子小声对我说,她也很舒服,建议以後在床上要经常换个位

置,说这样有新鲜感,特别刺激!

休息一会後,妻子起身去洗手间清理下身,排出精液。回来路过镜子时还臭

美的看看自己的裸体,然後才关掉顶灯、关掉电脑。

在黑暗来临的瞬间,我发现那男人的身影居然还站在那?。

躺在床上,回想刚才的情景,忍不住又要了妻子一次,不过,这一次是黑暗

中、真正属於我们两人自己的一次。

从这次以後,我试探着乘机把窗帘撩开的大一些,妻子并未察觉。而後来的

许多次性交,我发现对面的男人都在,而且有一次我居然发现,他的手?有一样

东西在闪光,後来我才猛然想到:那是望远镜!但是我觉得这样更加刺激。

和许多夫妻一样,过去我也曾经想像着妻子与多个男人做爱的细节,在床第

上的亲吻、爱抚过程中,说与妻子听,一直把妻子撩拨得欲火难耐,娇声连连中

与我共同进入性爱的高潮。

当然,激情过後,在妻子看来,可能认为那样太夸张了,这或许是我的一种

做爱技巧,她总以为我是在创造气氛,或许她认为这样的事情在真实的生活中是

完全不可能发生的。

後来在我的百般央求下,她终於在晚上十点以後同意拉开窗帘,开着台灯做

爱,後来乾脆就把顶灯完全打开!

那时候,我们的性交在外人看来可能有些近乎疯狂,为了寻找刺激,我们喜

欢在夜晚时分,两人赤裸了身体就在阳台上做爱。我们卧室的窗户也靠着阳台,

夏天的时候,我们卧室没有空调,所以窗帘也不能拉上,只有纱窗。

有时候我们乾脆就故意拉开窗帘,就在明亮的灯光下,我把浑身脱得光溜溜

的妻子抱在怀?,我们就在灯火通明的窗台前性交,或者站在床上,把妻子赤条

条的身体抱起来,特意把妻子的下体朝着窗户外的那个男人,使劲儿扒开她的娇

嫩的阴唇,虽然这个姿势性交比较辛苦,但是这个角度使她被插入的阴部完全暴

露出来。

那时候我就想,在接近二、三十米之外对面的楼上或者街道上,肯定不只是

那个男人,还会有别的人看到我们做爱的情景,而且如果用比较好的望远镜,连

妻子的性器官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纤毫毕现。

有的时候,我们乾脆就在窗台上做爱。

我们家的窗台是小了一点,但妻子也是属娇小型的,所以没有多大问题,我

让她跪在窗台上,阴茎从後面插进她的屄眼?,站着继续抽插着,双手从她腋下

伸到她的前面,去摸弄她的乳房。她这样的姿势,再加上厅?昏黄的灯光,对面

如果有人,相信能完全饱览我这娇妻的美态。

在被外人偷窥到的紧张感中,性的高潮反而会愈加高涨,我发觉妻子也格外

兴奋,这种时候,她的屁股总是格外起劲儿地上、下颠动,使我往往很快就缴械

投降。

我们甚至在夏天的晚上,站在楼道的走廊?性交,就在邻居的房门外。妻子

双手抱着我的肩膀,双腿盘在我的身上,两个人的下体仍紧密地交合在一起。我

抱着赤条条的妻子,阴茎插在她湿淋淋的阴道中,用手用力上下晃动着她绵软的

屁股。

「啊……啊……」妻子扬起了头,小声的不敢叫出声来。

我用力抱着她,这样子她才不会跌到地板上。我一边肏着她的屄,一边注意

邻居门内的动静(怕邻居突然出来)。

仅仅才过了一会儿,「嗯……嗯……」在妻子的呻吟声中,她的屁股就开始

像马达般的扭动着,我费力地保持着阴茎的抽送。

「喔……啊……嗯……」妻子最後终於伴随着我的射精,整个人摊在我的怀

中,我知道妻子达到高潮了。

随後,我们就保持着这种姿势,直到双方的呼吸渐渐恢复平静。

我用沾满粘液的手摸着她如苹果般的脸颊,听着她小嘴吐出来的喘息声,问

她舒服吗?她用头轻轻撞我的胸。

有时候妻子对我说,她也觉得在这种怪异的性交中,高潮来得特别快、特别

强烈!

我甚至半开玩笑地对妻子说:「我们能不能在哪天晚上,到公园的草丛中或

者在公车上性交一次?」

妻子害羞中虽然有些局促不安,但还是点头答应了。

这其实真的是一种隐秘的享受。妻子的冲动也比较真实地反映出女人的一个

共同特点,就是希望能够尝试到更多的刺激。这样的意识,牢固地存在於女性的

心?,就像每个怀春的少女或者寂寞的成年女性,大都做过被强奸的春梦一样,

尽管许多女性一辈子也不敢越雷池一步,但内心深处,那种想要放纵的欲望还是

十分强烈的。

虽然妻子并不曾明显得表露出来,但是在彼此交欢的过程当中,我还是能透

过她的异常兴奋和爆发的快感,清晰地感受到这一点。因为每当我们尝试一个新

的体位或者姿势,或者我们在交欢的过程中想像着妻子正在被别人强奸,甚至在

开着灯、在敞开的窗户旁边性交的时候,妻子的快感就来得非常得迅速。

当我们在得到强烈的快感後谈论它时,我们都绝对的认为,这不可能发生在

我们身上,我们并未意识到,也许是不愿意识到,自己潜意识中已经逐渐萌发出

这种越轨的渴望。

其实人都是这样,内心?有无数不可告人的秘密、有无数龌龊的想法、有无

数现实世界?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放纵,但是外表上都装得跟正人君子似的、一副

道貌岸然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