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年,许家习17岁,是小学教员。那时侯,学校没有教师宿舍,他就住在李寡妇家里。

??李寡妇也姓许,叫许玉兰,是许家习本家的姑。别看她40来岁了,依然长得体态丰满,妖娆风流,是个大美人。她年轻是生活不太检点,曾和一个本姓哥哥私奔到东北,生下了两个女儿,大的叫秀花,小的叫秀芹。

??後来,她男人进山挖参冻死了,她又嫁给了一个叫李斋的,又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秀美。山里土匪听说她漂亮,就把李斋打死了,把她抢到山上奸淫蹂躏。不知怎的,她竟奇蹟般的生还,带着三个女儿逃回了老家。她的仨女儿都随她,个个长的天仙一样,都参加了工作。

??到了47年,大女儿秀花当了区妇救会长,2女儿秀芹是区青年团书记,都住在区上,只有小女儿秀美住在家里。秀美16岁了,和许家习很要好,两人经常在一起做些风流事,肚子都搞大了。对此,李寡妇是睁一眼,闭一眼。

??初夏的一天,李寡妇过40岁生日,她妹妹玉芳来了,俩女儿也从区里回来了,一家人欢天喜地,好不快乐,只有家习和秀美急得心急火燎。好不容易等席散了,她俩人就手拉着手,钻到远离村子的一个瓜棚里去了。一进瓜棚,俩人就迫不及待的脱光衣裳,搂在了一起。这一夜,俩年轻人只顾翻来覆去的折腾,却不知村里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故。

??他们村有个大地主叫许黑子,土改时他逃走了,他老爹和老妈,哥哥姐姐都被贫雇农乱棍打死了,当时的土改工作队长就是许秀花。国民党进攻山东,他也组织了一帮还乡团,想杀回老家,为父母哥姐报仇。这天他接到内线情报,说秀花和秀芹都回村里给她妈做寿,他就连夜带这200多还乡团,突袭了村子,李寡妇一家人睡的正响,连衣服还没来得及穿,就被抓住了,赤身裸体,五花大绑押到了祠堂大院里。和她们同时被抓的还有村妇救会长许桂彩,和识字班队长孙元英等许多村干部。

??祠堂大院里点着火把,还生着两大堆火,照得祠堂大院象白天一样。老百姓都被强迫到这里来,来看他们轮奸被抓的女干部们。李寡妇一家四口,还有许桂彩和孙元英6个人,都被仰面朝天,手脚分开绑在临时擡来的大木床上。匪徒们每10人一拨,正在轮流奸污着她们。

??许黑子对许秀花恨之入骨,亲自带着一帮匪徒轮奸着她,奸得她哇哇的号哭着。随着匪徒们一拨拨的上上下下,直到她们的子宫和阴道被大量的精液灌得满满的,肚子涨得就好像一口口大锅一样,实在没法再奸了才罢手。

??大院里一排溜底上口下摆着6口铁锅,下边生着火。铁锅热了,匪徒们就架起这6各悲惨的女人,放到了铁锅上。刚才还奄奄一息的6个人,被灼热的铁锅烙得拚命挣紮着,嗷嗷的哭叫起来。匪徒们紧紧按住她们,把她们按在铁锅上继续烙着。随着温度的不断升高,她们子宫和阴道里的精液哗哗的流出来,散发着热气,把锅底下的火几乎都浇灭了。

??六个女人身体里的精液流出来了,但她们的苦难没有结束,许黑子不会轻易放过她们。她们被从床上放下来,吊在了新搭起来的木架上,匪徒们用荆条狠很的抽打着她们。很快,她们洁白的皮肤就被打得皮开肉绽,乳房也被抽打得血肉模糊了,许桂彩的乳头都被抽打的脱落了。许黑子满意的听着她们的惨叫声,觉得很过瘾。他从火堆里抽出一根还在燃烧着的木柴,烧燎着李寡妇的阴户,把她黝黑浓密的阴毛全都烧焦了。

??他一边烧,一边恶狠狠的咆哮着:「她妈的,你长了一个好B,生出来的好女儿,敢杀了老子的全家!今天就叫你这臭B过过瘾!」

??说着,他把木柴插进李寡妇的阴道里,一阵乱戳乱搅。李寡妇哭天喊地的哀嚎着,渐渐的昏死了过去。其他匪徒们依法效仿,也粉粉抽出木柴,烧烤着其他5个人的阴户。一刹时,哀叫声,惨呼声响彻在祠堂大院里,一些胆小的人早已吓得面色如土了。

??这时,有一个人出来为她们求情了。求情的人叫许崇华,是许黑子的本家妹妹,她抱着许黑子的大腿,恳求他放过这些可怜的女人。许黑子很奇怪,许崇华家的土地也被许秀花带人给分了,她怎麽替她们求起情来了?他呵斥着她,叫她不要多管闲事,说今天他来,既是给自家,也是给她家报仇。

??许崇华不依,只管苦苦哀求着,她是看这些人太可怜了。许黑子火了,一脚把她踢倒,命令匪徒们把她也吊起来,和穷鬼们做伴。这许崇华生在地主家庭,从小锦衣玉食,长得白皙娇嫩,艳丽妖冶,比那6个女人显得更美丽。匪徒们恳求许黑子要弄她一火,许黑子也就答应了。匪徒们扯光她的衣服,就轮流干了起来。

??到了现在,她才後悔,一时的恻隐之心,竟招来如此大祸。匪徒们折腾了一夜,临撤退时,把李寡妇和她妹妹玉芳,以及许崇华和孙元英活活烧死了,把秀花,秀芹和许桂彩3个女干部带回到了石臼所据点,继续拷打折磨。

??两个年轻人只顾你贪我爱,对村里的事情一无所知。天大亮了,他们才回到村里。一进村子,他们就被村里的惨状惊呆了。听着乡亲们的哭诉,看着妈妈和小姨烧焦的屍体,想着被抓走的两个姐姐,秀美哭的死去活来。

??幸亏有许家习陪伴着她,安慰着她,她才活了下来。不久,她们结婚了,按照当地习俗,人们不再叫她李秀美,只叫她家习家。5个月後,她们生下了大女儿,取名叫许传秀。

??孩子刚满月,秀芹和秀花,桂彩她们,在石臼所被许黑子残酷的杀害了。运回来的屍体惨不忍睹:乳房被割掉了,肚子被剖开了,生殖器被烧焦了,大腿上也被剐的只剩下了白骨。

??尽管家庭遭受到一连串的不幸,但都没有阻挡住家习家生育的脚步,20个月後,二女儿传丽又来到了人世,为了生个男孩,家习给她去了个小名叫「隔」。家习家继续以20个月一个的速度生育着,直到58年大跃进,她又一口气生了五个。但隔也罢,换也好,她生的全是清一色的筒子,一张条子也没有。

??岁月如梭,转眼到了文革那年。许家习的7个女儿逐渐长大了,一个个像天仙一样美丽。

??20岁的传秀长得丰盈艳丽,体态优美,红彤彤的俏脸,就像初升的太阳,两个大乳房,硬硬的挺立在胸脯上,几乎要把衣服涨破了,她整个人就是一朵盛开的牡丹。

??18岁的传丽,长得秀丽挺拔,苗条可爱。雪白的脸儿,细腻娇嫩,整个人就是一株带雨的梨花,人们都说她长的和王晓棠一样。

??就是小七,别看才10岁,就已经长得亭亭玉立,娇艳可爱了,胸前那两颗小纽扣业已初具规模了。

??姐妹们艳名远播,整个全县,都知道这村里许家习有7个美丽的女儿,共送外号7仙女。村里的一些小青年大男人,无不艳羡的很,无不想入非非,恨不得立时搂在怀里,干个痛快。

??村里黑铁蛋,东北,郭六,三柳几个小青年看管村里的机灌站。这里远离村子,孤零零的健在离村子2- 3里外的亓家崖边上。由於这里平时没人来,所以他们几个经常搞个女人来玩。前些天地震,悬崖边上震出一个山洞口来。他们立刻做了精心伪装,搞来女人在洞里边玩。

??这天他们搞来一个叫爱姐的姑娘在那里玩,爱姐是东北的姐姐,长的白白胖胖,满有几分姿色。由於经常欺负东北,是东北提议把她搞来的。四个人干一个,再加上没日没夜的干,把爱姐干的痛苦不堪,阴户都肿了。肉棒槌刚插进去,她就疼得嗷嗷直叫。他们觉得没趣,这才又想起来传秀传丽姐妹们。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以前,他们不是没有打过她们的主意,经常商量怎样才能把她们搞来。只是由於家习夫妻知道他们的女儿太漂亮,怕出事,晚上很少放她们出门,所以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机会来了,因为他们发现,传秀白天经常一个人悄悄得到村子北边的树林里,和临村一个当兵的约会,这可是个好机会。同时他们还发现,传丽也经常和饭店里的会计小董偷偷约会。他们经过仔细商量决定:「干!」

??很顺利,传秀很快被搞来了。他们把她绑在洞里的石柱上,留黑铁蛋看守,那三个人再去搞传丽。临去前,他们对黑铁蛋说,叫他不要吃独食,等搞来传丽後,大家一起干。他们走後,黑帖蛋还信守着诺言。但面对这样美丽的女人,渐渐的他就忍不住了。面对这样美丽的女人,谁也忍不住,就是柳下惠和唐僧也忍不住。他用力的扯下她的衣服,又用小刀割断了她的腰带。

??天哪!这裸体太美丽了,洁白细腻,丰润光滑,白的雪亮,白的耀眼,白的好像能看见血管!那俩大乳房,鼓鼓的,坚挺饱满,又大又圆,粉红色的乳晕上,点缀着两个淡红色的乳头,用手指一弹,来回晃悠。他急忙张开嘴,「啵」的一声含住她的乳头,尽情的吸吮起来。一边吸吮,一边用牙齿咬着她的乳头,使劲咀嚼着,疼得传秀眼泪哗哗直流。

??他的肉棒早已坚硬如铁,也不把传秀放下来,就那样站着,把肉棒插进她阴户里,大干特干起来。他一抽一插,抽抽插插的,把传秀的身体弄的上上下下的耸动着,皮肤被粗糙的石柱磨破了,鲜血直流。传秀哀哀的哭着,一个劲的哀求。

??黑铁蛋到了此时,哪里还管她痛苦不痛苦?相反,传秀的痛苦和哀求,更增强了他的虐恋激情。他拚命的抽插,只累得汗水淋漓。随着快感的增大,他越抽越快,越插越猛,直到那股子精液澎湃汹涌的喷出来,射进传秀的阴道里後,他又挣紮着抽插了几十下。

??黑帖蛋休息了一会,又来了精神。他拿起荆条,紧一下慢一下的抽打着传秀洁白的肌肤,打的她鬼哭狼嚎一样的哭喊着,身体上被抽打的满是青紫色的青斑。打着打着,他的性慾又上来了,放下荆条,抱着传秀又干起来。就在他快要射精的时候,东北他们带着传丽回来了。见他正在干着传秀,纷纷指责他不守信用。黑帖蛋陪着笑脸,只管奋力的干着,直到射精为止。

??几天来,他们四个人不知疲倦的干着传秀传丽姐妹俩,大饱艳福。激情过後,他们又商量着怎样来折磨她们。在这个年龄段的小青年,可以说对美丽女人的虐待愿望,远远大於对她们奸淫的慾望。在他们的虐恋激情里,虐是第一位的。郭六提议,用绳子来锯拉她们的阴户。

??在学校的时候,红卫兵曾经抓住两个正在乱搞的破鞋女人,一个叫王玉花,一个叫李世英,李老师就是指挥他们用绳子锯拉她们的阴户的,至今他还觉得挺有趣的。东北反对,说那样以来,她们的阴户就毁了,不能用了。

??他提议,象电影里特务们审讯江姐那样来折磨她们就行,再不过瘾,用钢针紮她们的乳房夜就可以了。其他人一致赞成,说这办法好。他们把筷子劈开作成竹签子,紮进她们的手指里,紮进她们的乳房里乱戳乱搅,紮进她们的乳头里乱搓乱捻,搞的她们死去活来。搞几次还可以,可他们竟然上了瘾,奸淫之余,必定是酷刑折磨。可怜两个大美女,就这样在山洞里被日夜折磨着。

??就在姐妹俩在山洞里被折磨的生不如死的时候,外面可闹翻了天。对於这姐妹俩的失踪,对立两派互相指责,一派指责说对立派绑架了她们,对立派则反唇相讥,说一定是这两个浪货浪坏了,跟人私奔了。还有人说得有鼻子有眼,说他亲眼看见,她们某年某月某日她们做汽车走的。就在两派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身为一派头头的许家习回到家里,发现他老婆和剩下的5个小女儿统统不见了。

??这是一群美丽的女人,老的风骚,小的娇艳,一个个瞪着惊恐的眼睛,像是受了惊的小绵羊。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黑帖蛋他们今天乘着两派闹的不可开交,大获全胜,把许家习的老婆和剩下的5个女儿全部神不知鬼不觉的搞了来。他们很快达成了协议,三天内,她们全部公用,三天後,许传秀,许传丽和她妈妈公用,其他的各用各的。东北分得小三,郭六分得小四,三柳分得小五。小六许健和小七太小,俩折一个,归黑帖蛋所有。

??分好了工,个人玩个人的,互不干涉。黑帖蛋拉过他的战利品,脱光了她们的衣服,绑在石柱上,仔细的品评着。她们都非常白皙,就好像是用羊脂玉雕出来的,又好像是两个美丽的布娃娃。

??说小六和小七小,只不过是说她们年龄小,其实都已经初具规模。别看小七才10岁,由於早熟,也已经长得亭亭玉立,貌美如花了。小乳房已经长的象8钱大小的小酒盅,乳头也已经有黄豆粒大小了。

??小六许健比小七高些,乳房也略大些,有小茶碗那样大。她们的掖窝里和阴户间,还没有长出阴毛来,光秃秃的。阴唇紧紧的闭合着,高高的凸起着,连道逢也看不出来。

??黑帖蛋捏着她们的小乳头捏搓了半天,早已热血贲张,二当家的硬的和铁棍一样。他解下小六,把她按在地上,挺起那杆铁枪就往里捅。小六拚命的挣紮,他捅了半天,累的气喘吁吁也没捅进去。

??黑帖蛋火了,用力抽了她几个大耳光,打得她半边脸都肿起来,才老实了。黑帖蛋沾了些唾液,涂在她阴户口当润滑剂,费了好大劲,才捅进去。刚捅进去,她就疼得惨叫起来,等捅穿她的处女膜的时候,她就疼得直翻白眼了。

??黑帖蛋费了半天劲才捅进去,早已激情似火,哪里还管她受了受不了,只管奋力的乱捅乱插,直到精液如潮水般滚滚涌出来。

??干完了小六,他休息了一会又去干小七。小七比小六还不撑干,哭叫的也更凄惨。那边家习家正被三柳用油灯烧着阴户,烧得疼痛难忍,哇哇乱叫,跟本顾不上女儿。

??传秀和传丽被吊在石柱上,见妹妹被干的可怜,就哭着,央求她们来替妹妹挨干。黑帖蛋干的正起劲,她们这一央求,有点扫兴。他从小七身上爬起来,抄起电线绞成的鞭子,在传秀和传丽的乳房和阴户上一阵狂打乱抽,只打的她们鬼哭狼嚎,昏死过去以後,才又重新骑在小七身上,接着干起来。

??过了一些日子,三柳从他爷爷那里偷来一包药。他爷爷是当地有名的妇科中医,医术高超。三柳偷来的这包药,是他爷爷配来专治妇女性冷淡的,药效神奇。三柳曾经见过他爷爷给一个叫许凤兰的女人吃下这药後的情景。许凤兰吃下这药後,不一会就像疯了一样,骑在爷爷身上,撅着大白?,拚命的套插,就像是发情的母狗。三柳觉得很好玩,就偷了一包来,要在传秀姐妹们身上实验一下。

??三柳以前见过他爷爷用过这种药,可他根本不知道用药量的多少,只是把偷来的这包药分成八份,年纪大的多点,年纪小的少点,给这娘八个喂了下去。不大一会,药力发作了,可了不得了,就只见这娘八个像发疯一样,拚命的晃动着身子,皮肤被石柱磨破了,她们依然晃动不止。嘴里像野兽一样「呵呵」的叫着,眼睛通红,盯着他们的腿裆里看,满是渴望的神色。

??三柳他们也很吃惊,赶快放下她们里的四个,把鸡巴插进她们的阴户里。还没等鸡巴全插进去,她们就摇晃着屁股晃动起来。这真是一场大战,他们干完了这批再干那批,只累得汗流浃背,筋疲力竭,也还是没能彻底解了她们的性饥渴,看来用药量确实太大了。

??几天过後,这些女人们才渐渐平息下来。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女人们的乳房好像突然大了许多,传秀传丽和她们妈妈的乳房本来就饱满丰挺,现在更大了,大的像个大篮球。小六小七的也大的像个小皮球了。看样子她们都很难受,难受的不停的号哭,只有不断的抚摩着,她们才能好受些,才能停止哭泣。

??又过了几天,她们这些女人,乳房里好像有了奶水,通过乳头渗出来。家习家生育过,所以渗出来的奶水是白色的,而传秀传丽和她们几个大妹妹,乳头上渗出来的是黄色的初乳,最神奇的还是小五小六小七她们,乳头上渗出来的初乳,竟然是绿色的,绿莹莹的,就好像是绿宝石。

??原来,催情药和催乳药可以兼用,催情药剂量大了,就可以催乳。再过几天,她们的奶水大量的分泌出来。三柳他们乐坏了,这真是歪打正着,他们品嚐着她们的乳汁,三柳不断的偷出药来喂着她们,使她们的奶水越来越多。

??洞里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这群小青年们就在这样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里过了几年这几年,对家习家和她的7个女儿来说可真不幸福,就如同生活在18层地狱里。当奶牛,做性奴不说,每天还要遭受残忍的虐待,无情的拷打,残酷的折磨,死去活来,九死一生。

??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批林批孔那年,东北真的去了东北,而三柳和郭六去了云南,这里只剩下黑帖蛋一个人。不过有这麽些美女陪伴着他,他可以尽情的吸吮她们的乳汁,奸淫淩辱着她们的性器,随心所欲的折磨她们的肉体,所以并不感到寂寞,心甘情愿的留在这里,坚守着阵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