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幻天魔皇6? ?? ?? ?? ?? ?作者:元阳九凤

因为有点事,所以现在才完成第六章,请各位多多回帖鼓励及支持。呵呵!多谢!{:4_393:}

在品尝完[英特尔亚家族守护人]的梁洛思与两个幼嫩的淫奴,各有不同但又同样美妙动人的玉洞後,已经是第二次天早上了,皇宫碧蓝天空飘着朵朵白云,温暖的阳光俯照大地,微微的凉风轻轻吹送着,空气中有着一种温热却又怡人的仲夏香气。

我虽然没有射精,仍心满意足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但这时却发现在不远处的山丘上,有一名高束乌黑亮泽的头发的美女,她有百合花般高贵美丽的面容,镶嵌着金色条纹的红色紧身衣,单薄地裹住了她高挑丰满的身材,修长的圆润大腿被整个包裹在白色的长筒靴中。一条同样是黑色的裙带束住长裙的中部,把原本就纤细无比的柳腰衬托得更加细小了,浑圆翘挺的臀部也因此显得更加饱满而高翘。只从裙摆的开叉高处露出一点白皙的大腿根部,光是这样的装扮就足以让道貌岸然的僧侣们鸡巴勃起了,她四处散发出高雅纯洁,肌肤从?到外都透着清丽白嫩,高眺的身材无处不散发着成熟女人遮掩不住的魅力。

顷刻,那名女子将双手向两侧平伸,嘴?念念有辞,片刻後玉掌喷出了熊熊烈火,并渐渐地伸长,彷佛一对火柱从臂上长出,随後她化为一只翺翔天际的烈焰凤凰,像一颗划过天空的红色流星飞到我的面前。

「主人请小心!」护主心切的杨紫鲸自房外冲进并急忙持剑挡在那名女子与我之间。

那名女子见状,收回臂上长出的火柱,只是风情万种地拨了一下头发,嘴角露出动人的弧度;她饱满巨涨的乳房在贴身的红色长裙下显出完美而诱人的轮廓,就连顶端那两个可爱的乳蒂也依稀让我可见。她以撩人的姿势向我等人走来,柳腰圆臀摇曳生姿,丰乳晃出滚滚诱人的波浪,长裙随着步伐摆起,两条美腿轮番从分开的裙摆之间露出来。

「魔族的魔法师小姐不用这麽紧张兮兮的,我是锐莱国的银闪女皇霍文希派来,今天会到这?是想请魔界的淫幻天魔皇接受我提出的比试,因我座下九个弟子已败北,另一弟子[英特尔亚家族守护人]梁洛思失了踪,只好亲自向淫幻天魔皇比试;他胜,我国就乖乖地向他俯首称臣,但如果天魔皇失败的话,就得夹着尾巴像个丧家之犬般离开圣兹亚大陆。」她神情轻松自若地说着,原来这艳美女郎就是人族魔法师李龙宜,她骄傲得完全不像是在跟人谈决定国家命运的重要大事般。

「好!放马过来吧,是什麽比试啊?不过你不用找失踪了的梁洛思,她正在畅游天堂的欢愉之中,………」我向背後大床一推,所有人都看见一堆嫩肉里,幼丽娇嫩的梁洛思正在其中昏迷,她满面欢乐的玉体不自然地扭曲,露出被肏插得过量而涨开的两个嫩肉洞,粉嫩的胯间的血丝,说明她是刚刚才被人破处最令人诧异的是,如此羞辱的经历,她的俏美神情,竟是那麽欢畅而舒美,没有一丁儿耻愧;这淫秽的床景前我信心满满、乾脆无比地回答这挑战者。

李龙宜羞愤地怒吼:「好一个淫幻天魔皇!接受我的比试非常地简单,就是请大人您独自一人对抗我,如果将我打得全军覆没的话就算过关。……多撤尼啊!攻击……」语毕,三十多岁的肉体高眺丰满有如尘世间的性感女神吟诵着魔咒,眼前忽然出现一道道用闪亮红光描绘的六芒星魔法阵,好几根血红色光柱从魔法阵中央升起,从传送光柱中逐渐走出了多如牛毛的战士,她们个个手持鞭子、黑色长枪、弓箭、刀等武器,都身着非常裸露的外衣,有着一张还有略施脂粉的艳丽面容与嫣红的朱唇,洁白的雪颈则戴着水蓝色的项圈。两道黑白相间的漆光皮带从项圈往下延伸,紧紧贴着高耸的曲线跃过乳峰,遮掩住峰顶的嫣红,紧贴着姣好身体曲线环过纤细的腰身,轻轻的扣在一个金属小环上,而那个金属环,则是套在屁股的尾巴上面。遮住乳峰顶的皮带,原本应该遮掩住乳头,然而这套内衣则自行改变成圆形的银色小扣环,变成只遮掩住乳晕,刚好套住挺立的乳头,下半身穿着一件象徵性的深红小丁字裤,但是浓密的金色草原几乎没被遮掩住的女恶魔骑兵队。

霎起的幻魔结界中,站在数不胜数的女恶魔骑兵队前端的我,紫瞳发出摄人的目光,千百年前的记忆浮现,巨掌自动挥舞出一套诡谲的动作,口吐魔族奇咒;霎时间,好几百只如铁塔般高大的熔岩巨人在面前凸现,他们刚强的身体是由紫红色的岩浆与深黑色的巨石所构成的,他们散发出来的热气足以让四周的草木都燃烧起高温来,和如炙热太阳般的极热热浪,使人感觉快窒息了,坚硬如城墙的岩石身躯上还流动着,能轻易将人熔化得屍骨无存的岩浆。

「熔岩巨人攻击!」在我一声令下後,熔岩巨人们口中默契绝佳地吐出一道毁灭性的死亡爆焰,爆焰瞬间就吞噬了女恶魔骑兵队身边的岩石,岩石在高温的火焰灼烧下迅速变色、熔融,化为极具杀伤力的亮橘色岩浆往四面八方流去。

李龙宜玉手莲合,亮银色慑人心魄的眸子闪动,樱唇吐出真言:「魔水上级魔法-海龙碎击波!……嘁…」

只见她丰艳的玉体後,幻现出三条青光水纹蛟龙,巨口吐着无数水柱如乱箭般冲向岩浆巨人,挡住了这班足以熔毁一座小村庄的恐怖岩浆魔妖,令它们高热下降,结成坚实的躯体。

从幻魔结界中跳出的女恶魔骑兵队的马蹄声响,铁马就像是大地的呼喊一般,如死神咆哮着,悍不畏死地冲过来,女恶魔骑兵们猛地舞动手中巨斧,带出淩厉的烈风,双手带着巨斧和身子同时高速旋转起来,一股强猛的旋风也随之产生,用手中的武器,刺向岩浆巨人的身躯。

幻魔结界就像两国的交锋一样,双方妖异的军团正惨烈地战斗,女恶魔的残肢与巨人的碎石抛散於四方;我正跟李龙宜运用魔法向对方施压,希望能消灭对方召唤的妖兵。

昨夜降伏她的弟子梁洛思,用了不少积存的元阴,故感到有点吃力;我鼓起所余精气大喝一声:[魔龙噬月],接着,背後幻化出一条铜墙铁壁般的焰红色硬甲巨龙,牠的头上有一根能刺得人肚破肠穿的黄金巨角,身体的长度却接近两百公尺,上半身拥有两只粗壮的前腿以及尖锐的铁爪,下半身像某些海鱼一般,有着尖锐的怪尾巴;凶性大发的向女恶魔骑兵们及李龙宜咆吼而去,牠巨大的吼声在半空中不断地炸响。

而李龙宜身上突然突然渗出了浅浅的光芒,刹那间转变至射出一道灿烂青光,直冲天际,引发蔚蓝的天空猛地劈下数万道闪电,如同白剑般交织出一张光网,光芒越来越盛,更逐渐地结成形状,如火焰般附着在她的丰艳身体外层;耀目青光像气体一样,脱离了她的身体,开始在她的腴美背上凝结,不到片刻,竟然出现了是一只深绿色满口獠牙的巨虎。

「人极魔法-狂雷巨虎破猛龙!」

震耳欲聋的狂吼从深绿色的巨虎口中发出,再向天空飞腾而上,直透上云端卷起一大片灰尘,须臾间,数以千百道的青色光箭从它身上不同的角度射出!如同灭绝天地般,向我发动惨烈的攻击。焰红色魔龙正竭力抵抗青光水纹蛟龙及巨虎凶悍地进犯,李龙宜感到我虽能以魔结界咒语,驱使魔龙奔腾狂飙,但魔力开发渐退。

幻魔结界里,三只异兽的战斗,将巨人与女恶魔骑兵,像是被铁锤砸下的玻璃,转瞬间打砸得四分五裂、形神皆碎。

心感胜利在望的李龙宜身後,突然出现三名曾想暗杀我的女弟子,她心念一转道:「你们去看看梁洛思,并将魔族魔法师杨紫鲸捉住,督尔国的控制权就拿到手里。」

但她却不知我曾向每一个女杀手的喂灌一口淫幻天精,让她们昏迷里身心出现剧变,已成受我魔瞳控制的魔族性奴;我眼睛紫光闪闪,用传心诀发出了一道命令。

只听到李龙宜惊愕地娇呼:「陈闻媛!你们干什麽?为何用魔法抓住我?快放手!全疯了吗?………啊!」

没有李龙宜魔力支持,同时受到散发着焰红色的魔龙口吐炫目光弹和圣辉金亮的闪电,她控制的两只异兽被打至到处横飞,终於身躯连绵不绝地尽数爆开,整个幻魔结界里竟如同放烟火一般,变得璀璨亮丽,而它们也灰飞烟灭片屍不存於结界里。

李龙宜怒愤地怒吼:「今次比试不算!好奸险淫幻天魔皇!……你作了什麽?……」

我霸傲狂野地行上前,将她的女弟子们压制下的李龙宜艳唇托起,霸气凛然的吻上她柔媚软嫩的嘴唇,以舌头撬开她的雪白牙齿,尽情地吮吸着她口中的芳香;她却因我魔力附着,全身发软,再无力地抗拒而任我狂吮。

饱嚐腴唇一会,才施施然对她说:「她们是你的女弟子啊!对你偷袭,可不关我事,又怎麽奸险呢?」转头对以陈闻媛为首的众美女说说:「弃暗投明,好!今夜我会好好奖赏你们;现在帮我调教你们的师父-高傲的人族魔法师李龙宜,令她明白做我淫奴的乐趣。…………」

知道我要享用这美艳的俘虏,杨紫鲸识趣地静俏俏走了,我用传心诀命三名美女拥上前,指使她们玩弄李龙宜;这样,一些手抓住她紧身丝长裙的边缘,将裙子撩起到胸部,另一些手已经很不老实地伸进了她的长裙之中挑逗。

我令三名美女中最幼小的一人,跪在床边吞舐口吮我粗筋如钢、凶猛的巨龙,并狂傲淫笑地说:「你们尽情地羞辱高傲的师父,让她羞耻之心尽失,向我哀求哭诉为她开苞,当我的淫奴才会别有滋味。」

我发现那?单薄的胸衣下竟再无衣物,丰满的身材,修长的圆润大腿被恣意玩弄,忠心的淫奴正在李龙宜身上各处不停地磨擦着,使她口中微微的轻轻吟叫着;她们自体内吸收了我的淫幻天精,身心出现剧变,自动成为魔族的骚媚苗条的狮鹫性奴,故在魔法用於决战的李龙宜抵御力大减时,偷袭成功。

李龙宜本来盘起的头发,已变成乱发披散在雪白的颈脖上,与脸庞不相称的丰满乳肉脱离了内衣的束缚,煽情地激烈晃动着,显得既优雅又淫荡,众女徒的挑逗令她感到无比的快感,像被暴风雪般淹没了;自己却不知道羞耻般,竟吟出快感的呻吟。

正在她迷茫之时,我行近她身旁揽住的柳腰,触手竟是灼热滑腻的皮肤,我的手覆盖在那丰满嫩白的乳房上揉搓了一会,再一路向上,划过那浓密地阴毛,将手指轻轻地插进浪液满溢的阴户之中,讥评地说:「骄矜的魔法师李龙宜,不要笑你的弟子了,看!你的淫汁比她们还要多呢!………」

更让她羞赧的,不单是阴道处微微有些湿了,而是在这暴野狂霸的大手下,那高耸完美的乳房被我捏至变成各种形状,令她心中觉得莫名的兴奋。很快,连长裙都褪到了膝盖,受到她的女弟子粗鲁地爱抚自己淫水四溢的私处。

我突然发现李龙宜硕大无比的双巨乳此时居然涨大了,像是两颗大木瓜般,沈甸甸的挂在她胸前,原先粉红色的乳头现在也涨凸得通红,坚挺的耸立在乳峰上,都不断流出白色的液体,流量还随着乳房被我重重地揉搓而不断增加。

我叹息说:「原来你竟是存有魔族的乳牛梦魔特性的人啊!」乳牛梦魔是幻魔族的其中一种,她们的特色就是即使自己没有怀孕,乳房也能分泌出大量且营养丰富的香醇乳汁。

「好久没尝到处女的乳牛梦魔的乳汁了………不知道你的味道好不好?」我欣喜若狂地用手指沾了些来尝了尝,滋味甜美的令人讶异,於是他抓起了她的一对粉嫩圆硕巨乳,凑上嘴去用力的吸吮着;这时在李龙宜下体内,我的手指狂暴地出出入入,一股刺激的快感涌上她的心头,渐渐地,她的阴道深处好像受到了什麽触动,而且润滑的感觉并没有带来痛苦,开始有更多蜜液分泌出来。

李龙宜已忘记羞耻了,此刻的她已经彻底的被欲火征服,顺着一切情欲恣意享受,口中发出淫荡的浪语,闭上眼睛沈醉的说:「啊……主人…你…好会摸…人家的……奶奶……喔…被你摸…得好舒服…啊……那样咬……乳汁……会被吸乾…啊……轻点……嗯…啊…不要……再挖……了…」

不知何时她已一丝不挂了,她双手托住了娇美的巨大乳房两侧,用力得向中间挤压,白嫩的乳肉挤压出一道狭窄的缝隙,再引导钢硬的大龟头从缝隙中伸出一点,大肉棒的粗筋与娇嫩的肌肤磨擦着,在每一次龟头伸出嫩白的缝隙的时候她费力的低下头,伸出舌头在上面温柔的舔弄一下。渐渐的生成一种火热的快感;但这快感终究无法通过在乳沟间的抽插解决,而是渐渐的积累成一股汇集在小腹的空虚,尽快的让我到达高潮,已经成爲了她混乱的脑海?唯一清晰的念头,让她的全身都变得躁动不安了起来。

我看着自己充血凶猛的巨柱,在那对洁白细嫩巨乳间忽隐忽现,加上她双手挤压着那对巨大乳房,令乳汁如射的四散,滑润了紧窄而柔腴的乳沟间,那对不断摇晃、喷乳的大肉球,随着肉棒在白嫩乳肉间激烈的抽动,乳蒂先端不停地喷出两道白色的乳汁,不偏不倚地喷洒在我的胯内。奇特的感觉让我觉得极其荒淫,圣洁的魔法师竟懂得这个玩意。

李龙宜淫贱地捧起大奶子,伸出性感的舌头,诱人淫荡的舔了几下我钢硬的大龟头沟边,那对原本娇美无暇的巨乳正夹着一根男人的大肉棒,但雪白的乳房上被揉出道道红红的血痕,只见她放荡的伸出香舌舔舐娇唤道:「来吧!…主人…,随……随你…怎麽继续…淫弄…吧!…,妹妹现在是你的女奴了」

听到李龙宜充满魅惑的邀请後,我大肆的玩弄起胸前那两颗丰满的嫩奶子,不停狂搓重捏,只见一道道白色的乳汁,在我的淫玩下,从那粉嫩的乳头喷出一道漂亮洁白的弧线。她更主动将乳蒂顶进我的嘴内,大力挤压的乳房,让更多的乳汁喂给我。

「咕噜……咕噜……」我淫邪地玩弄着她的乳房;,一股股甜美的液体灌入口中,最後就连一小滴也不放过。

在旁的三名美女,看到师父可用巨大乳房奉承我,都诧异的张开了小嘴儿。

好了,要在李龙宜身上破处取精了,此刻她上身赤裸,长裙被推到地上,胸前的那对白色的大奶子被我用那大手捏住,尖挺的乳头夹在我双指间不停的搓着;接着,我从掰开了的玉腿间正前方,粗糙、火灼的大鸡巴强势无比地插入了她紧闭的粉嫩小隙,我霸道地用粗硬的大鸡巴尽情进插抽出她的小蜜穴之中。

「啊…啊!…涨死了!…主人…哎呀!不行啊,……会撑坏了……啊!……救命啊!…哎呀!…好粗啊!…主人…慢慢……来…啊!撑死…我了…啊……」鲜血由小肉隙渗出,她的挣紮令我更兴奋,看到那些浓密的阴毛,忍不住用焰之刀一鼓儿烧光了它,使我可更清楚地看到被肏翻了的嫩肉阴唇;她胸前的丰硕巨奶也被搓揉玩弄,丰俏结实的屁股也被我另一只手猥亵淫琐的拍打捏搓着。

她妩媚艳丽的小脸不断的晃动,脸上那承受不住一样的表情,能让任何男人融化;粉色的乳头早已充血而坚挺,随着乳房激烈的摇晃在空中抛出性感的弧线。她平坦的纤腰下,肉隙之间已经一片狼藉,雪白的大腿随着健壮的我快速地动作,那紧绷肉洞外的花唇不断淫秽地翻进翻出,大量的淫液随着粗糙的大肉棒每一次抽出而溢出,把大腿中间的空间沾染的粘滑不堪。

李龙宜的破处鲜血混着淫水从颤抖的雪白大腿流下,我用力抓住那雪白的屁股,好让钢硬的大龟头能够更加深入;她仰起头激烈甩动着瀑布一般的黑色长发,只感觉到我粗犷的巨棒已经完全顶进自己子宫口,剧烈的刺激,使从未有异物插过的小嫩穴,产生极大的触电般的快感,因而冷傲不群的李龙宜,口中发出了不知羞耻的强烈呻吟来:「啊!…噢…噢…喔!…呜!……好美!…我…被操…得好舒…服…啊!噢……噢…噢…喔!…噢…噢……噢…」

李龙宜感觉又粗又硬的肉棒正在自己体内火热地冲击着,如海啸一般的强烈快感几乎让她窒息;我放肆的捏着她两颗巨滑的乳房,送住嘴里咬啮,痛楚令她脸上快乐的表情也混合着痛苦扭曲;凶悍的巨龙正狂暴猛烈地做着活塞运动,粗茎全力的插入又全部的抽出,只余粗肥的大龟头卡在阴唇口,刺激可不比寻常,渐渐她的蜜穴深处流出了大量的蜜汁,滋润火灼的大鸡巴奸淫之路。

她似乎颇为享受,不仅樱唇火热的相吻,甚至还将双手还捧着我的手捏着她那双大奶子上,令乳汁如喷泉般从她的胸前喷出来。

我密集的撞击让她的丰腴的臀部都有些发麻,而且粗暴简单的肏插,让她有被强烈征服的浓重感觉,凶悍的巨龙好像不知疲倦一样,但她已经快要受不了了,腿间娇嫩的阴户肌肉,被抽搐至都已经开始发痛,但深藏在她心里的交配本能及享受淫慾,却完全占据了她的身心,令她更加狂野地配合着我的攻势。

「啊…啊……啊!…噢…噢…喔!…呜!……好美!…啊…噢…不要停…好舒服!…喔…噢…噢…啊…喔…啊!噢…好爽!快干我!别停!噢…噢…噢」

三名美女,看到从没有动过慾念的师父,竟像一只发浪的母狗,将玉腿掰至最大,欢迎粗筋盘体大鸡巴蹂躏;鲜血渗泄中,小嘴吐的不是痛楚哀号,而是快乐的欢呼,那淫贱之相令她们咋舌。

更惊心动魄的是,在她们心跳身酥之时,我从後抱起李龙宜的美臀,站起身来,就在她们面前,凶猛的巨柱将李龙宜的淫肉窿狠狠地挫插尽了;粉白色的小肉隙被挤撑至涨大极限,淫水带着鲜血溅到她们面上。

「啊…啊……啊!…噢…噢…喔!……主人啊…啊……啊!…喔!…小淫奴……要死了…呜!…噢…噢…」

在这样的刺激下,我雄壮的腰部急速地挺动着,粗糙的大阴茎在小肉穴中狂进猛干着,带动着泉涌的淫液蜜汁发出着肉拍的响声,她的玉体狂乱地摇摆着,胸前的巨乳不住晃动着,原本端庄美丽贤慧温柔的李龙宜,此时像个久经风浪的荡妇般,用着淫秽的浪语叫着:「喔…怎麽…会…这麽…舒服的…噢…我要!…要…很多!…再多…给我…一点…噢…噢……噢……啊!…啊…又…插…插到底了…噢…噢…噢…过瘾得…要死啊!…噢…噢……」

两道乳汁喷泉从她的胸前喷出,滑过三名徒弟的脸颊边,在半空中散成一片美丽的乳液帘幕;伸手抓住她圆嫩的腴腿,更加用力地用顶撞着紧凑的蜜穴,她被得高声的呻吟着,淩空抱起而下体紧紧地粘绞住我的肉棒,她小穴用力吮得像要把我整条大鸡巴吸进去一样。

「啊…啊…啊…好粗…长……啊!噢…噢…噢…噢……小淫奴…顶到…子宫反底了…啊!…啊!…噢…噢…不要…太猛了……啊……小淫奴…的小穴…美透了…啊!…好爽……啊!…啊…噢…噢……噢…小淫奴…无力了…噢…噢…噢…」哀号之後,李龙宜娇弱艳丽身子一软,她再无力的倒在我胸膛之上,子宫里的处子真阴失控地泄出来,像她的弟子们一像,全部被我大龟头的马眼吸收乾净;而她双乳头上峰喷洒出乳汁,形成一副怪异而淫靡的景色。

原本就美丽无双的人族魔法师,刚刚经过了狂飙的爱慾洗礼,俏脸上仍有着淡淡的绯红,高潮过後的满足更增添几分惊人的美艳,令她少了几分出尘的气息,多了些人世的风味。

天色大明後,被强暴奸淫完的人族魔法师李龙宜,她双乳丰臀、玉肌美背、乃至修长秀腿,全身上下无一处没有被我狎玩过,胸前那对嫩软白皙的双乳处处发红,粉嫩的乳头被咬的肿胀发疼。骚穴、屁眼又红又肿,那饱受巨棒催残的阴道,几乎合不起来,肉眼即可透过那扩张的阴道,望穿这属於女人的私密,泛滥成灾的阴道肉壁似乎是疲劳了,淫水像下雨般从上方不断滴落,在阴道?汇聚成一条淫水流。

刹那间,一道柔和的红光流遍了李龙宜的全身,随着逐渐增强的妖异红光,一颗只有指头大小的水滴状红宝石出现在阴道中,耀眼红光充斥着整座床上,这就是通过魔法修练而成魔法师的证明-[幻法水晶]!我当然会将水晶内蕴藏的魔法神力全数吸收,………

李龙宜无力再战,但她的弟子们却被慾火煎熬得各自将乳房互磨,犹如在慾火地狱之中;我抛开了李龙宜烂泥般的玉体,转身从後抱住她们三人滑腻的纤腰,一边撅起她们的屁股吻着她玉颈,一边将粗糙的大肉棒重新插入门户尽开的小嫩穴之间,青筋暴显的巨龙,再次在三名美女娇躯上急抽猛送起来。

床上除了处子真阴尽失的李龙宜外,所有美女都欢愉地享受那粗犷的刺激,一轮狗肏式的狂捣後,她们并排躺在床上,双手擡起雪白的双腿,高高地举过肩头,露出一丝不存的嫩玉窟和紧凑的菊穴,等待我逐一肏操;自接受我的淫幻天精,她们已完全自愿作我的淫奴了。

整个晚上,床上传出的是三名美女极欢畅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