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校内的服务是担任图书馆管理员,而自从我担任了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

後,来图书馆人数一下子变多,原来大家这麽喜欢看书。特别是男生,他们都好

亲切,会主动跑来柜台跟我聊天。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发现我衣内的春光(我穿

校服的时候是故意不穿胸罩及内衣,也就是上半身只得一件薄薄的衬衫而已)。

一个周末,要清点图书馆的图书,图书馆主任马Sir本来约好了几位服务

生,但他们临时都爽约,人影都不见一个,气得马Sir七孔生烟,本来他也让

我走,但我说横竖来了,就先做一部份吧!马Sir也由得我。

我们开始点算图书,不一会马Sir接了一通电话,他对我说要跟徐主任开

会,并说不知道中午前会不会回来,如果到了中午还不见他回来,我自己可以先

离去,只要反锁大门就可以了。我点点头应了他,马Sir便离开了图书馆。

敞大的图书馆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人在工作,忽然暴露的心态又涌上来。自从

那次全身上下无遗地给送披萨的小子看光之後,很想再把自己赤裸的身子给人看

光,那种感觉很刺激冲动,不过已不敢再次脱光衣服往街上裸跑,但暴露自己的

心理仍在心坎内徘徊不去。

这时自己有个奇想,全裸在图书馆应是很刺激的事吧?反正现在馆内都没有

人,也不会有外人进来吧!

想到便做的冲动已蒙蔽了我的理智,於是我把校服鞋袜脱个精光,把校服鞋

袜收藏在柜台下。我全裸一丝不挂的站在学校的图书馆的柜台内,幻想着同学推

开大门一进来便看见一个全裸的女图书馆服务生,我感到自己全身发热。

我离开柜台,来在图书馆的大门旁边,赤裸着身体面向着阅读座位,幻想着

自己的裸体给同学看着,全身上下被打量着使到自己感到有点不好意思。这是我

头一遭在图书馆内不穿衣服的经历,那种兴奋感大大的盖过我的羞耻心。

我又开始整理图书,自己全身赤裸的从一个排架走到另一个排架,有时被书

本夹着乳头;我又特意张开两腿,让自己的阴户向着书隙,幻想着自己的阴唇完

全给人窥视着,那种感觉真刺激。

我又走到窗户,往下望向操场,操场正有人在打球,他们万万料不到正有一

个全裸的女孩站在窗前,只要他们抬头一望,便可看到一个奇景:一个全裸的女

孩站在窗前,乳头、阴毛全现。我倒想如果真的给他们看见自己赤裸的模样,他

们的反应会是怎样?

正当看得入神时,我听到大门被推开的声音,吓得我连忙躲在书架後,从书

缝中看出去,原来是工友宝叔进来拖抹地板。

糟糕!自己的校服还在柜台内,而宝叔正在在拖抹柜台前和阅读座位附近的

地板,现在根本无法走过去拿回校服。幸好现时自己的位置,工友宝叔是看不到

的,但当宝叔要拖抹排架之间的走廊时,怎算好?

我内心正急着的时候,图书馆门外有人大声叫唤宝叔,隐约听到是副校长在

叫唤所有校工,好像有些什麽紧要的事情要马上去做,宝叔连忙收收拾用具离开

图书馆。

嘘~~我瞄着宝叔完全离开图书馆大门,我才从排架转出来,走到大门,打

开一条小隙,看着宝叔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内心才安静下来。

虽然经过刚才的紧张,但我没有打算穿回校服。这时我感到便急,我从图书

馆大门小隙中往外看,走廊静悄悄的,应该是没有人的了。於是我大胆地打开图

书馆大门,赤身闪出走廊,轻轻关上图书馆的大门,然後走到走廊上。

哗!好刺激啊!我从未试过全身赤裸的在学校的走廊上。我小心翼翼地走向

楼梯,楼梯的转角便是女洗手间。

我侧身探头内望,内里没有人,我便走进厕内,去到厕格。舒畅完後,来到

洗手盆前,我看着镜中自己赤裸的身子,我幻想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躯正给许多

许多人看着,如果有朝一日,自己能够全裸的在课室中上课,噢,太美妙了!

想着想着,自己下体隐隐有点湿的感觉。我不敢在洗手间逗留太久,赶快地

离开洗手间。走廊上仍是静悄悄的,我不敢迨慢,赤裸的我急忙向图书馆跑去。

当我回到图书馆之际,发现马Sir已经早我一步回到图书馆来。我急忙走

到走廊一端的转角处暗中观察,希望能等到马Sir离开後,便可以进去拿回衣

服。

现在我进退两难,既回不了图书馆,又不能离开,我一丝不挂地逗留在走廊

上,随时会被人发现我全身赤裸,此刻的我实在又惊又羞。

这时我看到马Sir从图书馆出来了,我以为可以舒一气,谁知马Sir正

向着我的方向走来。哎呀!我若不立即离开便肯定会被马Sir碰个正着,到时

被他看见我全身赤裸的样子,届时都不知如何解释了。

我已没有多少时间去考虑下一步怎算好,也顾不得後果如何,只知道此刻要

逃跑。我急急跑到楼梯间去,向上走还是向下走?我也不知道哪一层会否有其他

人出现。

向下走,有什麽差池,最後就是走到操场,操场还有人在打球;往上走,最

终是走到天台,天台基本上是没有人的,好,就往上层跑。

在学校里一丝不挂地跑楼梯,而且距离自己的校服越来越远了,我心内的不

安和恐惧差不多到了极点,但我仍要强行令自己冷静下来。

我跑到上一层的楼梯,心想只要穿过走廊的另一端梯间,然後从那处下一层

楼,便可回到图书馆,只要入到图书馆取回衣服便可解除危机。

我踏上走廊,全裸的身子迅速地向前走动。当我越过了三个空课室时,我发

觉前面的课室传出老师讲课的声音,显然是有学生在补课。噢!原来这层楼并非

空无一人,我的如意算盘打不响了,我心知不妙!

我已经走了大半段的路,真是进退唯艰!但我要赶快回到图书馆取回我的校

服,我没有选择余地了,我只得冒险,唯有在经过该课室的那一段路时,伏下身

子像婴孩般爬行,应该可以避过他们的视线吧!

赤裸的我迅速地越过了第四个课课室,来到第五个课室,就是同学正在上课

的课室!

这是最难的一关,我要克服心理上的恐惧,因为全身赤裸地横过满是学生的

课室,实在令我感到莫大的压力,哪怕是一丁点的出错,只要有任何一人发现到

我赤裸裸地在学校走廊上爬行,我将会成为全校所有人的话题。

课室面向走廊的窗框开得很低,站直身子经过的话必定被发现,所以我一定

要躬身爬行才可以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经过课室。但是还有一个变数,就是可能

有人随时进出课室,若是如此,我的裸体必然会引起哄动。可是现在我已骑虎难

下,只望上天打卦,祈求此刻别有人出入课室吧!

於是我悄悄在课室的窗下躬身匍伏爬行,由於爬行的关系,又要小心不能发

出声响,速度较慢,故此经过这课室的时间特别长,也增加了出现意外的机会,

我全身感到发热。

正当尚有四、五步便可完全越过这个课室之际,我听到老师宣布下课,即表

示将有大量学生会从课室出来,我根本无处可躲藏,我的裸体将会被同学彻底看

光。

一时之间我都不如何是好。心想给同学看光自己的裸体不是自己梦寐以求的

吗?就让他们看光我的裸体吧!但日後如何面对呢?怎样向老师解释自己为什麽

会光脱脱在学校的走廊上呢?

或者我起身急步向前跑,希望在被人发现之前能够到达楼梯,可跑向上一层

暂避风头。但无论我怎样跑都始终会给人看到一个裸女在学校的走廊上裸跑。此

际我感到绝望了。

正当我坐以待毙之时,忽然听到老师叫住同学,原来老师未派发笔记,他请

同学来到教师桌拿取一份笔记才好离开课室,於是原本准备离开课室的同学又纷

纷折回,一时之间课室内乱哄哄。

我一听之下,这是大好时机,课室内的同学因要走向教师桌,他们都变成背

着走廊的窗,我立即起身急步向前跑,迅速地越过课室,来到楼梯,趁同学还未

步出课室走向楼梯,我向下一层急奔。

我赤赤裸的再次在梯间裸奔,我终於来到图书馆的大门,但我竟然打不开图

书馆的大门,怎会是这样的?我离开时是没有反锁大门的。呀!一定是马Sir

不见我在图书馆内,以为我离开了,所以当他离开时便反锁上大门,惨了,怎算

好呢?

我两手放在背後靠着大门,全裸正面地向着空荡荡的走廊,感到旁徨无助,

我急得流下了眼泪。

我懊恼自己的冲动,贪着一时的刺激,令自己陷於无以自拔的境地。但那种

又羞愧又惊怕的心情互相交织一起所产生的刺激,又令自己的情绪高涨亢奋。我

蒙胧地好像看到有许多同学经过,他们对着我一丝不挂的裸体指指点点,令我又

羞愧又惊怕的情绪推高,我擦一擦眼睛,原来是自己的幻觉。

这时候,忽然我听到楼梯有人声,好像是走上来的,我急忙躲藏在暗角处,

原来是工友宝叔,他拿着清洁用具走到图书馆,打开大门进了去。我突然明白过

来,刚才宝叔因为未完成图书馆的清洁便被副校长叫了出去,现在他是要回来继

续完成他的工作。

我待宝叔进了图书馆之後,便蹑手蹑脚地来到图书馆大门,我悄悄打开一条

门缝,看见宝叔正在清洁排架之间的走廊,我轻轻推开大门,由於柜台就在大门

旁,我闪身内进,一大步便跳进柜台里,虽然有点声音,但宝叔因专心工作而没

有留意到。

我连忙蹲到柜台下,并穿回校服鞋袜。我刚穿好校服站起来,便看见宝叔拿

着清洁用具向大门走来。

他看见我笑着说:「安琪同学,差点给你吓死。干嘛刚才进来没看见你,以

为自己见鬼。」

我说:「可能我蹲在柜台下收拾图书,所以你没看见我罗!」

「记着离开时关灯锁门啊!」

「是啦,我又不是没手尾的人!」

「也是,那麽多服务生,你是最有手尾的。早些回去吧,不要耽太久了。」

「知道啦,宝叔!」

看着宝叔离开後,我关上大门并锁上锁,外面的人是进不来了。

我背靠着大门,虽然刚才十分惊险,就是那惊险所产的刺激,仍冲击着我的

心坎。我又走到窗前,看见操场上打球的人仍未离去,我靠着窗边,一只手隔着

衣服摸着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伸进裙内摸着自己的阴户。

摸着摸着,身子开始热,我索性把校服鞋袜再次脱清光,全裸的身子贴着窗

子。我幻想着许多人望着我全裸三点毕露的裸体,看啊!你们尽情地看啊!我的

乳房、我的乳头、我的阴毛和阴唇,都给你们看光,你们来看个够啊!看我在自

慰给你们看啊!

我的一只手在摸捏自己的乳房和乳头,另一只手在自己的阴唇上撩拨着。如

果这时操场的人抬头望上来,今次不止看到一位赤裸无遗的女孩,还会看到一位

裸女在自慰。想到这里,内心更是澎湃不止,好一会儿,在阴道的收缩下来了高

潮,慾念才稍稍静下来。

看看时钟,已过了中午时分,於是赶快穿好校服离开图书馆。

这天晚上,回想起自己赤裸的在图书馆内,又赤裸的走在学校走廊上,几乎

给人看光,又几乎全裸的停留学校内,噢!那种感觉又使自己再次自慰起来。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