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第二天,我和妻子两个人醒来时,已是近中午的时间了。我们首先对看了一

眼,妻子羞怯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阴部,阴毛上的精液早已乾枯了,结成了像

头皮屑似的一层,此时的心情对於妻子来说是复杂而沈重的--她再次背叛了自

己的丈夫,她已成为一个淫乱的女人!

她的心让她很难受,她为她的再次失贞感觉负罪,感觉解脱不开。而昨夜的

快感却已深印在自己的脑海挥之不去,一个声音在说:给我快乐;另一个声音在

说:你无耻!她之前并没有发现多人性交是如此让人痴迷,就象吸毒一样,看来

在我的教唆下,她已经上瘾了。

「我……」妻子羞赧地说。

我知道她在想什麽,笑道:「怎麽样?舒服吗?没关系,我喜欢这样,因为

这样可以让宝贝你和我都觉得快乐。」

「可是……」妻子不知道该说什麽好。

「没什麽可是的,我还是像以前一样的爱你。」我抱住妻子赤条条的身体,

亲着她可爱的脸庞。

妻子这才想通,放心地笑了。

心情一放松,我们自然而然地相互调笑起来。我抚摸着妻子的绯红的乳房,

爱怜地含吮着那小巧可爱的乳头. 妻子娇羞地低下头,用手托了托自己的胸部,

那?还留着不知道是谁咬的牙印呢,被咬得很多的红红的道道,但在白晰的肤色

衬托下格外的美丽销魂。

「怎麽样,昨天舒服吧?」

「嗯……」

「多舒服?」

「很舒服,从来不知道做爱会那麽舒服的……」妻子眯起眼,回味着刻在脑

中的强烈的快感。

「难道以前你跟我肏屄没有过高潮吗?」

「有啊……但不象这麽强烈……这麽刺激……」妻子抱着胸,沈浸在昨夜疯

狂的回味中。

「你这小婊子,呵呵呵」我淫笑着道,「看来你只有被五个男人轮奸,才能

获得最大的满足。真是的!看起来我还真是有远见,你真的适合当婊子。」

「我是小婊子,你不就是老鸨了,嘻嘻!」妻子也笑道。

「是是是,我是老鸨,你是小婊子。行了吧!」

妻子甩手打了我的屁股一把。

「那?痛吗?」我爱怜地问。

「嗯,有一点胀,但是不疼。可他们轮奸我,老公你为什麽不救我?」妻子

轻抚着自己的阴户。「下身到现在还在胀胀的,不过挺舒服的。」

我说:「救你,你还能这麽舒服吗?」

我跪在她的跟前,一头便紮进她的胯下。

「好香啊……」我深吸了一口气,闭目陶醉地道。

「一大早就不正经!」妻子浪笑着抚着我的脑袋答道,羞怯地要夹紧双腿,

却被我强力地扒开。

妻子的双腿张开後,乾净的阴阜呈现出粉色,而本被夹紧的湿润的阴唇此时

象舌头一样吐露出来,红得可爱极了。

妻子笑着道:「嘻嘻,我上一下卫生间。」说罢,妻子起身下床。

没想到刚下床走两步,夸张的事情竟发生了--从她的阴道?竟然流出好多

的淫液。有些还没化开,仍是白稠状的精液,有些还是泡沫状的,又像是被倾倒

的牛奶一样--一时间,室内弥漫着一股精液的腥骚气味。

「啊--哈哈哈……」我大笑起来,「怪不得你胀,那麽多精液,呵呵」

妻子也想不到一夜的时间竟没流完,自己躺的地方、屁股下的床单早已湿透

了,而自己的阴道?竟还装了这麽多精液,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麽,只好傻站着

傻笑,然後才开门去卫生间。

我躺在床上,一边想像着妻子昨天晚上被肏得模样,一边撸着自己开始变硬

的阴茎。心?暗想等妻子一回来,我马上就肏肏她那被五个男人肏过的小嫩屄。

虽然是中午了,但是我的头脑还有些迷糊,於是我坐起来,靠在床背上,从床头

橱上摸起香烟,开始抽烟。等我抽完了烟,妻子居然还没回来。

怎麽回事?我纳闷地起身穿上拖鞋,向门外走去。

客厅?没有人呀?

我更加疑惑,於是我向客厅一侧的洗手间走去。这时候,我忽然听见一阵仿

佛被极力压抑的声音,从洗手间紧闭着的房门後隐约地传出来。我忽然想起昨天

还有三个男人没回去呢!他们到哪里去了?莫非?

我现在终於知道了,洗手间?正有一出绝佳的好戏正在上演。

我轻手轻脚地走到洗手间外,轻轻推开一条门缝,从门缝?往?面看去。缝

很细,但是刚刚可以看见三个男人围在赤条条的妻子四周,妻子正跪在地下,三

个男人的鸡巴都翘起老高,对着妻子的嘴巴,妻子正挨着个儿地把那三根鸡巴轮

流含在嘴?,好象很起劲的样子在吸吮着。那些翘起的阴茎、那硕大的龟头上,

正在流下一丝丝不知道是妻子的口水,还是那些家夥们分泌出来的脏东西。

他妈的!每次我要她口交她都很不愿意,和别人就这麽起劲!

令人惊讶的是,其中居然还有那个肮脏不堪的老头子!他正从妻子口中拔出

整条被吸得发亮的阴茎,用紫色的大龟头在她那光滑而细腻的红唇上顺时间地研

磨着。他一边扶着阴茎在她的舌头上拍打着,发出「啪……啪……」的声音,一

边说:「臊婊子,鸡巴好吃吗?」

「嗯……喔……」含着老头子鸡巴的妻子发出含混不清的淫秽的哼声。

「不要害怕,很乾净的,替我好好服侍它,这是做臊屄的基本功!」

妻子委屈地点点头,闭上了眼,表现完全顺服的姿态。

妻子用手抓住老头子阴茎的根部,往她那俏丽的脸庞不断地摩擦,灵巧的舌

头像蛇一般在他的阴茎上旋转着。一会儿,她又由阴茎往下舔弄,进而含住老头

子的睾丸,时左、时右的吸进吸出,长长睫毛下的美目似有似无地望着老头子,

口中不断分泌出黏液,将老头子原本胀满的紫色龟头舔弄地更加光亮。

外面的我又急又怕,天哪,这样的东西也要放进口去?

她紧闭眼睛,流出泪水,小嘴被撑开着,嘴唇一张、一翕。那老头将阳具放

入她的口中,按着头往?塞。阳具在美人儿的嘴?深进浅出,我妻子双目紧闭,

双颊绯红,泪流满面,刺激着那老头的性欲愈发高涨,让阴茎在这樱桃小嘴中搅

动,那香舌的抗拒反成了舔磨,快感阵阵。

老头子长长的阴茎不客气地戳入咽喉,顶得妻子痛苦地皱起双眉,双手反射

性地想要把他推开。该死的老头子紧紧地抓住她的头不让她逃开,还奋力地在?

面猛顶猛转。这时我妻子已经叫不出声,只能发出溺水般的咕噜声,伴随着唾液

无法控制地流出嘴角。

这恐怕是她经历过的最痛苦的口交了,我心疼地想道,就连我在最疯狂、最

淫虐的时候也不曾这样插过她的喉咙。我心?一阵醋意,暗想什麽时候也让她这

样帮我做。

这时,老头子总算将阴茎略略抽出,开始和胖子一前、一後在我妻子身上的

两张嘴?抽送。尽管两人颇有默契,老头子的鸡巴仍然常常跳出她的嘴,每次他

都迅速有力地将性器插回她的喉咙。久而久之,大概是为了避免他的粗暴动作,

妻子竟然会主动握起它塞回自己嘴?,嘴上的动作也从一开始的单调被动渐渐有

花样起来。

後面的胖子也明显感到了妻子的变化,哈哈大笑道,「嘿,这小臊屄来劲儿

了!」

我心?一阵酸楚,只好安慰自己那是女性正常的生理反应、自我保护的自然

机制。

妻子不知是不是被说得生出了羞耻之心,象徵性地扭动着逃避了几下,结果

只换来了两人加倍的粗暴和奚落。

没多久,瘦高个发话了:「喂!我说,咱俩换换吧,我想肏肏这个臊屄。」

胖子有些不请愿地嗯了一声,狠狠地插了几下,才把鸡巴一下子抽了出来。

我听到妻子叫了一声,没有解脱的喜悦,似乎倒有几分空虚的失落。

两人交换位置时,妻子仍然保持着弯腰撅臀的姿势,完全一副认命的样子。

早已蓄势待发的瘦高个随即插入,发出满足的吐气声。这时候,老头子几乎就要

在妻子的嘴巴?射精了,他连忙拔出鸡巴,而胖子则将一股不满统统发泄在我妻

子身上,握着沾满淫水的阴茎,恶狠狠地道:「臊屄,这上面都是你的水!帮我

舔乾净!」

妻子哀怨地瞅了他一眼,顺从地从他的阳具底部舔起,甚至在胖子没有特别

要求的情况下主动吮舔起他的睾丸。虽然没看见胖子的表情,我能想像到他脑子

?的惊讶和爽劲,以至於他连嘲弄的话都没说出口。

瘦高个那边也不赖,他的工具比胖子更胜一筹,而且动的时候没有肚子在那

儿挡着,因此能比胖子入得更深。敏感的妻子明显感受到了区别,逐渐被撞碎了

心?的武装,从一开始有节制的闷哼声,变成随心所欲地叫起来。在门外,我甚

至能听到那一阵阵的淫水在抽动时发出的叽呱声。

她动情了!在被几乎是强暴的情况下有了强烈的性快感,并不顾羞耻地展现

在这些坏人面前!

我愤怒地看着这一切,感到自己需要发泄的迫切,不由掏出了已被禁锢太久

的鸡巴,打起手枪来。一边看着他们在眼前强暴着我娇嫩的妻子,不,是奸淫,

配合着他们的妻子一边手淫,我在强烈的罪恶感中体会到那无法言传的邪恶的超

级快感,让我感觉同时身处人生的深谷和顶峰。

胖子不一会儿就加快了速度,大大的肚子时时撞在妻子的脸上,突然一声低

吼,身体停顿了足有几秒钟,像是在绝顶高潮的瞬间无法挪动分毫。妻子眉头紧

皱,看来胖子放得不少。他腿肚子微微抖动着又缓缓地动了几下,似乎全身的力

气都已离己而去,此刻再难以支持他臃肿的身躯。他一跤坐倒在地,呼哧呼哧地

喘着,连我妻子将那粘稠的混合物吐在地上的举动似乎也没注意。

这时,妻子摆脱了胖子的纠缠,全神关注地被瘦高个干着。她一手支着坐便

器,一手撑着绷直的美腿,披肩秀发此刻乱作一团,放纵地随着他的抽插,翻滚

舞动着,如同她喉咙?淫叫的音调。

瘦高个干得满头大汗,骂道:「爽不爽,臊屄!我比你老公怎麽样?」

我妻子充耳不闻,不予回应,我却想像着她心?的回答究竟是什麽。一想到

可能她真的觉得那个男人比我强,我就感到异常兴奋。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可

是我真的很想和他们一起来,好在他们没让我等太久。

瘦高个逐渐加快了抽插频率和强度,我妻子也叫得更起劲来鼓励他,很快,

那赤裸的两人的动作就达到了令人目眩的地步,他忽然叫了一声道:「我要射在

?面!」

那一声喊终於让我忍无可忍,一个冷战,精液射出一米开外。而在妻子越发

高昂的喊叫中,他也终於喷发了。他高潮时丝毫不停,动作仍然很有力,一下下

地将她顶在高潮的最高峰。我望着那次次的撞击,有节奏地伴着自己一股股的喷

射,刚才所有的愤怒刺激也得到了阵阵无比的发泄。

这是个什麽样的景象啊,我在远处漂浮的道德感悲号着,这怪异的五人组,

同时漂浮在邪恶高潮的云端,每个男女的心?,都有着如此阴暗的思想和快乐。

只见他们干了一会儿之後,又改变了姿势,把妻子拉起来,让她两手放在座

便器上,屁股翘起来,丰满又浑圆的臀部赤裸着、完整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摸

捏着妻子雪白的屁股,又用两手把她的两瓣屁股分开,仔细玩弄妻子的肛门。妻

子翘起两瓣饱满的屁股,那雪白汗湿的屁股呈现出完美无缺的弧线,男人们粗大

的手指,尽情地揉弄着她的屁股,时常把那丰满圆润的屁股捏得变了形状。

那个可恶的老头子对其他两人男人说:「兄弟们,我先来吧!」

於是,那两个男人就站在一旁观看起来。老头子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好象在

这方面体力超强,只见他的腰部用力向前压迫妻子丰满柔软的屁股,硬梆梆的阴

茎开始挤在妻子的屁股沟?,上下、左右的蠕动,可以感觉到妻子屁股上的嫩肉

被他弄的左右分开。

男人的双手向前探放在妻子的腰上,用力地抱住她的腰,随即晃动腰部,下

腹紧紧贴在她的屁股上,早已血脉贲张的鸡巴抵住了妻子的菊花蕾,那?早已被

淫液滑得一塌糊涂,男人腰一沈,稍一用力,挤开了紧缩的肛门的括约肌,直挺

挺地向肛门内插进!

「啊……不要!」妻子痛苦万分地惨叫起来,「不要……不要啊……那?不

行啊……」

妻子惊恐地全身颤抖,微弱无力地哀叫。清纯的她,根本无法想像肛交这回

事。疼痛使得她的屁股极力向前躲避,一下子挣脱了老头子坚挺的阴茎!

「臊婊子!还想逃吗?兄弟们,快把她按住,我得好好肏肏她的屁眼儿!」

老头子叫起来。

其他两个男人立即上前按住妻子的头跟手,把她整个按在座便器上,妻子的

脸蛋儿几乎就要紮进便池中的水?了。她叫着,但是却发不出声音。老头子试图

用妻子阴部的爱液弄湿润她的肛门,不过,妻子紧缩的肛门还是不曾松开,而他

用龟头摩擦了二、三分钟妻子的下体之後,也逐渐失去了耐心。他忽然用两手捏

住妻子的屁股,用力向左右两边扒开。

妻子感到娇嫩的肛门一阵疼痛,肛门便紧缩起来。妻子也倏然警觉到了他的

意图,她急促地想要让自己的屁股躲开老头子的阴茎,但是老头子就那样用龟头

在她的肛门周围来回逡巡,妻慢慢地放松了警惕,肛门重新松弛下来。

就在那不经意的霎那间,老头子那等待多时的龟头一下子趁虚而入,而就在

他的龟头要猛插而入的瞬间,只是业已插入一半的龟头,让她已经来不及完全把

它抵挡住。她湿热而滑腻的肛门业已难以被那热腾腾的阴茎完全插入,老头子擡

高她的屁股,「噗滋」一声,从背後狠狠插入她又紧又窄的直肠。

妻子当场疼得屁股猛缩,但她这一闪躲,反而让自己的肛门夹得男人的阴茎

更紧,老头子爽得连脊椎骨都酥了开来,只听他畅快地长哼了一声说:「喔──

噢──真爽!」

妻子虽然听到了他的声音,但也一样惊慑在方才老头子那一插的强烈震撼之

中,她浑身滚烫、从肛门深处奔窜而出的兴奋!

「呜……好疼啊……好粗……你的东西好粗啊……」

妻子的屁股死命向後挤着老头子的阴茎,丰满的屁股疼得直打颤。她的肛门

被他粗大的阴茎撑开,肛门周围的嫩肉都隆了起来。

我看得心狂跳,我从来没有碰过妻子的肛门,现在竟然被这些男人提前开发

了!

那老头子每次都会把鸡巴完全抽出来,再大力直插到底,我真担心妻子的娇

嫩的肛门会不会给他肏破。

妻子不断地惨叫,连眼泪都挤了出来。但是随後她却感到下体传来一阵颤栗

的兴奋,夹着老头子越来越快、越来越粗暴的猛烈抽动的阴茎的肛门,一阵阵缩

紧,一股奇异的酥麻沿着脊椎直冲上头顶,妻更用力夹紧屁股,让下体肌肉尽情

缩放,在最後的时刻,她停下蠕动的腰肢,尽情感受着。

老头子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射精了!他将灼热的岩浆恣情地喷灌进妻子

的直肠,一阵灼热。妻子身子颤抖着,发出了竭力掩饰的呻吟声,在男性持续而

有力的喷射中,妻子甚至感到类似绝望般的快感。

喷射过後,男人身体的反应下去了,他无比惬意地将粘腻的器官从尚未停止

抽搐的妻子身体深处抽离出去。当他抽出阴茎时,我看到妻子的肛门被干开了一

个洞,幸好慢慢又再紧闭起来。

这时,第二个男人又随後插入那湿漉漉张开的粉红颜色的肛门。她顺从地翘

起了屁股,那?正渗流出黄、白交杂的体液……

男人一会儿用手扶着妻子的腰,一会又向前倾下身子,双手抚摸着妻子的乳

房。也许是妻子感受到了肛交的快乐,随着男人加快了前後摆动的速度和力度,

妻子开始大声叫唤。随着男人大幅度地努力冲刺,她绷紧了全身,慢慢昂起头,

开始不可抑制的颤动,喉咙?发出满足的呻吟声。

我知道,她的高潮再次来了!

男人用双手固定住她的屁股,开始更加猛烈地前、後抽动臀部。她的上半身

无力地趴在座便器上,高高翘起的臀部顽强地回应着男人的进攻!

10分钟後,男人突然用力抽动起来,快速而猛烈的抽动。她不再呻吟,双

手紧抓住座便器的边沿,身体绷紧,承受他的进攻。很快,男人就忍不住了,深

深地插在妻子的身体?,颤抖着射了出来。

第三个男人再度插入妻子的肛门……

妻子在他们手中,就像一只赤裸而完全驯服的羔羊,任由他们一次又一次地

挑起原始的反应,然後完全接受他们的灌溉,於羞痛中又夹杂高度的性兴奋,心

情难以名状,只能任其所为。很快的,她因无法克制长时间强烈性刺激带来的肉

体反应,在痛苦中产生极度快感,阴道猛烈收缩,迷人的裸体痉挛着,以至又一

次达到性高潮而几乎快要昏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