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王萍虽然是个女孩,但自小就喜欢出风头,权力欲特强。

小学时为了竞选班长,她和男同学打得头破血流;中学时为了争社团干部,她不惜让对手摸她的小屄、小奶,以换取对手自动退让;到了大学,她手段可更高了。

她充分利用自己的美色,引诱教授,情挑党团干部,结果毕业时成绩果然全校第一,并且获得特殊待遇,优先分发中央机关服务。

如今机关接获指示,要推荐年轻有潜力的干部加以培训,她得知消息,立即使出浑身解数积极争取,谁知领导孙大炮素有怪癖,对年轻貌美的她,竟丝毫不假辞色。

孙大炮看着刻意坦胸露腿,卖弄风骚的王萍,心中可真是倒足胃口。

老实说,王萍年轻貌美,身材惹火,长得还挺漂亮,但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行事风格,却让老於此道的孙大炮兴趣缺缺。

他玩女人一向自己挑选,主动送上门的,他可从不稀罕。

况且要激发他强烈的肉欲,唯有成熟美貌的已婚妇人,像王萍这种二十出头的嫩货,他根本就毫无性趣。

“呵呵~王萍啊!你可一点也不像你妈啊!”

“啊!主任,您和我妈很熟吗?那您可要多关照啊!”

孙大炮拿起一堆人事资料,嗯嗯啊啊的道:“你的条件虽然符合,但毕竟到职还不满半年…你看看,各级长官的推荐信这麽多……我要是将你报上去……呵呵…还不知要惹出多少闲话呢!…嗯…我和你妈是老同事…这件事…我看…还是让你妈来跟我谈吧!”

权利熏心的王萍,满脑子都是如何平步青云,孙大炮对她不假辞色,实是令她大受挫折,如今听孙大炮这麽说,她不禁心中一动。

她心想:“听他的口气,好像和妈妈很熟……哼!传言果然不假…这孙大炮喜欢啃老草…嘻嘻…妈妈虽说年已四十,但模样还是挺标致的,看来孙大炮对妈妈很有意思…说不定过去他俩就有过一手…嗯…我不如回家,找妈妈想想办法!”

她下班回去跟妈妈雅云一说,雅云皱起眉头道:“唉!那个孙大炮啊!…妈是认识…不过…这家夥是个有名的色鬼,妈去找他,恐怕不太妥当吧?”

王萍一听,连忙央求道:“妈!这一推荐上去,前途就打了包票,否则在单位里死熬活熬,那要熬到那一天啊!妈!你就替我想想办法吧!”

雅云叹口气道:“唉!你年轻不懂事,这个人惹不起啊!…过去…他就想打妈妈主意…妈去找他…岂不是羊入虎口?况且以妈的年纪身份…再去低声下气的求他…那不是羞死啦?”

雅云边说,脑海中边浮现出孙大炮那瘦削猥亵的形象,想到过去他下流低级的挑逗,雅云浑身不禁起了鸡皮疙瘩。

其实孙大炮的为人,王萍早已打听清楚,这孙大炮不但性好渔色,并且还有怪癖。

他对年轻小姐毫无兴趣,却专门喜欢勾搭成熟貌美的已婚妇人,若非如此,王萍早就和他搞上了,那里还需要央求妈妈出面呢?

据说孙大炮之所以喜欢已婚妇人,是因为他有根特大号的巨屌,老喜欢和别人的老公比大小。

每当妇人被他搞得要死要活时,他就会兴奋的问道:“怎麽样?舒服吧?你老公的家夥没我大吧?”

由於他那玩意确实厉害,因此妇人在尝到滋味後,不但不愿声张,有些反而还主动送上门去。

就因为他有这项特长,所以才博得孙大炮这个一语双关的外号。

“妈,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你怕他什麽?了不起让他吃吃豆腐,有什麽大不了嘛!妈,你就帮帮我嘛!”

雅云见女儿不知好歹,话又说得下流露骨,不禁脸色一沈,怒道:“你这是什麽话?哼!书都读到那去了?…自私自利…连妈妈都能出卖…你先去问问你爸…看他肯不肯!”

王萍嘻皮笑脸,无所谓的道:“妈!你不要为难我嘛!爸爸在大庆油田,两三个月才回来一趟,我就是真想问他,也得等他回来嘛!”

面对厚颜无耻的女儿,雅云脸色惨白,几乎气晕了过去。

王萍瞧着雅云怒气冲冲,清丽脱俗的面庞,心中不禁暗揣:“妈妈真是丽质天生,都已经四十岁了,还一点也不显老!嗯…只要妈妈肯出面,这件事肯定马到成功。”

她死缠活赖的磨了老半天,雅云虽说气恼,但到底爱女心切。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唉…你这个讨债鬼啊!…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雅云的个性和女儿王萍截然不同,她老实本份,洁身自爱,素来不喜与人东拉西扯。

由於她面貌姣好,皮肤白晢,体态丰腴,外型亮丽,因此经常惹来一些非份的觊觎。

尤其是某些作风不正的领导,更是利用权势威胁利诱,老想哄她上床。

不过她始终坚持原则,不肯屈身相就,因此她虽然升迁屡受影响,但终究还能保持清白之身。

女儿王萍要死要活,非逼着她去找孙大炮说项,她耐不住纠缠,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雅云薄施脂粉,精心打扮,看起来真是雍容华贵,仪态万千。

当她走进孙大炮办公室时,孙大炮目瞪口呆,竟然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他猛地站起身来,色眯眯的殷勤出声招呼。

“哎呀!是李书记啊!什麽风把你这大美人吹来啊?欢迎~欢迎!”

“嗨!孙主任!你真是官越大,嘴越甜啊!我都四十了,还什麽大美人啊?”

雅云端庄大方,轻言浅笑,举手投足尽是成熟妩媚。

孙大炮只觉下体一热,骨髓似乎都沸腾了起来,当下慌忙伸手朝谢谢上一让,说道:“来!李书记,咱们坐下再谈,坐下再谈……”

雅云莲步轻移,朝谢谢上一坐,那双修长丰腴,均匀圆润,穿着浅灰色透明丝袜的美腿,立即对孙大炮形成不可抗拒的诱惑。

孙大炮色眼溜溜,极尽目力向雅云股奥之间窥探,但雅云两腿交叠,坐姿端正,除了裙下珠圆玉润的小腿外,其余曼妙之处却硬是朦胧难窥。

但越是如此,孙大炮越是心痒难耐,他那根巨屌哆嗦着逐渐奋起,色眯眯的眼神也更形猥亵。

一阵无关痛痒的寒暄後,雅云开始切入正题,孙大炮不着边际的敷衍,心中却暗自窃喜:“哼!既然你有求於我,呵呵~看你待会还能端什麽架子?”

“李书记,现在快下班了,咱们先去吃个便饭,再慢慢谈吧!”

孙大炮似乎是这家日本料理店的常客,老板特别为他准备了一间雅房。

进了房间,孙大炮脱了鞋,宽下外套,在塌塌米上舒服的盘腿一坐,雅云见状不觉深感为难。

自己身着窄裙,要是盘腿一坐,那裙下春光不是一览无遗?

她思索着脱下短大衣,心想:“没办法只好用大衣盖住腿罗!”

谁知孙大炮竟殷勤的接过短大衣,顺手就挂在身後的衣架上,雅云一时不知所措,只好用手撑着塌塌米,曲着腿斜依着坐下。

这姿势既尴尬,又难以持久,孙大炮见状不禁笑道:“李书记!这麽着你不累啊?要不你学日本女人,跪着吧!”

雅云心想:“没跪习惯,同样无法持久,……嗯…反正自己裙下还有裤袜、内裤,又不是光着的…”

便也羞涩的盘腿坐了下来。

浅灰色的透明丝袜,更衬托出雅云双腿的圆润丰腴,孙大炮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雅云腿裆,窥视她裹着白色三角裤,微微隆起的阴户。

那儿沟壑分明,丰满成熟,正是他大屌最向往的地方。

灌了几杯酒後,孙大炮逐渐兴奋起来,他往雅云身旁紧挨,开始动手动脚乱吃豆腐;雅云有求於他,只能东闪西躲强颜欢笑。

“唉!孙主任,你手还真忙啊?歇一会,再乾一杯嘛!……唉呀…你怎麽这样……讨厌啦……”

孙大炮在雅云挺耸的大奶上捏了一把,笑道:“呵呵~李书记,你真是怎麽看都好…生气有生气的美…害羞有害羞的俏…唉!你那个宝贝女儿啊……比起你来…可真是差得远罗!”

雅云原本气得要翻脸,但听他提到女儿,那股气却又萎了下去。

“孙主任,王萍的事,你可一定要帮忙啊!”

孙大炮仰头喝了杯酒,暧昧的道:“李书记,我说句实话,你听了可别难过。你女儿为这事已找我好几次了…呵呵…她还主动投怀送抱……不过…我可没碰她一根汗毛。咱们是老同事,你也知道我的毛病……呵呵…我可是想你好久啦…嘿嘿…只要你答应我…王萍这事我可以拍胸脯,打包票…嗯…你怎麽说啊?”

雅云一听,整个人全蒙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竟然会无耻到这种地步。

她颤声问道:“你…你说王萍…主动找你……可是真的?”

孙大炮叹口气道:“李书记,现在的年轻人,可不比我们那时啊!他们在家全是宝,出门就乱搞…像王萍起码还知道力争上游,还算是有手段的佼佼者啦…呵呵…我看过她大学考核资料,简直是无懈可及,就像是她自己写的一样…嘿嘿…由此可见,她干这档子事,绝对不是第一回啊!”

他边说边伸手搂住雅云,雅云痛心疾首,心乱如麻,根本失去应有的戒心,她低着头只是发愣,对孙大炮抚摸大腿的淫手,竟似毫无所觉。

雅云的大腿柔嫩光滑,孙大炮一摸之下欲火狂飙,他缓缓将雅云放倒在塌塌米上,手掌迅速熟练的探入窄裙,一把便摀住雅云的阴户。

雅云猛地惊觉,慌忙奋力挣扎,但孙大炮左手兜住她的脖颈,一翻身已压在她身上。

充满酒臭的大嘴,强吻上她的芳唇,摀住阴户的淫手,隔着内裤拨弄她成熟的蜜穴。

一阵混乱纠缠,雅云『啪』的一巴掌,狠狠打了孙大炮一记。

孙大炮摀着脸放开雅云,笑嘻嘻的道:“对不起啊!李书记,我喝多了,你这一巴掌,可把我打醒了!”

雅云惊魂未定的喘着气,也不知该说些什麽。

此时孙大炮面容一整,说道:“李书记,咱们是老同事,我就有话直说。我很想得到你,但我可不愿对你用强……为了对我方才的行为致歉,王萍的事我就破例答应下来…不过……呵呵…你总要稍微表示表示嘛!”

雅云闻言,真是又喜又惊。

喜的是女儿的事已经有了着落,惊的是孙大炮不知要自己如何表示?

她狐疑的问道:“孙主任,你要我…怎麽表示呢?”

孙大炮将裤子一脱,掏出那威名远播的超级『大炮』,哈哈笑道:“你放心,我不会污了你的身子,我只要你握着我的大炮,替我套弄套弄…怎麽样?不过份吧?”

孙大炮那大屌半软半硬,尚未完全勃起,但已是规模宏大,尺寸惊人。

雅云看得目瞪口呆,心中惊道:“我的妈啊!怎麽会这麽大?简直是根特大号的茄子嘛!”

孙大炮见雅云惊讶的模样,不禁得意的道:“怎麽样?李书记,长见识了吧?呵呵…被我这宝贝捅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呵呵…还没那个不满意的…李书记…我老实告诉你…能享受到我的大炮…那可是身为女人最大的福气…呵呵…你不相信是吧?”

雅云窘的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道:“你说真的?…我只要…用手…替你…套一套…你就肯…办成王萍那事?”

孙大炮呵呵笑道:“当然是真的!除非你主动想尝尝我的大炮…呵呵…那就另当别论啦!”

雅云简直羞死了,她伸出颤抖的手,畏畏缩缩的握住那根超级『大炮』。

大炮在她柔嫩的手掌碰触下,猛地昂起头来,雅云晕生双颊,不由心头一栗。

“唉呀!不行!万一服务生进来看到,那怎麽办啊?”

“你放心,没我的招呼,服务生绝不会进来…呵呵…我在这里,起码已弄过二三十次啦!”

雅云虽已结婚生女,但因夫妻聚少离多,这方面的经验实在不多。她笨拙的套弄着那粗大的肉棒,心中除羞怯耻辱外,却又夹杂着一种异样的好奇。肉棒坚挺了起来,就像刚出炉的火热大肉肠,肉肠不断在她手中抽搐勃动,使她心房为之颤抖。

“李书记,你那儿让我看看好不好?光这麽弄,我出不来啊!”

雅云一听,心头又是一阵砰砰乱跳。单纯的她心想:“孙大炮只要我用手套弄,这已是强盗发了善心…难得了…现在他出不来,要看我那儿…助兴…这…也在情理之中…”

她只想尽快结束这场饭局,於是两手默默伸入裙内,向下一拉一拽,那浅灰色的裤袜连同白色的三角裤,便一起褪了下来。

雅云嫩白微隆的小腹滑腻如脂,下方蔓延着茂密的阴毛,阴毛呈倒三角形均匀分布,延伸至鲜美樱红的肉缝处嘎然而止。

雪白的肌肤、乌黑的阴毛、嫩红的肉缝,三者相映成趣,更衬托出雅云下体的成熟丰美。

“哇!李书记,你这肉缝怎麽合得这麽紧?多久没行房啦?…唉!…真鲜真嫩啊!…简直是暴殄天物嘛!…哈…我要是你老公啊…一定整天用大炮轰你…呵呵……包准你舒服死啦!”

孙大炮自言自语啧啧赞叹,雅云听得面红耳赤,心中不禁胡思乱想起来:“这孙大炮也是邪门!他怎麽知道我许久没行房呢?…他那个大的吓死人,要是真戳进自己那里…不知道…到底是什麽滋味呢?……”

雅云回到家还没进门,女儿王萍已急匆匆的迎了出来,她劈头就问:“妈!怎麽样?他答应了没有?”

雅云对这个女儿可真是失望透顶,当下没好气的答道:“把妈卖了,你高兴了吧?”

王萍见母亲气呼呼的模样,不知事情到底办妥了没有,便又心急的跟着追问。

雅云不理她,自顾自的脱鞋宽衣,随即便进入浴室。

王萍见状嘻嘻笑着,跟进浴室。

她暧昧的道:“妈!事情成了对不对?嘻嘻……”

雅云怒道:“你发什麽癫?妈要洗澡,你进来干什麽?”

王萍贼兮兮的看着雅云,突然冒出一句:“妈!你跟他作了…对不对?”

雅云简直气疯了,她擡手一巴掌就打了过去,王萍机灵的一闪,叫道:“妈!你干嘛打人吗?我又不会告诉爸爸!”

雅云崩溃了,她瘫坐在地上,哀哀哭了起来。

“…呜…你还是个人吗…我怎麽会…生出你这种女儿……呜…呜…你出去……出去啊…呜…”

王萍嘟着嘴,殃殃的走出浴室,心中嘀咕道:“妈真是想不开,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就算被孙大炮弄一下…又怎麽样?……也不会少块肉…嗯…我看事情大概办成了…否则妈也不会这样……嘻嘻…赶明儿…我问孙大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