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岛

贝蒂兴奋地望着眼前的像白纱布一样的沙滩和後面绿翡翠一样的灌木,棕榈树叶的婆莎令她心醉。她非常得意自己能选择这样一个新的地方带着她的队员们来这?进行夏季的舞蹈营训练。

贝蒂是夏季舞蹈营的教练。她的公司每年都送宣传广告给全国每一家公私立高中,为它们提供夏季舞蹈营,训练学校的啦啦队。云思顿私立女子高中的啦啦队是全国有名的,她们的七层叠罗汉和波浪飞踢腿无敌全国,就是因为她们每年的夏季都来夏季舞蹈营训练,现在已经是第七年了。通常,夏季舞蹈营都设在大岛,但因为她们公司的名气大了,参加的学校也越来越多,於是总部就决定在离岛设立营地,一则有更多的地方训练,二则也比较清静,队员可以比较专心地训练。

快乐岛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这?有一系列的小洋房,已经十几年没有人住过了。舞蹈营公司把这个岛买下来的时候,洋房是附送的。这?的供水系统和一切设施都是现代化的,两个小型码头都可以停泊大岛来的补给船或者是大游艇。後勤人员已经先行住在?面了,远远地可以看到炊烟昇起——今天中午的午餐已经准备好了,烤肉汉堡和中国沙拉,还有大岛的特产矿泉水和棕榈果椰奶,想到都令人垂涎欲滴。

在她的身後,二十个高中少女嘻嘻哈哈地谈笑着,背着或手?面拿着体操袋,踩着幼细的白沙,向棕榈掩映的那从白洋房走去。

啦啦队员们分配了房间之後,便向她们各自的房间走去,她们两个人一间房,而贝蒂是一个人一个套间。她放下行李,便脱掉身上半截的短袖衬衣和牛仔短裤,拿起一套内衣,走进浴室。

十八岁的贝蒂已经是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了,她的主修是表演艺术。从初中开始她就是啦啦队员,一直到大学都保持着啦啦队的活动,专业的训练加上多年的经验,使她成为舞蹈营新请的教练中突出的一个。她的身体修长,34C的双乳结实地隆起,长长的腰臀曲线,伸展到她那一双似乎没有尽头的长腿,略显褐色的身体显出阳光的健康,一头褐色的波浪长发,即使是经常游泳,也没有显出一点残缺和分叉。水流顺着她的粉红色的乳头带着沐浴液慢慢地向下流过她双腿之间那三角的一丛褐色的小草,她是一个喜欢整洁的少女,比基尼线修得非常洁净,而且连阴毛都修得非常整齐而不杂乱的,她闭着眼睛,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本杰明坐在一号码头的了望木台上,百无聊赖地盯着波光艳澦的蓝色大海和反射着耀眼光芒的白色沙滩。他和蓝道是这个码头的安全警卫,另一个码头的安全警卫是琼和蓓儿。他的工作比较轻松,除了一些钓鱼钓昏了头的度假小渔船或者想找一个浪漫的小岛做爱的游艇主以外,没有人会闯到这个小岛来,毕竟她偏离主航道,而且本地人都知道小岛刚刚易手的新闻。

再过五分钟,午餐就要送来了,下午下班的时候大概可以在经过操场的时候欣赏一下新来的啦啦队的姑娘们训练,据说这些女孩身材都挺不错的。想到这?,他不由得微笑了。

下面,传来了熟悉的电瓶车的声音,一个粗大的嗓门在叫:「老本,开饭了!」他不用看就知道是後勤组?面唯一的男性--清洁夫阿索。

阿索是一个长得五短身材,皮肤黝黑的菲律宾人,他每天都喜欢跟老本和蓝道在一起吃午饭,然後点上一枝雪茄,粗野地谈论营地?面的女人。本杰明挣扎着擡起他那二百四十磅的身体,裂开大嘴笑道:「妈的,阿索,怎麽今天这麽早?」从木台走下来,才看见阿索的车上面坐着一个漂亮得令人目炫的金发少女,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少女背心装,露出一截可爱的小蛮腰,下面穿一条白色的西装短裤,洁白结实的两条长腿,一条腿伸直而另一条腿优雅地弯曲,很巧妙地遮挡着任何可能走光的角度,正笑咪咪地看着他。而在阿索身边,是一个比较矮一点的栗色长发的少女,穿着一件白色的半截女衬衣,在腰部的前面打了一个松松的蝴蝶结,也是穿一条西装短裤,正搭着阿索的肩膀,给他打胜利的V字手势。

本杰明愣了一下,「嘿,阿索,艳遇呀?哪儿找来这两个美女呀?

阿索缩了一下肩膀,用浓重的菲律宾口音说:「林达和马莉是刚到的云思顿高中啦啦队的,她们想看看小岛的安全警卫是不是很酷。」两个少女都做出迷人的笑脸,跟他打招呼。本杰明笑得嘴都合不上,美女真是一道风景,他妈的,他想着,裂开大嘴说,「欢迎欢迎!小姐们,上面还有一位帅哥呢!蓝道!别看你的武侠小说啦,先下来看看这两位美女小姐吧!」

身高六尺,肌肉发达,戴着一顶海军陆战队帽子的蓝道出现在了望台的出口,他戴着一副墨镜,紧绷的有棱有角的脸上面没有什麽表情。他冷冷地对下面的两个少女打了一下招呼,开始步下梯级。林达和马莉兴奋地尖叫了一声:「哇!好酷呀!帅哥呀!」

蓝道不经意地扭头看一看码头,对本杰明说:「有一条游艇靠在那?,去看看是怎麽回事。」

这时大家都看见游艇靠在那?,门打开了。本杰明很不情愿地嘟哝一声:

「又不知道是哪个大款,闲极无聊,不知道这是私人岛屿吗?小姐们稍待,我去去就来!」他挪动着笨重的身躯,朝游艇走去。

本杰明看到两个人已经走在沙滩上面,向他这边走来,游艇门口又出现了几个人。向他走来的是两个棕色皮肤的女郎,穿着深绿色的半截衬衣,很短的深绿色短裤,腰上的皮带有一串子弹袋,而身上也斜挎着一串子弹袋,她们的手?面都拿着一枝MAC-10。

本杰明心想,「妈的!玩野战游戏怎麽玩到我们这?来了?」他向那两个女郎喊:「嘿!你们是哪?的?这?是私人岛屿,不可以在这?玩野战游戏的!回去吧!」那两个女郎似乎没有听见他在说什麽,继续往前走,而游艇又下来三个同样打扮的女郎,开始向他这个方向走来。

本杰明发火了,他拔出手枪,作出瞄准的姿势,「喂!停止!这?是私人……」他的话音未落,一个女郎突然伸直了她手上的MAC-10,「突突突!」几响,本杰明肥胖的胸口喷出了几股血柱,他倒退了两步,扔了枪,瞪着眼,无法相信眼前发生了什麽事情,便一头栽倒在沙滩上面了。

蓝道正跟阿索打招呼,突然听见奇怪的突突声音,他擡头一看,只见本杰明已经倒在沙滩上面,五、六个全副武装的女郎正小跑着向了望台这边跑来。

「恐怖份子!」他喊了一声,伸手摸枪,才发现枪还放在了望台上面,他回头对阿索说:「快开车跑!恐怖份子来了!」然後就飞跑上去拿枪。阿索吓得魂飞魄散,赶快爬上电瓶车,「逃命呀!」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但知道一定非常严重,赶忙拉着两个少女的手把她们拉上车,开车就走。才开出几步,他的後脑突然冒出了几股血柱,溅到离他最近的林达的白色短裤上面,吓得两个少女尖声大叫,阿索身体一侧,便倒向左边,电瓶车失去控制,翻倒了,午餐飞得满地都是。

两个少女在车子翻侧的一刹那飞身跳了下来,也亏她们经常的啦啦队跳跃训练,身手敏捷,但冲力也使她们一下子掉在沙石路上,爬不起来。了望台上面响起了半自动来复枪的响声,「啪!啪!啪!」正跑向了望台的女郎中有一个全身一挺,向後弯曲了身体,然後就栽倒在地上了。另一个捂着肩膀,滚倒在地上,看来没有打中要害。但另外几个手中的MAC-10都喷出了火焰,蓝道头一低,从台上面掉了下来,一动也不动了。

林达和马莉吓得浑身发抖,躲在翻侧的电瓶车後面,看到几个女郎冲上了了望台。马莉说:「完了,怎麽办呀?」林达说:「游艇没有人出来了,看来就这些恐怖份子,你在这?,我跑出去捡起她们的枪,把她们干掉!」

「你疯啦?弄不好你的命就没啦!」

「我们不可以在这?等死呀!」林达说完,像羚羊一样跃起,飞快地跑向沙滩,拉起刚才被打死的女郎的MAC-10,就回头冲向了望台。在梯口,刚好两个女郎准备下来,林达把枪一擡,「突突突突突!」火焰就喷向了这两个恐怖份子,那两个女郎虽然杀人不眨眼,但毕竟也是妙龄少女,冷不防胸脯和肚子一热,鲜血就突突地冒了出来,忍不住惨叫一声,就弯曲了身体,栽了下梯子。门口又出现了一个女郎,林达擡起枪,一扣扳机,只听见「卡卡」的声音,原来梭子?面的子弹已经给她打光了!

说时迟,那时快,在台上面的女郎已经扣动了扳机,「突突突!」「哎呀妈呀!」林达全身乱颤,子弹在她结实隆起的右乳头上一点,胸口中心和左乳上留下了三个红洞!穿着少女背心装的她,?面没有穿乳罩,子弹欢乐地钻穿她的乳房,穿透她的身体,再扑进沙滩上面,她全身发软,向後踉跄了几步,弯曲了长腿,扔了枪,便栽倒在沙滩上面了。三个恐怖份子冲下来,看见电瓶车後面有一个少女,举着双手,哭着说:「不!不要杀我呀!」

一个女郎举起枪,正要射,了望台上面出现了一个短发的女郎,「等等!」她的皮带上面是一枝手枪,看来是个头目。她慢慢走下来,对部下说,「把她带上去!」三个褐色皮肤的女郎把马莉拉了上了望台的房间。

在房间?面,只有一个单人床,旁边有一张书桌,桌上还放着蓝道刚才看的那本小说,而床的另一边是一个电台,墙上面贴着频道纸。

短发女郎对马莉说:「你是什麽人?」

马莉抽泣着说:「我…我是云思顿高中啦啦队来这?训练的……饶命呀!」

短发女郎扭开了电台,调好了频道,「跟她们说,你们在这?玩得很开心要晚一点回去!」

「基地!请讲!完了。」对方传出了一个女性的声音。

「我是马莉,阿索带我们到1号码头这?,我们玩得很开心!要晚一点回去……有恐怖份子呀!!马莉突然尖叫了一声。短发女郎一枪把电台的开关给打掉了。她阴沈着脸,死死盯了马莉一阵,才说:「想不到,哼哼,你还挺勇敢的!把她拉上床!」

两个女郎把马莉拖了上床。马莉心想,这回豁出去了,大不了是个死,这些都是女人,总不能把我给强奸了吧?她没有反抗,任由两个女郎把她的白色西装短裤脱了下来。她的?面是一条高分叉的蕾丝女三角裤,鼓鼓的阴阜和绷得紧紧的阴唇的轮廓都十分清楚地显现出来。两个女郎把她的双手用手铐固定在床架上面,然後把她的洁白修长的双腿拉直分开。

短发女郎对马莉说:「你一定在想,我总不会强奸你,因为我不是男人,对吧?嘻嘻!你还挺聪明的,大概你还从来没有享受过当女孩子的舒服吧?很快你就可以享受得到的了……」一边说,一边拔出手枪,用枪管的准星轻轻地磨擦马莉的阴唇中间。马莉又羞又怕,一阵阵羞涩和痒痒的难受。她流着眼泪红着脸,身体拼命想缩起来,但又无法做得到,只能够喃喃地哀泣:「不!请不要这样!不要……」

短发女郎把枪管集中在马莉阴唇中间偏上一点的部位,圆周地摩擦着,小声地说:「嘻嘻,不要害羞吗,谁还会比女人更了解女孩子呢?放松身体,享受舒服吧!」马莉只觉得一种从来都没有感觉过的,很特别的舒服从她的阴部弥漫向全身,带来一种非常羞臊的少女特有的性快美感,她忍不住张开了嘴呻吟。

短发女郎笑着说:「对啦,舒服吧?好啦,去吧!」她退後一步,枪管对准了马莉的阴唇中间,扣了两下扳机。「哎哟唷!」马莉惨叫一声,全身拱起,双腿也马上夹了起来,全身扭动着拼命挣扎,血尿从她消失了的阴蒂的部位和扩大了的女性尿道外口汨汨地流了出来,她的头左右乱甩,张大了口,呻吟着,淫叫着,然後是双腿蹬踢着抽搐,臀部底下的床垫立即染红了一片。

「回船。」短发女郎望了一眼还在床上面挣扎的少女,走出了了望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