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娘

梅雨季节,这城市的天气总是又湿又热,一不小心身上便会黏上了早已湿透的衣服,这感觉是扰人的、也是不舒服的。而今早、一如往常,我又被这湿黏的感觉给热醒来;虽然已经吹遍整晚的电扇、而身上也只穿了件背心,但起床後的我仍是身上黏呼呼地全身不畅快。

「啧,这到底是什麽鬼天气!?」我搔着头一脸无奈并且发着牢骚,这才又看了看自己的闹钟,时间指在了早上六点半。

离我上班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我习惯早一些起床、抓紧时间刷牙洗脸、或许再洗一个澡,然後这才会出门、并且顺道去买今天的早餐。

我今年28岁、单身、是个业务员,TOP级的保险业务员。六年前,在我22岁大学毕业的那年,我毅然决然地放弃攻读硕士班,而选择跟随我母亲的脚步进到了金融保险圈,直到现在六年後,我已经是个年薪超越百万俱乐部的业务主任。蒙我母亲所赐、我年纪轻轻地便承袭了她将近23年保险生涯中所经手的庞大客户群,这一大步让我比同期进公司的同事们都还来的幸运。毕竟保险业务这项工作真的没有想像中如此轻松、倘若没有足够的人脉、或者是没有胆敢开发新旧客户的实力,那麽想在这行业里头长久生存下去还当真是个天方夜谭。

所以说我很幸运,六年前一进到公司手上就握有我母亲转给我的两千多笔客户资料,再加上我本身长相条件不错、口条好、反应也快;所以打从我一进公司便被我们的区经理列为重点新人教育、经理的栽培又让我对保险业务这方面上手的更快;因此早在第一年,我的年薪便已来到了两百万。

而这...仅仅是第一年...

现在的我住在一个住宅区的大楼里,那是新盖好没满两年的大楼,大楼附近交通颇为便利、环境也很舒适,巷口转出去便有一座公园,公园旁走不到200公尺便是热闹的商家聚落;举凡吃的喝的用的全都无一不缺。而我也是相中这里的方便性,这才忍痛贷款了500多万买下这个精美的物件,想我存了五年多的钱,几乎全都砸在了这个属於自己的家;虽然心痛、但一看到我与设计师费尽心思沟通而装潢後的成品,那心痛的感觉便顿时消逝不见。毕竟,一个温馨的家、一个纾解压力的家,这能够带来的温暖是再多金钱都买不到的。

而这就是我,葛上威,一个个在我出社会後所经历过的女人、构成了这一段段的故事,却也让我成为了一个....荒唐的业务员...

梅雨季节,外头正哗啦啦地下着倾盆大雨,似乎老天的水龙头忘记关上似的,下个没停。我看着外头的天气,心想着今天要跑的客户行程貌似得因为这下不停的大雨而取消了;因为我不喜欢穿的西装笔挺、但是却为了下雨而在客户家里头显得一身狼狈样,虽说有汽车遮风挡雨,可是人总会下车、总会走路;而这场大雨正好磅礡到一个极致,似乎它不将人淋湿它不罢休,因此我早在出门前便心里默默地决定今天放自己一天假...

虽然已经决定放自己一天假,但我依旧穿上西装外套,拉紧领带,提起公事包便往B2坐了电梯下去;我按了按车子的防盗器,打开了车门坐上了我的BMW X5。这才开车驶出了地下室并转出了公园,前往闹街上的一间美而美早餐店。

甫一出地下室,便见这雨下得又大又急,即使我将雨刷切进了最高速,仍不及那雨打在挡风玻璃上的疯狂;我慢慢地开着车,停在了这间我熟悉的美而美早餐店前面。话说这间早餐店的老板也是我的客户,那老板年纪只稍长我几岁,他们家除了经营早餐店、还兼着做开锁打钥匙的生意。骑楼下摆着早餐店的生财器具,而店里有着四、五张四人座的座位,在这早餐店的里头,两旁还放着跟早餐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钥匙柜与锁头柜,这形成了一个很奇怪的画面。

我习惯来这间美而美买上一个火腿蛋吐司再加上一杯中杯的奶茶,那老板知道我的习惯,总是在看到我的车停在门口後,便开始动手做起我要的餐点;这让我连点餐都不用,而且取餐速度也快,极是有效率。我爱这样的效率、也爱吃他们家的火腿蛋吐司,但是今天、却意外地多了一个让我想每天来光顾的理由.....

我是这麽叫她的...一个早餐娘...

我来到骑楼下的点餐柜台前,做早餐的铁板前有着我熟悉的老板、老板的妈妈、还有一个他们家老二娶来的外籍新娘。不过今天却多了一张我陌生的脸孔,一个看上去约莫30岁出头的女人;那女人有着一张鹅蛋脸、颇为娇小、判断身高大概是158公分上下,紮着马尾的她穿着一件合身蓝色圆领T恤、但领口却是略为宽松,衣服的外头系着阻挡油污用的围裙、但却掩盖不了她那似乎有些傲人的上围。那胸脯高耸着、撑起了圆领T恤与围裙,每当她转身背对我的时候,那两颗包覆着灰色短裤的浑圆肉臀,便会一晃一晃地在我眼前诱惑着....

一阵惊为天人...

虽然没有任何妆容,而且脸上也黏上了汗水,这让她看起来双颊上有些过度地油亮,但却仍然掩盖不了她有些天生丽质的肤质。只画了一双棕色眉线的她,除此之外,俏丽的脸庞上并没有任何的妆感,这让她看起来格外的清新、自然。

「嗨!葛先生!今天一样火腿蛋吐司加中杯奶茶对吧!?」那老板亲切的招呼着我

「对、对,今天一样,火腿蛋吐司加中杯奶茶」我点着头,应付了一下老板,但我的视线却全盯在了那新来的女人身上...

她正背对着我,在料理台上做着其他客人点的总汇三明治,那背影婀娜多姿、腰是腰、屁股是屁股,而且还是有肉感的屁股,端的是丰满匀称、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我在有着半个人高的点餐台前不断地偷瞄着她,我假装看着台上的菜单、又三不五时抬头看看头上的菜色图样;在眼神来回的瞬间,不断地偷瞄着她那两颗短裤下的肉臀。

我得老实讲,真的很少有女人还没脱衣服就让我的下体那麽有反应,我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裤裆有些紧绷、快要呈现了令人难为情的高度。

想到这时,那女人转过身来,面对了我。我这才将她的脸庞看了个仔细,秀气、清新、十分有气质,只不过似乎因为工作的时间关系,眼睛有着睡不太饱的样子,而且脸色也感觉上有些疲惫,丧失了些许风采。她转身面对我之後,看了看我一眼,便笑了笑并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又弯下腰去做她自己份内的事;不弯腰还好,她这一弯腰便让我看见了她圆领T恤里那深藏不露的两颗豪乳。

两颗豪乳因为她弯腰的动作有些过大,而将T恤的领口撑了开来,垂晃晃地在衣服里被我看了个够,我甚感讶异、这样子的尤物居然肯屈就於一间早餐店里帮忙做事,而不是去外头钓一整个卡车的金龟婿。我虽然这样想,但眼睛仍是舍不得离开她领口内的两颗美乳,那美乳正随着她切三明治的动作而在衣服里头大力地晃动着;这样子的景色让我的下半身顿时血脉喷张,眼看就要随时勃起....

「葛先生,你的早餐好了哦,这样50块」那老板的妈妈递了我的早餐给我,并说着

我听到呼唤声,这才从那美乳中惊醒过来,脑子一转说:「不、不好意思,我今天还要一份炸鸡块和薯条,我刚忘记跟你们讲了」

「还要炸鸡块和薯条吗!?好,那你要再等一下哦。家怡呀,替这位先生炸一份鸡块和薯条,要外带的」老板娘向那女人吩咐道

「好,那不好意思,这样要跟你多收60块哦!」那女人这下才抬头起来,看了看我,用了跟脸蛋一样清亮的声音对我讲着

我给了她五百,她对我微笑了一下,又弯下腰去打开了抽屉、在抽屉前数着钱要找我。这次的弯腰又比刚刚更低了些,而那美乳...更崭露无遗了...

「好正...好美的奶子。家怡!?名字虽然普通,但是却很符合她的脸蛋与气质」我心想

因为我又多点了鸡块和薯条,所以我又用了这段时间欣赏了眼前这位早餐娘足足10分钟左右。这意外的收获,让我在这下雨天有了好心情,也有了每天都来光顾这间早餐店的动力。

从那天开始,足足有一个月,我几乎每天都去那间早餐店。但目的不再是为了我习惯的火腿蛋吐司,而是为了那新来的美乳早餐娘,疯狂的我为了看上她一眼,我甚至在早上开完会、手底下的业务们都出去跑Case後,我还会开着车绕回那间早餐店,再去买一杯中杯奶茶,这都只为了想跟她搭上一句话。只不过,虽然我是个超级业务、平时在客户面前舌粲莲花、口沫横飞;但在这个可爱的美乳早餐娘面前,我却始终迟迟不敢与她聊天聊个痛快,很奇怪,这或许就是我的死穴吧....爱在心里口难开....

直到一个月後,这才有了一个契机.....

某一个礼拜六的傍晚,我刚从公司加班出来,梅雨季节的大雨依然故我地下着。我摇了摇头,感叹着不知道这雨要下多久,因为这些日子不断地在下雨,我手底下的业务员最近业绩惨澹,而他们业绩惨澹相对於我们做主管的便每天会被区经理骂个臭头、甚至每天开检讨会,就连礼拜六也不例外。

「这段日子,真的是有些难过」我开着车,在回家的路上边想着

大雨中,我往家的方向前进,我正在机车道上等着红绿灯过後要右转,突然前面那穿着雨衣的机车骑士下了车,开始努力地踩着那台机车试图让它再次发动。红灯还有58秒,我看着那穿着黄色雨衣的娇小骑士,背影是个女生、慌慌张张地踩发着她的机车;但那机车却丝毫不给半点面子,一点动静都没有。眼看红灯剩下30秒,她又更紧张地踩发着机车,踩着、踩着,她踩滑了一脚,脚踝去撞上了机车踏杆;她似乎很痛,痛地蹲了下来并且面对了我....

「是她!!.....」

「是那个早餐娘!?」

我见到她的脸,虽然大雨中还戴着安全帽很难辨认,但她的脸一闪过,我便认出她来。看到是她,我便不顾外面正下着大雨,连伞都忘记拿,就这样穿着一身的西装开了车门便跑到了她的身边。

我扶了她,边在雨中对她大喊着:「你没事吧!?」

她对我摇了摇头,但是手上却有着鲜红色的血迹,正被雨水冲刷掉

「我帮你把机车牵去旁边,你先过去那边坐着好吗!?」我指了指路边,有一棵可以当遮蔽物的树下

她点点头,也在雨中喊着说:「谢谢你」

我将她的机车牵去一旁,并扶她坐在了机车上,这才回到我的车上。我身上的西装和衬衫全被大雨淋湿,全身湿透地坐回车上,并将车子开到了一旁;直到这里,我才想到自己的伞。我在路旁为她撑着伞,她这才将安全帽和雨帽拿了下来,只见雨中的她略显有些狼狈、表情也有些痛苦;似乎刚刚伤到了脚踝。

我蹲了下来,看了看她的脚踝:「你没事吧!?」

她还是摇了摇头:「我没事,谢谢你,先生,还麻烦你帮我牵车,真的很谢谢你」

我听她的口气,似乎还是没认出我来,这才又说:「你还跟我客气啥!?你不记得我吗!?我是每天都会去买早餐的葛先生」

听到这,她才惊觉过来,并有些紧张地说:「啊对!是葛先生,对不起,我刚刚太慌张了,都没有认出你来,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没关系啦,你的脚没关系吧!?可以走吗!?」我看着她的脚踝被机车的引擎踏板割出好一大个口子,正流着汨汨鲜血,心中不免有些心疼

「是有点痛,不过应该还可以啦,只是、只是我的机车老毛病又犯了,现在发都发不动,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机车行」她说着,边又要走下车试着发动车子

我看她要走下车,便阻止了她,说:「这附近没有甚麽机车行,就算骑车找可能都要花十分钟左右,不然这样,我先载你回家,改天再回来牵车!?」

她听到我要载她回家,便急忙道:「载我回家!?不、不用了啦,我家离这很远的,这样太花时间了;我牵去找机车行就好了,没问题的」

「好好好、不然这样,我载你回我家包紮一下你的脚,等雨小一点我再载你回来牵车好吗!?」

「这、这样子不好吧,太麻烦你了,我牵车去修就好了,没关系的」她说完,又紧张地下车要试着发动

「噗,你干嘛那麽紧张啊,我先载你回家包紮,等雨小一点就载你回来了,相信我好吗!?」我看着她,与她那清澈的眼神对望着

或许是她也无计可施、或许是她相信着我的为人,她看着我的眼神一会後,这才放弃与我争执并且上了我的车。这是我们两个第一次那麽近距离的接触、也是我认识她以後面对面讲最多话的一次,我们将她的机车暂时放在了人行道一旁的树下,便驱车前往了我家。

「哇!!...葛、葛先生,你家好漂亮哦」她一踏进我家玄关,便看着客厅的装潢与摆设边惊呼了起来

「别叫我葛先生了,听起来很别扭,你叫我上威或阿威就好了。对了我都还不知道你叫甚麽名字,我该怎麽称呼你呢!?」我换完衣服走出房间并问着,虽然我早就知道她的名字了....

她边脱着她淋的湿答答地鞋子,边回着我的话说:「哦对厚,呵呵,不好意思,我叫罗家怡,你叫我家怡就好了」

「家怡,这名字蛮好听的,感觉跟你的脸蛋很搭」我从一旁的收纳柜里拿出一条乾的大毛巾,并递给了她

「跟我的脸蛋很搭!?呵呵,甚麽意思啊!?怎麽说跟我的脸很搭呢!?是因为名字跟脸蛋都一样土吗!?噗」她接过毛巾,便在头上擦了起来

「不、不、不,跟你的脸蛋很搭的意思是、是、是跟你的人一样很清秀..很漂亮..」

她见我称赞着她,有些害羞了起来:「哪、哪有漂亮啊,我都、都几岁了..哪还能称得上漂亮..」

我看她害羞的样子,竟跟个年轻女孩没两样,便趁着这个机会又接着讲:「真的啦,我觉得你很漂亮啊,我每天去买早餐都是为了想看你一眼,不然火腿蛋吐司我早就吃腻了;哪可能每天都买!?」

家怡被我这样一夸,脸又更红了些,说:「你为了想看我!?你不要骗我耶,我、我很容易相信人的,你这样讲我真的会很不好意思耶」

「噗,我说真的啦,我每天去买早餐都是为了看你,看你一眼我就开心了」我笑笑地说,预留着一点台阶给自己下

「真的吗...谢、谢谢你..」她脸红扑扑地,在没有带妆的情况下,却让那双颊显得更娇嫩了些

「你...是不是没甚麽自信啊!?你明明就长的很漂亮啊,干嘛那麽没自信!?」说着,我从房间拿出了医药箱,蹲在了她的脚边要替她擦药

「我、我是没自信没错啊...呵呵」

家怡坐在沙发上与我聊着天,她穿着白色的T恤和米色的短裤,白色的衣服布料,稍稍透出了带着紫色的内衣线条,内衣下就是她那对我朝思暮想的美乳,那对美乳正随着她的呼吸起伏着、那又大又圆的形状看上去可口极了;一双白皙的美腿在右脚踝的地方有着瘀血和一道伤口,虽然不再流血、但看的出来伤口旁边有些发炎,正兀自红肿着。我拿出了碘酒倒了上去,痛得她倒抽一口气,我温柔地帮她吹着伤口,又细心地帮她用棉花棒沾着酒精清理伤口边的脏垢;然後这才用纱布将她的伤口轻轻地裹了起来,避免感染。

「葛先生,谢谢你哦,还麻烦你帮我包紮」她对我道谢着

「啧!我不是说不要叫我葛先生吗!?叫我上威就好了」我将东西收回医药箱,这才站起身来

「喔..喔好,上、上威,谢谢你...」家怡讲到这,脸又红了起来

我看她那纯真的样子,真的不像是出社会很久的人,便对她有些好奇了起来,问道:「家怡,你看起来不太像本地人,是外地来的吗!?」

她一脸疑惑:「是不是本地人也看得出来哦!?呵呵。对呀,我其实是从中部乡下地方下来的,现在跟我妹妹一起住」

「一起住!?你有妹妹哦!?那你妹妹一定跟你长得一样漂亮!呵呵,你要不要喝杯咖啡!?」我走进厨房的吧台,开始煮起了咖啡,边与家怡闲聊了起来

我们聊了好久,但我也因此与她拉近的更大的距离,并且也深入了解了她这个人。原来今年34岁的家怡拥有过一段婚姻,24岁就嫁作人妻的她做了三年的家庭主妇,七年前与前夫离婚;原因是她前夫有了外遇,并且还在他们离婚後与那外遇对象结了婚、还生了孩子。因为结婚後两年,家怡的肚子始终一点动静也没有,後来去医院检查才知道家怡天生子宫不容易受孕、而这也给了她前夫很好的理由,为了无法传宗接代的问题,她忍受了她前夫多年来光明正大的外遇行为;而也让这段婚姻从那时候开始就注定不会再有好的结果...

离婚後,家怡回到乡下地方帮着家里开的水电行做生意,直到前年父亲因病去世,水电行收了起来,她才来到了与她相差八岁的妹妹工作的地方。但因为她没有甚麽一技之长,学历也只有专科,加上涉世不深,很多工作都做不来;最後只好白天在早餐店工作,下午在加工区里的电子厂上班。

我们聊的很开,甚麽话题都谈,就像是两个老朋友似的;而在聊天中我也不时掺杂着暧昧的玩笑、试探着她的尺度、一步步地卸下她的心防。

「听到你那麽坎坷,家怡姐姐,我都要痛哭流涕了,呵呵」我们坐在吧台椅上,我与她品嚐着我煮泡的咖啡、边开着她玩笑

「什麽家怡姐姐!?我有那麽老吗!?叫我家怡就好了啦」

我喝了一口咖啡,说:「我才28岁啊,叫你姐姐不过份吧」

她噗嗤地笑了一声,打了我的肩膀一下:「不行!!我被你姐姐、姐姐的都被你叫老了!我看起来有那麽老吗!?」

「没啊,姐姐,你看起来比我年轻多了,在我旁边就像是我的小女朋友一样,哈哈」

「你就知道亏我,都不正经点,哼」家怡说着,便带着笑容转了过去假装不理睬我

「好啦好啦,我正经点、正经点,我漂亮的姐姐,你的脚还痛吗!?我帮你呼呼哦!」我话没讲完,就蹲了下去抓着她的脚踝轻轻地吻了一下

她看我蹲下去亲她的脚,便伸手阻止我、又急忙地说:「啊!阿威你干嘛呀,脚很脏耶」

我抓着她的脚,又亲了亲:「不脏呀,姐姐你那麽漂亮、又那麽可爱,一点也不脏...」

家怡脸又红了一阵:「不要叫我姐姐啦,真的都快被你叫老了...噗..你这样我的脚很痒啦..」

我站了起来,拨了拨散乱在她脸颊的头发,温柔地对着她讲:「你是真的很漂亮啊...」

我帮她拨着头发,手边放在她的大腿上感受着她肌肤的滑嫩、并轻轻地游移着,但家怡似乎并没有任何闪躲的意思。我见她并不闪躲,便又大胆地微靠向她,将脸凑到了她的面前...

「家怡,你真的很漂亮...真的...」

家怡不敢看我,眼神也也开始闪避了起来:「哪、哪有这回事,我都34岁了...」??

「不、你真的很漂亮,我每天脑子里都是你、每天都想看你一眼,每天都是...」我甜言蜜语着,使出浑身解数讨好着她,又更靠近了她??

「阿、阿威...这样、这样不太好...」就当我已经快要贴到她的双唇的时候,她稍稍地向後躲了去,并用手挡了档我的脸颊,但却没阻止我的手在她细嫩的大腿上轻轻捏着。??

我知道我快要成功了,但还是差上临门一脚,我感觉她并没有想像中那麽保守、但却也没容易被人突破;她需要的是一点勇气和鼓励罢了。所以我尽可能用着最温柔的话、最温柔的态度对她,让她感受着我是有多麽地喜欢她,如此一来、这才可能将她多年来对男人的不信任感彻底瓦解。

我一手仍放在她的大腿上,另一只手则握住了她挡住我的手:「家怡,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你知道吗!?每天早上可以看到你,就让我一整天都会有好心情去上班。我第一次看到你,就觉得你好美、好美、又好可爱,真的让我无法自拔啊!!」??

说到激动处,我不忘学着电影一般,吻了吻她的手

她没讲话,但小脸蛋上却早已诉说出她现在的心情而红通通的了。我看她不讲话,便走到了她的背後,开始替她按摩起肩膀并不时地替她顺着头发。依我多年的经验,当一个女人肯跟你讲自己的过去与心事,这代表她不讨厌你;而当一个女人肯让你碰触她,这就代表了自己有着可以进一步的空间;最後当一个女人肯放松身体让你靠近、抚摸、或替她拨弄头发,这便代表着她也喜欢着你。但这不表示你可以躁进,因为对付女人最大的不二法门...就是温柔与赞美....

「我可爱的姐姐,你舒服吗!?」我边捏着她的肩膀,边将头靠在了坐在吧台椅上的她耳边说着??

她略歪着头,露出了女人美丽的颈线、并点了点头笑了笑:「噗,还不错,还蛮舒服的,呵呵」??

我见她一放松,便把握了这难得的机会,顺势吻向了她的脖子、大力地吸闻着她的体香:「姐姐...你好香啊...」??

「哎呀,这样好痒啦、不要闹啦,呵呵」她被我逗弄着,出现了属於少女才有的难得娇羞??

我见家怡不再拒绝我之後,这又更大胆了起来,我在她的背後,手环绕起了她的腰、嘴上轻含着她右边的耳垂;她享受般地闭上了眼睛,我这才将双手伸进了她的白色T恤里头。这女人的防线,到这里为止,总算被我攻破;就当我的手一伸进她的衣服里後,我便毫不客气、捧起了她那副我每天费尽心思想偷瞄一眼的美乳...

「好大的胸部,那内衣下居然没有垫上任何东西!?」我在衣服里头肆意地搓揉着家怡的奶子,边惊艳着这女人虽然已年过30几岁,但胸部竟然如此坚挺、并且弹性十足!?当真是个尤物来着。

「姐姐你身材真好、皮肤也好光滑啊...」我边揉着她的奶子,边从背後吻上了她的脸颊

她脸上泛着红潮,羞赧地讲:「厚..你这样我真的会很害羞啦,不要再夸我了,你是要我害羞死哦!?」

我笑了笑:「我只是实话实说啊,胸部好大、好有弹性哦,你真的是极品耶...姐姐」

「吼唷...你再讲我就要回家了哦..」家怡说着,又用手遮住了泛红的小脸

「我怎麽可能让你现在回家呢!?我可爱的小姐姐」我一说完,便一个顺势将她从吧台椅上抱了起来 ,往房间走去

「啊啊!!你要干嘛啦!!放人家下来啦,哈哈,不要呀,放我下来,我要回家了啦!」她被我抱起,不断在我身上笑骂并挣扎着

走进房间後,我将家怡放倒在床上,便一口气趴在了她的身上:「宝贝,你的脚还会痛吗!?」

竭尽温柔之能事...就对了...

「不会、不会痛了」家怡摇了摇头,脸上风采尽是充满着韵味、而那娇媚的眼神简直都要将我的魂给勾了出来

「你真的好可爱、好可爱呀...宝贝」

话一落下,我便堵上了她微嘟着的粉唇,四唇相叠、舌头不时在两人的口齿间打转、互相逗弄着、追逐着。一阵激情,我便趁胜追击将她的裤头给解了开来,并将手伸进了她的私密地带。我中指在她的丝质内裤里头轻压着她私处上的小缝、不时抠弄着、按摩着。过没多久,私处的小缝上,手指传来一阵湿润感,我这才又将手指插入她那久逢甘霖的嫩穴里头.....开始来回动作着...

「啊....啊呀...」

「啊..哀..哀...啊....」家怡紧簇着眉头,边从嘴边呻吟了起来

「舒服吗!?亲爱的小姐姐」

「哀啊...啊...啊...嗯嗯..嗯..」她点着头、抿起了下唇,却又摇着头并呻吟的大声了些

「点头又摇头是舒服还是不舒服啊!?呵呵」我问着,手指上仍不停地在她的小穴里头加快了动作起来

「嗯...舒服、很舒服,啊、嘶啊.........」家怡毫不避讳地淫哼着

说完,她一手紧抓了床上的枕头、一手勾着我的脖子又是喊道:「啊..啊..不要..不要啊..啊...」

看她投入着我用手指抽插她久未滋润的小穴,心中难免也是一阵欢喜,或许是她太久没有做爱,也正渴望着有人可以给她一些温暖;不然我想我也不会那麽容易就搭讪到她、并且那麽快就可以跟她上床。虽说她已经三十有四,但久未被人干过的小穴紧实度却不输给二十岁的年轻女孩,以手指上传来的触感看来,虽说小穴上的阴唇有些外翻、但那穴里的肉璧却一阵阵地不断夹紧着我的手指,像是想吸出甚麽东西似的直往里头吸啜着。

我边用手指插干着家怡,一手已将她的白色衣服上掀到了胸口;紫色的胸罩包覆着乳白色的美乳,那我渴望已久的豪乳。一阵乳香扑鼻,我连扣子都不解、就将她的罩杯给往下拉了开,露出了她略带咖啡色的乳头、并且贪心地大力吸允着直到她的乳头被勾引的突了起来。

「好大啊,亲爱的小姐姐,你的奶子好大呀,真是美极了」我边吸着、边赞美着家怡那颇大的双乳

她这才微睁开眼,看着我像小孩子一样吸着她的奶子,便撇过头去说:「吼唷,你都这样说人家,人家不要了啦,哼」

我笑笑,将手从她的内裤里头拔了出来,将满是爱液的手放在了她的面前:「还说不要,都湿成这样子了,呵呵,口是心非」

「你很坏耶!」她笑骂着,将我的手拨了开来

「我不坏、你不爱啊,是不是!?」

我一说完,便一口气将自己的裤子全脱了,又接着把家怡的内裤连同短裤也给一起脱了;然後就是一个跨坐坐在了她的双腿中间、双手扶住了她那肥美的屁股、手握着我那有如1岁小孩手臂粗肥的肉棒,顶在了家怡的早已潮湿不堪的穴口上...

我搓揉了一下肉棒,又挑逗着她说:「宝贝姐姐,想不想要呀!?想不想要我干你呢!?」

家怡听到我这样讲,又是秀眉微皱地说:「吼唷,你很三八耶,都在那边讲...........啊.........啊啊...」

她还没讲完,我便抓着肉棒根部就是往她湿润的小穴里干去,没有丝毫阻碍,充斥着水份的阴道里正无比地润滑,所以肉棒一下便将她的小穴里头塞得满满、一点缝隙也没有。就当我将肉棒一鼓作气插进到底,家怡便随着我的插入而惊呼了起来、眉头也锁地更紧了些,似乎很不习惯肉棒插干她的感觉。

「姐姐,我的大吗!?干的你舒服吗!?」我调皮地问着她,虽然从她的表情和叫床声早可以知道她舒服透了....

「啊...啊...好...好大...啊...啊...不要...啊...太大了...」家怡被我大力地干的前後晃动着,一对巨乳在胸罩外头也不停晃着,嘴里哼着淫声并不时传来浪语。

「啊..宝贝姐姐,你的小穴好舒服啊,好紧、好爽啊!!」我抬着肉臀,边扶起她的纤腰,疯狂地干着她边讲

「我的有没有比你以前那个大呢!?宝贝姐姐!?嗯!?」我问

她没回我,只是叫着床并点了点头,接着又沉浸在她久未体会的性爱快感里头。我不时掐着家怡的奶子、边看着自己的肉棒在她阴唇里头的小穴来来去去地抽干着她,心里的成就感油然而生。干女人嘛...不外乎就是性爱的快感、肉体的触感、还有男人那与生俱来的成就感!?否则男人又怎麽会去搞出口交、肛交、SM凌虐或者是多P那种变化多端的玩法!?说穿了不就是为了征服女人的成就感罢了!?

无论平时高雅美丽的女人、或者是穿着制服专业优雅的女人、抑或是年轻稚气的女人;看着她们臣服在男性雄风之下,这不就是男人除了做爱以外另一种得到快感的源头吗!?看着平日端庄的女人用着嘴巴吸允着自己的肉棒、或看着自己的肉棒插在平时矜持典雅的女人阴道里,这不都是男人内心所渴望的画面!?

而现在的我正顺从着这渴望,大力且狂妄地干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我幻想了一个多月的女人。我一个月前每天都幻想着跟她做爱、射精在她嘴里、甚至是插进她的肛门,吸咬着她衣服底下的那对奶子、变态地搓揉着她的肉臀,每天...几乎每天...我都想着她的脸...打着一次次的手枪....

而现在...全都成为了事实...

「亲爱的,我想换个姿势」我说着,便将她转了过来让她趴着背对着我,接着又扶着肿胀不堪的肉棒,往她臀间的小穴里插了去

我掐着家怡两片被我抓红的屁股,边跨坐在她身上,将肉棒一次次地往她的肉穴里头送去。很快地,将近20分钟过去了,家怡和我身上满是汗水,但我仍努力地锁着精、不轻易放过这干她的大好机会。

家怡又被我抽干了一阵,似乎再也忍受不了:「威..威..你快射呀,姐姐我、姐姐我快受不了,阿威...啊....」

「你快受不了,我也快受不了了啊,能不能让我射在里面呢!?我想射里面啊,亲爱的小宝贝」我干着她边问

她点了点头,才边叫着床边说:「没、没关系...没关系...你射...姐姐快受不了了...快射呀...」

「真的吗!?可是我想等到你受不了再射耶,小宝贝」我又是往她的小穴里头一阵狂干,小穴似乎被我撞的有些红肿了起来

「不行、真的不行了啦,快受不了了,你快、你快射啦,姐姐求你」

听到家怡的哀求,我怎麽可能放弃,眼看就要将她干到高潮,这可不是半途而废的好时机。所以她越求饶、我就越不放过她地抽插着她,一下更深过一下,力道也越来越加大,直到她真的不行了。她双手紧抓着床单、趴着的身体一弓、一阵疯狂的淫叫、阴道一紧,居然让我非常意外地喷了水出来。那水似尿非尿、不断地从下体涌出,并且有着一股微微的骚味....

「唔啊..唔啊...啊...啊...啊」家怡抖动着身体,不断地痉挛着,时而弓起着腰、时而双手紧抓着我的肩膀,像似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我见她似乎高潮了,便停下了抽干的动作:「家怡!?...舒服吗!?」

她喘着气,过了好一会才睁开了眼睛说:「呼、呼,没、没、没那麽舒服过,呼、呼」

「可是我还没射耶...」我奸邪地看了看她

「我可以干嘴巴吗!?宝贝...」我说完就将肉棒拔了出来,将上头的分泌物用衣服擦拭了乾净,没等她同意便往她的小嘴里塞去....

家怡躺在床上,全身香汗淋漓,一个好好的大美人,正被我抓着头抽干着她的嘴巴。她毫不抵抗,就任凭着我抓着她的头一下下地将肉棒往她的嘴里送,虽然她不时被我干的噎到,但却还是乖乖地让我抽干着小嘴,并且丝毫不敢放松夹紧的双唇。我就这样将原本就已经快要射精的肉棒又在家怡的嘴巴里让她quot;口交quot;着!?说是口交好像有点奇怪,毕竟是我抓着她的头、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地硬干着她的小嘴...

我看着肉棒在她嘴里抽送的画面,心里那无限的征服感在脑海不停转着,抽干了一会後,接着下体就是一阵熟悉的酥麻感。我想也不想,再也不阻止那暖流冲上马眼,一鼓作气地将精液全射进了家怡的嘴里。肉棒在家怡的嘴里不时地脉动着,将精液一波波地往眼前这美女的嘴里头射去,也不顾她是否能吞咽的了,只是一股脑地把阴囊里头储存的分量全送进了女人的嘴里....将她那张小嘴里塞的满满地...我那腥臭的精液....

那个晚上和隔天不用上班的礼拜天,我和家怡,我那亲爱的早餐娘;那个大了我六岁的美女,我们在家里到处留下了我们做爱的身影。床上、沙发上、浴室里、书桌前、吧台前、厨房里,甚至在天台上看夜景的时候,我们都不忘躲在水塔旁边做爱...简直疯狂....

就这样,一个乾柴、一个烈火,共同燃出了两个人这段时间的激情....

这就是...

我的早餐娘....

<本作品为短篇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