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以巧合开始

女友小诗今年22岁,身高1米65,体重50公斤。肤色不算白皙,是属

於那种健康的小麦色,长长的头发,两个大大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32C的

胸部不算很丰满,但也算够用,一双浓纤合度的美腿配上超短裙总是会让人想入

非非。她在一家模特公司做平面模特,我在一家网路科技公司做主管,一直以来

我都认爲自己能交到这样的女友是一种幸运,直到一个月前。

那天下午,我接到女友的电话,说她要赶拍一家服饰公司新一季衣服的平面

照片,晚上要晚一点回来,要我自己先睡。我心想女友工作真是辛苦呀!每到换

季的时候总是有很多这样的小厂商搞不起服装秀,就找一些模特拍一些照片登在

那些少女杂志上来招揽顾客,不过当模特也就靠这个赚钱,工作嘛,没办法。

我下班後和朋友一起吃饭,好死不死的其中有一个失恋,喝得大醉,我和另

一个朋友小赵只好把他先擡到附近一家饭店休息。好不容易处理好一切,准备回

家,刚从电梯?出来,眼角的余光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另一个电梯,原来女

友在这?拍摄呀!因爲以前也有过不租用摄影棚而在饭店直接拍摄的情况,记得

我还陪女友去过,所以也没多想。

正想和她打个招呼时电梯的门关上了,我拿起电话打给女友,可她的电话却

关机了,我想可能是没电了吧,算了,先回家好了。正在这时,却发现电梯的显

示灯没有停留,直接到了25楼。不知爲什麽,潜意识我总觉得有什麽不对的地

方。

这时小赵正好遇见了一个同学,他就给我引见了一下。他这个同学叫王明,

据说是他在中学时最好的朋友,後来我朋友继续升学,王明去当了兵,慢慢地就

联系不上了,没想到在这?遇见。

我们三人在饭店附近的茶馆一直聊到半夜,王明很健谈,他说自己退伍後就

在这家饭店做保安,因爲表现出色,现在已经是保安经理了。後来大家交换了电

话,相约下次再一起出来吃饭後便各自回家了。

出了茶馆先给小诗打了个电话,心想如果拍完了正好离得不远,可以去接她

一起回家,没想到还是关机。她在饭店拍摄,手机没电了爲什麽不充电呢?我记

得她的包包?是有充电器的呀!爲此我还笑过她:「你又不是当红模特,有没有

那麽多业务呀?」算了,还是先回家好了。

回到家洗了个澡,小诗还是没有回来,都半夜3点多了。我打她的电话,还

是关机,还是关机……心想乾脆去饭店等她算了,反正她下来要经过大厅,不然

这麽晚了她一个女孩子万一遇歹徒可就糟了。

正要出门,小诗回来了。看她一脸疲惫,心想又是换衣服、又是摆造型也真

是把她累惨了,於是就要她去洗个澡早点睡,我在客厅看电视。突然觉得女友的

衣服好像以前没见过,就问她是不是新买的?她说今天拍商品目录,厂商送给她

的。这种事好像在她们这行经常都有,所以我也没有多问,正好不用自己花钱买

衣服了。

第二天一早,因爲前一天喝了酒,反而睡不太着,所以6点就起床了。没事

干就在家?想找点活干,看见洗衣篮?放着昨天换下来的衣服,就想把它洗了。

我把衣服丢进洗衣机?时看见昨天女友换下来的衣服,不错呢,是X牌的,心想

这麽大的公司什麽时候也要拍平面广告了?

咦?怎麽没有安全裤和小可爱呢?按说拍服装目录这些东西,应该会用到的

呀!我把洗衣篮?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发现除了我的衣服外,女友的衣服只有

这件平口的连身洋装,连内衣内裤也没有。我心?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正在这时候,女友嗲嗲的声音在我身後响起:「起这麽早做家务呀?老公你

真好。」我回头看见女友可爱的笑容,心想是我多疑了吧,不然她不会这麽从容

的。

女友做了早餐,吃过後我去上班,临出门时女友和我拥抱吻别,感觉她软软

的胸部好像又大了。不会吧?才几天没碰她,应该是自己的错觉而已,还是……

这个月提前来了,有点胀奶。唉,我真是变态,摇摇头,还是好好上班去吧!

过了几天,中午和小赵、王明一起吃饭,小赵的衣服被酱汁弄脏了,我和王

明只好赶紧去买一件换上。小赵在试衣间去换好衣服,拿着脏衣服出来,我忽然

想起前几天爲什麽觉得不对了,小诗晚上回来穿的是厂商送她的衣服,那她本来

的衣服呢?怎麽没有了?我的心不由得抽动了一下。

回想起来,那天我在电梯口看见女友时,她穿的并不是晚上穿回来那一件衣

服,对了,是一件白色的X牌衣服,我记得还挺贵的,就算厂商送了她新衣服,

也不会把这件扔在饭店不要了才对呀!难道……

小赵看我愣住了,笑着对我说:「哇!不是吧,看我也能发愣?以後要是和

你一起泡温泉,我可不敢弯腰捡肥皂了。」我发觉自己失态了,赶紧装成若无其

事的跟他们说笑起来。

回到家後,我翻找了女友的衣柜,却没有看见那件本不应消失的衣服,我一

直犹豫该问一下女友还是该信任她。

几天後的中午,王明打电话约我一起去他工作的饭店喝酒看球,玩个通宵。

我向小诗报备後便和小赵一起去找他。王明说他已经订好了房间,要我俩买些酒

去1022房间找他。

我们三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看球,球赛完了後小赵又吵着要联线玩CS,

王明说不用去网吧,房间?有一台电脑,他再去办公室拿两台就可以了。过了一

会,他拿着两部电脑回来,我们三人便玩起了游戏。

可能是喝了酒,玩了一会就感到有点天旋地转的,我提议休息一会。王明说

有好东西给我们看,我和小赵会心的对视一笑,心?当然知道对於男人,好东西

还能是什麽。

王明打开电脑的一个文件夹,?面有一个视频档,还有一个全是图片的文件

夹。他先打开文件夹的图片给我们看,这不是小诗吗?都是些很正常的服装或者

饰品的宣传照。我心想,难道王明认识小诗?我这人城府比较深,想先看看到底

是怎麽回事再说,所以也没说破,反正小赵也不认识我的女友。

这时小赵说:「这些图片算什麽好东西,无名上有的是。」

王明说:「先让你们看看主角,我也是无意中在网上找到这些图片的。这个

小妞大概一年前经常和不同的男人来我们饭店,而且每次都不止一个,每次都订

25楼的总统套房。同事好奇就在房?装了几个摄像头还有收音器,没想到拍到

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真是淫荡到不得了,你们可要保重身体呀!」

我的脑子「嗡」的一下,25楼总统套房,对了,上次我看见小诗不就是和

几个人一起进到这家饭店的25楼吗?当时还以爲是摄影师、灯光师什麽的,难

道……终於我明白爲什麽上次在饭店看见电梯停在25楼觉得古怪了,订总统套

房的费用比订摄影棚还贵,如果是拍商品目录,爲什麽不去摄影棚呢?

我问王明:「是这女的和人乱搞的片子吗?」

「那当然,刺激得不得了,可惜最近才安的摄像头,错过了不知多少次。」

原来女友已和人搞过很多次了,听到这个消息,我除了震惊外竟还有一丝兴

奋,肉棒涨了起来。

王明打开视频档,我看了一下日期,正是在饭店遇见女友的那一天,看来女

友真的背着我劈腿了,不……不是劈腿,每次和好几个人,应该是援交吧!想到

这?不禁生起气来,我的薪水不少,家?的费用都是我在付,这贱人竟然还出去

卖,难道是他妈的爱好吗?这贱货!

视频的前几分锺都是房间的大厅,一个人也没有,「业余人士,剪接时前面

没有弄好,前几分锺什麽都没有,呵呵!」王明正说着,片中的门打开了,小诗

和四个男人一起走了进来,身上穿的正是那件凭空消失的衣服。

刚关上门,一个男人就迫不及待地把手伸进女友的衣服?抓住她的乳房揉捏

起来,女友不光不觉得有什麽不适,还转过头去和他接吻。其他三个人先进了主

卧,他们两个也一路边摸边亲的跟了进去。

镜头一换,变成了从房间?的一个角落看整个房间。那个急色的男人(以下

就暂称爲A,其他三人就是B、C、D)把手从女友的衣服?拿出来,手?还拿

着女友的内衣。『他妈的,这小子还会单手开内衣呢,看来常出来玩嘛!』我心

想。

「这女的也挺淫荡嘛,不知道是在夜店被人泡上的还是出来卖的?我听说模

特都出来卖呢!」小赵和王明一边看一边说话,可我却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紧

盯着电脑画面,心中的兴奋竟还超过了愤怒。

只见女友自己将丁字裤脱了下来,却没有将外面的连衣裙脱掉:「各位主人

今天要怎麽玩弄母狗呀?还要把母狗吊起来插母狗的贱屄和屁眼吗?」他妈的,

女友竟自称母狗,还叫这几个家夥主人,我的肉棒实在是胀得不得了,脑子?充

满了淫欲,毕竟这样的女友是我从未见过的。

C说:「小母狗,上次你被吊起来干,干到晕了过去还迷迷糊糊的叫着让大

家干得大力一点,真是让人受不了。不过今天不玩这个了,先让几位主人干干,

一会还有其他主人来一起玩你,到时看看他们会不会想出什麽新花样来玩你这贱

母狗。」只见女友听说一会还有人来一起干她,兴奋得不得了。

A和B把女友拉过去,一上一下的摸着女友身上的敏感部位,B把女友的衣

服向下拉,露出胸部,搓揉着女友的乳房,而A则把手指插进女友的阴道?挖来

挖去。一会儿,A把手拿出来对女友说:「小母狗,是不是主人们玩你玩得太爽

了呀?淫水都流到鞋?了,你还真他妈的多水呀!」

女友明显动情了:「啊……主人们不要再折磨母狗了,快……玩死我呀!」

妈的,骚货!

男人们陆续脱光了衣服,看着他们挺立的肉棒,我心想:『普通而已,我好

像还略胜一筹呢!』身边小赵却已经解开裤子打起飞机来了,妈的,便宜这小子

了,不过女友已经背着我让这麽多人干过了,也不差让好友看看,又看不少一块

肉。

A挺起肉棒拉起女友的短裙正要插入却被女友阻止:「主人,等一等嘛!先

把小母狗绑起来好不好?母狗最爱被绑着干了。先把我绑起来再尽情地玩弄母狗

不是更过瘾吗?求求主人把母狗绑得不能动弹,再让母狗服侍主人。」

「啪!」A擡手就给了女友一个耳光:「妈的!我要怎麽玩你这条贱母狗就

怎麽玩,还需要让你舒服吗?」女友竟然马上从床上爬起来跪到了地上给A磕起

头来:「请主人原谅母狗,母狗知错了,请主人惩罚母狗。」

这时一直一言不发的D说话了:「你想被绑着干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们没带

绳子呀!看来只好等一会其他人来了後再玩了,他们今天可是给你带了不少好东

西呀!」

「不要,求求主人现在就玩我吧!母狗的屄好痒呀!母狗好想被玩呀……」

女友一边求人干她,一边跪着自己摸起下体来。

「那这样吧,我这?有一把剪刀,把你的衣服剪成绳子绑你好不好呀?」

「好,好,谢谢主人!」女友边说边脱下了身上唯一的连衣裙,D接过女友

的衣服边剪边对女友下命令:「去床上躺好,双腿向上弯曲打开,双手放在两膝

内侧。」女友听话的按D说的姿势躺好,下体在男人们的目光下一览无遗,两片

粉嫩的阴唇微微抖动着,好像在邀请肉棒的进入。

D把女友的衣服剪成一条条的,把女友的双手手腕分别和双膝绑在了一起,

又把女友抱起来放在房间的角落。女友由於双手双脚绑在了一起,别说站起来,

就连跪都跪不起来,双膝和脸着地,屁股翘起半趴半跪的伏在地上。

D拉着其他三人坐在床边对女友说:「母狗,想被干就自己爬过来把主人们

的肉棒吹硬,然後主人们就会好好的干你。快!」女友听到命令後马上用脸帮助

支撑身体,又膝一点一点的向前蹭,一直爬了两三分锺才爬到床边。

看得出女友爬得很吃力,有点累了,可刚爬到男人的脚边,马上拼命擡起头

想要给男人吹箫,可是却够不到。男人们哈哈大笑,坐到了地上,女友於是马上

像见到肉骨头的狗一样张开嘴含住男人的肉棒,艰难的上下摇动起脑袋来。

看着女友飘逸的长发半遮住脸庞,被玩弄成这样,我也忍不住打开拉炼,手

在肉棒上上下套动打起了飞机。

女友爲男人们一一吹过後,他们把女友抱起来放到了床上,然後开始一个个

的在女友身後抓着她的纤腰猛干她的屄,边干还边骂女友的是贱货、骚母狗。女

友被干得爽到一个不行,边被干边大声叫床,求男人们干得更狠一点:「啊……

啊啊……母狗好爽……大力一点……干死母狗……啊……主人好强壮……干死母

狗吧……啊啊啊啊……」

女友在男人们的轮干下高潮了好几次,然後却还是不断地求男人们狠狠地干

她,而射出来的男人则走到女友的面前,让她把沾满精液淫水的肉棒舔乾净。即

使在女友给人舔肉棒时,她也要偶尔空出嘴来请求男人们再干得用力一点,真是

淫贱得不得了。

一直到四个人都射过了一轮,大家想休息一下再玩她,就把女友翻过来脸朝

上放在床上,两个人吸她的乳房、两个人玩弄她的小屄,时不时地还同时把手指

伸进女友的阴道?。女友面色潮红,爽得哇哇直叫。

过了一会,一个人接了一个电话(都脱光了,这时也分不清ABCD)就出

去了。过了几分锺他回来时身後跟了八个男人,最後一个拉着一个大旅行箱。女

友看见来人了,赶紧向他们打招呼:「主人们来了,欢迎主人们来玩我这条贱母

狗!请主人们尽情享乐,不用理会母狗的感觉,把母狗玩残也没有关系。」

「哈哈!小骚货,几天没见还是这麽淫荡呀?」男人打开箱子,只见?边装

满了各种SM道具,还有一些按摩棒和情趣玩具。

「这布条是什麽呀,该不会是贱母狗的衣服吧?哈哈哈哈,真是淫到不得了

呀!有意思。」男人们七手八脚地解开女友身上的绑缚,从箱子?拿出一个项圈

套在了女友的脖子上,牵着女友到处爬。这一段画面有点连接不上,看来是各个

房间摄像头拍下来的剪在一个视频?,有一点没剪接好,毕竟不是专业人士。

男人们牵着女友爬了一会後,又拿出两个带铃铛的夹子夹在女友的乳头上,

然後在女友的阴道?插入一颗鸡蛋大的跳蛋,拿着鞭子边打女友的屁股边让她爬

快一点。女友被她们打得爽了,嘴?「哼哼叽叽」的,还求再用更多的道具玩弄

她。

「真是个贱到不行的贱货,被这样玩弄还嫌不够吗?好!先给你灌肠,然後

再慢慢玩。」男人们把女友带到厕所,拧下淋浴器的喷头,拿出细一点的管子接

好,然後命令女友跪好翘起屁股,把管子插进女友的屁眼?打开淋浴器,只听女

友「啊……啊……」的叫着,肚子慢慢地大了起来。

过了会,男人们把女友屁眼?的管子拔出来,用一个塞子塞住女友的屁眼,

拿出阴道?的跳蛋,给了女友一个粗大的按摩棒让女友自己插进阴道,表演手淫

给他们看。

女友拿着按摩棒先放进嘴?来回抽动舔弄,过了一会把沾满口水的按摩棒慢

慢地挺进阴道?来回抽弄,一边插嘴?一边叫着:「啊……母狗好爽……骚屄和

屁眼都好爽……谢谢主人们玩弄母狗……母狗要一辈子都被主人们玩……啊……

啊……主人……母狗要忍不住了……请让母狗拉出来吧!」

「不行,这麽快就受不了了?他妈的贱母狗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你在高潮以

前拉出来的话,那主人们永远都不会再碰你,懂了吗?」

「对不起!主人,母狗知错了,母狗一定会忍住……啊……请主人们永远玩

弄母狗。」女友说着开始不断加快按摩棒的抽插速度,「啊……好爽……啊……

要来了……啊啊……嗯嗯……请主人们欣赏母狗高潮的样子吧!啊啊啊啊……」

女友的屄?射出了一股一股的水来。

妈的,女友在男人们的注视下被灌肠手淫,竟然潮吹了!

男人们哈哈大笑,把女友架起来放在马桶上拔出屁眼的塞子,女友肚子?的

水马上狂喷而出。之後男人们又一次重复了刚才的游戏,直到女友再次高潮後又

把肚子?的东西喷出。

「应该够乾净了,走吧,把她拉回去好好玩一下。明天还有事,今天不能玩

得太晚了。」男人们把女友带回开始的那间房间?,然後把女友的双手反绑在身

後,三个一组的干着女友全身的洞。女友的阴道和屁股同时被肉棒插入,爽得小

脸通红,想大声叫床可惜嘴却也被肉棒插着,仅能「嗯嗯」的闷哼,只有趁男人

们互换位置时才能大声的叫着求男人们再玩得狠一点,玩死她这只贱母狗。

一共十二个男人,三个一组干到射出来就去一边休息,第四组干完时第一组

早就休息好了,於是再提枪上马,干得女友死去活来。所有人都干过两轮,有三

个体力特别好的干过三轮後,男人们终於都玩够了,女友也被玩得半昏半醒,迷

迷糊糊的。

一个男人说:「妈的,才不到11点,每次玩这婊子都让人停不下来,一会

就直不起腰来了。」

另一个男人说:「不如……」

「嗯,怎麽?」

「再给这婊子多发展几个主人呀!」

「好,哈哈哈!这婊子是越玩越爽,小屄也越来越紧了。」

「连奶子都越揉越大了呀!哈!」其他人纷纷附和着。

「你们先走吧,剩下的交给我了,一会我会让她爽翻的。」

「好。」男人们都走光了,只有最後进来那个拉着旅行箱的男人。他把女友

抱到了客厅?,然後摇醒女友:「小骚货,不要乱动,给你打针。」女友听说要

打针,便说:「好呀,给母狗打针,把母狗的奶子打大好给主人们玩。」

「哼哼,这针可是很贵的,经常注射可以让你的乳房变大,还可以让你的小

屄更紧,这样老子玩起来才过瘾。母狗,快求主人给你打针。」

「是,母狗愿意让主人打针,母狗想被主人永远玩弄,请给母狗打针吧!」

「真他妈淫贱,不过这针?含有强力春药的成份,打下去後一定要疯狂性交

才行。」

「那就请主人再狠狠地干小贱狗呀!」

「可是大部份的主人都走了,老子一个人怎麽满足得了你这只这麽淫贱的小

狗狗呀?」

「那……那就请主人再找其他主人来干小母狗吧!」

「好,这可是你自愿的。」男人说完就把针刺进女友的乳头,将针管?淡绿

色的液体输入女友的乳房?,接着又拿出一支同样的针管打进另一边的乳房,然

後命令女友:「一会不管谁进来,你都要求他干你,不光他可以干你,还可以找

朋友一起干你,不管多少人,用什麽姿势都行。在他们干过你後,你要求他们当

你的主人,以後经常来干你,不止干你,还可以虐待你、折磨你、羞辱你。听到

了没有?」

「是的,母狗遵命!母狗会让新主人玩到爽爲止,不管新主人怎麽玩母狗,

母狗都会让新主人,不,新主人们满意的!」

「好,那你跪在门口跪迎新主人吧!我走了。」

男人走後大概十分锺,这期间女友并没有去洗洗自己被玩得大汗淋漓的身体

和正流出精液的肉洞,甚至连沾上精液的头发都没有整理,只是一直跪在门口。

过了一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小姐,请问是需要把行李推到楼下吗?」

「是的,进来吧!」

门打开了,两个行李员推着一辆行李车愣在了门口,一个还猛揉眼睛以爲是

自己的幻觉。

女友向两人磕头:「欢迎两位成爲母狗新的主人!主人可以在任何时间、任

何地点,带任何人一起,用任何方式玩弄母狗,请主人们先试用母狗的身体。」

说着坐在了地上,分开双腿,双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分开自己的阴唇露出还淌

着精液的阴道。

两个行李员对视一眼,马上推着行李车进了房间,脱光衣服,把女友抱到房

间的床上干起来,一会一下一下,一会一前一後,直到一人出来了三次才停手。

「妈的,没想到干这种没前途的狗屁工作竟会遇到这种好事,哈哈哈,咱哥

俩交大运了。」

「嗯,对呀,不过这麽好的母狗应该和兄弟们一起分享呀!」

「对对对,我这就打电话叫明哥他们上来。」

「不行,保安和行李员不能全都不值班呀!那样工作不就丢了吗?」

「那怎麽办?」

「兄弟们不能上来,可以让这母狗下去呀!」

「可是万一被客人看见,闹大了怎麽办?」

「那不是有一个大旅行箱吗,把这母狗装进去不就得了吗?」

「好,还是你有办法,哈哈哈,这回兄弟们可有得乐了。」

两们行李员发出一阵淫笑,接着对女友说:「母狗,你不是说可以在任何时

间、任何地点随意干吗?」

「是的,主人。母狗知道该怎麽做了。」小诗说着自己爬起来,走去把旅行

箱?的东西倒出来,然後自己躺进去,双腿擡起弯曲到身体的两侧把下体完全展

露,这姿势正好可以勉强盖上旅行箱:「母狗准备好了,请主人带母狗出去认识

新主人,给新主人玩到死吧!」

两个行李员对视愣了一下:「还真不愧是训练有素的母狗哇!不过你还少了

一样东西。」男人说着从倒出来的东西?拿出一根大概有20厘米左右的电动按

摩棒插进女友的阴道?,又拿了一串串珠,一颗一颗的,只见最大的一颗直径足

有5厘米,全塞进了女友的屁眼,只留下一下拉环在外面。

「嘴巴就先不用了,不然你一会怎麽求人干你呢?哈哈哈哈!」两个行李员

打开电动按摩棒的开关,把旅行箱合上擡到行李车上,推着行李车走出了套房。

我感到胯下一阵冰凉,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射了出来,太专注於看女友

淫荡的表现了,其它的事全没注意。

王明说:「怎麽样,不错吧?这个贱货後来被带到我们保安的值班室,被那

晚值夜班的十几个保安和行李员都干过了。後来大家都累了,还把她绑在行李车

上用警棍捅得又高潮了一次。从11点一直玩到快要3点才放她走,这婊子连衣

服都没了,还是我把给老婆买的衣服给她穿上,要不然她就得光着屁股回家了。

她还留了电话给我们,说欢迎我们再玩她呢!又爽又免费,真是棒极了。」

这时王明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来说:「怎麽,你们已经直不起腰了?哈哈哈

哈!好,好,我们马上下去。」说完招呼我和小林:「那条母狗的男友今天晚上

和朋友出去玩了,她今天下午就打来电话问我们要不要玩她,我就让她过来了。

刚才咱们看球的时候,她就在保安值班室?侍候我的手下呢!现在我那六个手下

和八个值班行李员都干得累了,让咱们快下去接手呢!」

什麽!原来刚才我们在看球、玩游戏的时候,女友一直在被人干着;我们在

看女友的视频秀时,她正在爲我朋友的下属上演一场真人秀!我的头一阵眩晕,

转头看小林却一眼兴奋,迫不及待地想要下去干我的女友。

我对王明说我就不下去了,不过请他在保安室先装上摄像头拍下他们干这婊

子的样子,我在这?观看。王明以爲我可能觉得女友先被玩过太脏了,忙说不是

有好东西不请我们先干,想干随时都行。我也解释说不是,就是今天喝了酒又打

了一次飞机,硬不起来,下次再一起干她。

小林一个劲的催王明快一点,王明只好说会先在好的视角安装摄像让我同步

观看,下次再一起干,然後把电脑调好摄像头的接收画面就和小林一起走了。

妈的!原来上次女友回家之前正在被我新交的朋友和他的下属猛干,身上那

件什麽厂商的衣服也是朋友的。硬不起来?操!我的肉棒现在硬得发痛,正死盯

着电脑等他们装好摄像好看我的女友怎麽被干呢!

(3)提前一天的真相

经过昨天那麽刺激的一夜,今天我当然是没有办法好好的工作的,满脑子都

是小诗淫乱的肉体和催情的叫床声。幸好公司的工作很轻闲,我坐在办公室?想

着小诗的事情。

我究竟该怎麽办呢?和她分手,这样的女人不值得我爱她……还是,事已至

此,索性调教她,把她变成我的专属玩具。该死,我怎麽会有这样的念头?就是

24小时以前,她还是我最爱的女友。可是,经过昨天那样的夜晚,又有谁可以

无动於衷呢?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我马上驱车回到了和小诗的家,那个曾经温馨、现在

却让我又想回又害怕回的家。想是因爲我心?还深爱着小诗,怕是因爲我对於现

在的情况总是有一种逃避的心理,希望一切都是我昨夜饮酒後的幻觉,是一场春

梦。

一进家门,家?还是整理得乾乾净净。小诗正在厨房?做着晚饭,小诗的厨

艺其实并不算好,可是她认爲男人会把女朋友或老婆做的菜都吃光是一种爱的表

现,所以和她交往两年,我的体重一直直线上升,害我不得不去健身房做运动。

我从後面轻轻地抱住她:「我回来了。」

「工作了一天,累了吧?再等一下就可以吃饭了。」

一会儿,小诗拿着两盘咖喱饭出来:「饿了吧?快吃饭吧!」

我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冲动:「小诗,我爱你。」

「讨厌啦,干嘛突然说这个呀?」

「没什麽,只是突然想告诉你这件事。」

小诗的眼中充满温馨,笑着用手指点我的额头:「好啦~~好啦~~我也爱

你呀,今晚我要有惊喜给你呢!」

我心?「登」的一响,仁慈万能的主呀,给我惊喜。不是小诗发现我知道了

昨晚的事吧?不会是要和我摊牌吧?那可只有惊没有喜呀!

吃完饭我和小诗靠在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大概九点左右,小诗先去洗澡

了。她洗完後围着一条大浴巾出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你快去洗澡吧,我在

房?等你。」说着就走进了卧室。

看来不是和我摊牌,小诗还不知道我发现了她的事。我匆匆地洗了个澡,走

进卧室,眼前的景色真是让我鼻血直流:小诗平躺在卧室正中央的大床上,全身

赤裸,只有腰上挂着一条细细的金色的腰链,双手捂住胸部,牙齿轻咬下唇。

我洗完澡本来全身就只有腰上围了一条大毛巾,在这种情况下还不马上撤掉

扑了过去?我们互相拥抱,深深地吻着。我突然觉得小诗的胸部怎麽好像有什麽

东西咯了我一下,我低头看去,两个金色的乳环穿过小诗的乳头,正在轻轻摇晃

着好像和我招手。

「好看吗?我朋友前一阵子被她男友要求穿的,她说她男友好爱她这样,还

说男人都会喜欢的。你喜欢吗?我特别爲你弄的,高不高兴?」

此情此景,我能说不高兴吗?能说其实我心?怀疑她是昨天乳头被穿了洞怕

我发现,索性今天去专门的店?穿了乳环吗?「当然高兴呀!你真美!」

看着她胸前的一对金色的圆环在淡黄色的灯光下闪耀着金属的光泽,我彷佛

看见了她那被钢丝穿过的乳头,看见了台球棍、台球、酒瓶,还有包括老乞丐在

内的无数不知名的男人。我心?涌出一股怪异的冲动,一把抓住她的头向我的胯

下按去,让她把我早已坚挺火热的肉棒硬含在嘴?。

搞死她!搞死她!我双眼直直的放空着,肉棒在女友的小屄?疯狂地抽插驰

骋,脑中一片空白,好像闪过一幕幕女友的淫乱画面,又好像什麽都没有,整个

人转入了下半身思考的状态,以小头代替了大头来支配我的身体。

「啊~~」小诗的一声大叫把我带回来现实世界,只见小诗双眼半闭、眼神

迷离,口水顺着嘴角流到床上。而当我拔出阳具,看见我们下身交合处的床单已

经湿了一大片,不知是潮吹喷出的淫水还是失禁的小便。

「你今天怎麽了,是看见人家穿乳环太兴奋吗?第一次时你也没有这麽兴奋

过,好强,人家差点被你搞死了。」

刚刚恢复神智的我也不禁暗暗奇怪,我是吃了伟哥吗?用了神油吗?都没有

呀!又或者胯下的小诗昨夜的淫乱景像对我来说正是最强的呢?

小诗已经疲倦得不想动弹,我也被刚才自己莫名的兴奋给弄得有点迷惘。擡

头看看时锺,竟然已经十一点多了。刚才那一次搞了一个多小时,而且好像还没

出来。我的脑子怎麽好像喝醉了一样?除了刚开始的几分锺,对剩下的这段时间

的记忆好像被删除了一样。

「你还没出吧?我帮你吸出来吧!」小诗说着想要坐起来,可四肢酸软,上

半身刚刚擡起又不由自主地躺了回去。

「不用了,小傻瓜。今天我太兴奋,刚才弄痛你了,对不起。」我抱起女友

走进浴室,温柔地替她擦洗着身子,又换了床单,和她相拥入眠。

接下来的半个月过得很平静,不过小诗每次出去给人外拍我都跟着,也不见

有什麽异样。我们几乎每晚都要做爱,可是我却丝毫不觉疲累,每天到公司都是

神采奕奕,难道淫乱的女友就是男人的「灵丹妙药」?

「老公啊,我妈的生日要到了,我要回家陪她住几天。」早餐时女友和我商

量着。

「好啊,等你妈生日那天我也一起去给她庆祝。」我记得女友妈妈的生日还

有三天,本来我已经买好了礼物准备和她一起回去给她妈妈庆祝,没想到女友想

先回家去陪陪她。这样也好,女友是家中唯一的女儿,她很小时父亲就去世了,

她搬出来住後母亲一直独居,也很孤独。

第二天女友回家了,我本想趁女友回娘家的这几天?,好好找找家?有没有

什麽东西可以让我搞清女友爲麽会变成这样。可是我把家?翻箱倒柜的彻底找了

个遍後却一无所获。难道要撬地板?不,这房间是我盯着装修的,没有暗格,女

友更没能力自己打开地板在下面藏什麽。

第三天一早醒来我忽然想到,会不会女友妈妈家有什麽呢?我知道女友搬出

来後,她妈妈还保留着她的房间,她也会偶尔回去陪妈妈住几天。我这样想着,

不如现在就去她妈妈家,在那?住一晚,明天也可以顺便帮她妈妈庆生。

傍晚时我来到了女友妈妈的家,女友的家是城郊的一幢小型别墅。按响门铃

後,女友的妈妈来开的门。

「伯母好,先预祝你生日快乐!」我说着递上了礼物。

「YJJ,你不是明天才来吗?」女友的母亲好像有点惊慌。

「公司没什麽事,所以就想提前一天过来陪陪您和小诗。对了,小诗呢?」

「她……她出去买东西了,一会回来。」

我一边陪着女友的妈妈在客厅聊天,一边等女友。我本想女友不在家,我应

该多陪陪她妈妈,所以就连她妈妈准备晚餐的时候我都跟在厨房?帮忙。可女友

的妈妈明显是心?有些什麽事,一直心不在焉的。直到我们吃完晚饭,女友还没

回来,我给她打电话,才发现女友的电话正在客厅放着。

「伯母,小诗去买什麽啦?要不我去接她吧,天都黑了。」

「不用不用,她一会就回来了。对了,你帮我出去买瓶红酒吧,明天喝。」

「好,伯母喜欢什麽牌子的?」

「我都可以,你决定吧!」

我走下了楼,其实我和女友的妈妈并不熟,只见过不到十次面,就这麽老和

她单独在一起也觉得没什麽话好聊,无聊得很。正好,我车上有一瓶朋友送的红

酒,我就坐在车?听音乐好了,还可以第一时间看到女友回来,然後把车?的这

瓶酒给她拿回去好了。

可是我在车?坐了足有一个多锺头女友也没回来,去买什麽买这麽久呀?我

想我是出来买红酒的,总不能一买买几个小时吧,於是就拿起後车厢的红酒向楼

上走去。

可当我按响门铃後,打开门的竟然是我的女友 什麽?我的车就停在她家

楼下,只有这麽一道门,她是从哪进来的?我怎麽会看不见呢?

「你什麽时候回来的?」

「你刚才替我出去买红酒,刚走她就回来了。」女友的妈妈替她答道。

「哦。」刚走?我根本没走过呀!我带着满心的疑惑敷衍着。

当着女友妈妈的面,我当然不能和女友太过亲热,於是我们俩一左一右的陪

着她妈妈看电视。我心?一直想着女友是从哪回的家,刚才我陪她妈聊天时,一

楼的大客厅和二楼小客厅都坐过,女友的房间、客房,甚至女友妈妈的房间都没

关门,也全看到了,?面根本没有人,除了——地下室。

「地下室不可能有门可以通向外面吧?又不是欧洲的古堡,都有地道。」我

这样想着。

晚上,女友让我独自睡在客房,而她睡在自己的房间,「可能是在妈妈面前

不好意思和我一起睡吧,毕竟还没结婚。」我心?想。可睡在床上,我却一直好

奇地下室究竟是怎麽回事,按捺不住的我终於爬起床,走向了地下室。

本来还在想,如果地下室的门锁着该怎麽办,没想到它竟然没锁,可打开门

後,我却被眼前的房间给吓呆了。

屋子的中央有一个大铁笼,旁边有木马,还有那种X型的架子,墙上挂着几

条皮鞭,屋角堆满了按摩棒等各色的情趣用品,棚顶有几个挂鈎,有的还有绳子

垂下来。屋内没有灯,我之所以能看见是因爲四个屋角都有烛台,上面的蜡烛发

出幽暗的光,而屋子的最?面竟然是四条高大的猎犬被铁链拴在深深钉进墙?的

铁环上。

我走了进去,却不敢走近那四条大狗身边。狗看见有人进来,想向我扑过来

却被链子拉住。

「这究竟是怎麽回事?幸好这几条狗一直不叫。」我正在自言自语,可没等

我说完,竟有一个声音接了下去:「它们不会叫的,声带都被兽医割断了。」

我吓得一身冷汗,回头看见了女友的妈妈。

我吓得差点叫出声来,女友的母亲赶紧一把捂住我的嘴:「别出声,小诗不

知道你已经发现了她的事,我可以把你心?的疑惑一一告诉你。但你要答应我,

无论如何不能离开小诗,还要帮助她。」

「我一直到现在都还爱着她,不然也不会想知道她的事了。伯母,我不会离

开小诗的,请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小诗是个可怜的孩子,一切都是我的错。请你一定要好好爱她。」

究竟小诗身上有着什麽样的秘密……

4)血泪控诉,悲伤请求

***********************************

以下的内容将改爲由女友的母亲以第一人称的角度口述。

另注:女友的妈妈身高170,体重大概五十三、四公斤,肤色白皙,三围

34F、25、36;保养得很好,四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像三十出头一样。

***********************************

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小诗只有六岁,刚刚上小学一年级。小诗不满两

岁时她爸爸就出车祸去世了,我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带着她,一个女人养大一个

孩子是很不容易的。那年我认识了一个本以爲不错的男人,後来就和她结婚了,

谁知他是个骗子,骗光我的钱後又骗我爲他借了一大笔高利贷後就找不到人了。

後来债主们找上门来,因爲是用我的名字借的钱便只有由我来还,可我那一

点微薄的收入哪能还得起呢?後来债主中的一个黑社会老大说只要我跟了他,就

可以替我还钱,我只好用我的身体来抵债。这栋别墅就是他买的,我本以爲他只

是一个想占有我身体的色狼,没想到他远比我想的可怕。

最开始的两个月他待我还算不错,只要我每天在他回来後对他献殷勤、献肉

体就可以了,可是後来他玩腻我的身体後便开始把我和她的手下分享,还用我去

招待一些生意上的朋友。我本来不从,可他拿出我给他的借据要我还钱,这时那

笔钱利上加利已经成了一个天文数字不可能还清了,我只能屈服。

那时我每天都要被数不清的男人轮奸,有时他带我去酒店和人谈生意,我就

要脱光衣服跪在地上爬来爬去的到处给他们倒酒。有时还让我躺在桌上,将水果

放在我的裸体上吃人体果盘,还变态的将水果和冰块一起放入我的阴道?,美其

名曰「冰镇水果」。

当他不用出去应酬时,就会叫他的那些手下来家?玩我,所幸那时他还有一

点人性,每次都让小诗先早点回房间睡觉,於是,哄睡女儿後我就要爲他的手下

们提供各种性服务。最多的一次他三十几个手下在客厅的地板上一个接一个的操

我,嘴、屄、屁股每人各一次,等不及时就两个三个的一起上我。

在接下来短短的三个月内,家?的房间、客厅、厨房、楼梯、厕所、院子、

车?、酒店、KTV、饭店的包间、服装店的更衣间,甚至公园和高速公路边都

能看见我被几个甚至几十个男人轮奸得淫水狂喷、口水横流的贱样。

可是後来他因爲吸毒过量而变得阳痿了之後,他就变得更加禽兽不如了,他

开始疯狂地虐待我,说我是个丧门星,把一切的过错都归纠於我。每天折磨我、

打我,变态的把我下身的两个洞?都插进粗大的按摩棒让我去逛街,用狗链系在

我的脖子上拉着我满院爬,叫我母狗。

绳子、皮鞭、蜡烛和按摩棒成了我那时每天看见最多的东西,我每天都活在

极度的痛苦中,只有小诗才是支持我活下去的唯一勇气。可是我的恶梦还只是一

个开始,他要毁了我的一切,包括小诗。

那是小诗七岁的生日那天,一大早,他说要给小诗一个盛大的庆祝,我本以

爲他泯灭的良心还有一丝人性,没想到这时的他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畜生了。

这残忍的魔鬼要我在客厅等他,他让手下带小诗去动物园玩,却把小诗带下地下

室关在那个笼子?。

他回到客厅问我对我们母女这麽好,我要怎麽报答他?我就顺着他说我一定

用我的身体让他的手下和朋友们都满意,一定尽心尽力服侍大家。他说大家今天

要和我玩个游戏,把我的眼睛蒙上、耳朵堵上,然後和大家做爱来给他看,我能

不答应吗?

他要我一会在视觉和听觉都被剥夺的情况下求在场的每一个人操我,自称母

狗,大家都是我的主人,而我生存的意义就是被操、被折磨。他要我在大家都射

过後要求大家用各种道具折磨、玩弄我的肉体,因爲下贱的母狗只有这样才会舒

服。最後,他还有一个大惊喜要送给我。

当我被光着身子被蒙住眼睛、堵住耳朵、脖子上戴着狗项圈被他牵着爬进地

下室时,小诗正被关在地下室中央的笼子?吓得大哭,可我看不见,也听不见。

地下室?涌进了十几个人,我下贱的请求着每一个人操我,我被拉到一个躺

着的男人身上,我主动抓起他的阴茎插进自己的小穴?。我只是想我越淫荡,服

侍得他们越满意,他们或许会对我和小诗好一点,没想到正中了魔鬼的圈套,这

一切小诗都在距离不足两米的铁笼?看着,看着她的妈妈是怎样求男人操、求男

人虐。

後面的屁股也被男人插了进来,可我的嘴却一直没有人用,因爲他们要我叫

床,叫我求他们操得更用力些,边操边用鞭子抽我的奶、用蜡烛烫我、抽烂我的

奶、烫死我这个欠操的贱人。就这样,所有的男人都在我身上发泄过了,他们把

我绑在那个X型架上,给我的乳头穿洞,戴上乳环。

我一边忍受着身体的痛苦,一边求他们更狠地折磨我,而同时我的女儿却在

同一空间内忍受着精神的痛苦。最後他们连我的阴蒂都穿了环才把我放下来,没

有任何的治疗和休息,回过气的男人们又把我就地轮奸了一轮,我依然忍着痛大

声淫叫,像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一样求他们玩得更变态一些。

最後,那万恶的畜生又牵进来一条大狗,於是我就在女儿的面前被一条狗奸

淫了,自愿的,还求那条狗射在我的屄?。因爲我就是一条淫烂的贱母狗,母狗

就是给公狗操的,不光是公狗,只要是任何有鸡巴的雄性都可以狠狠地操我这只

欠操的烂母狗。

我本以爲穿环和兽交就是他说的惊喜,本以爲那天的痛苦已经结束,接下来

可以和女儿一起庆祝生日,要知道我忍受这样的痛苦就是希望她能得到幸福呀!

可当精流满面的我的眼罩被拿下的那一刻,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女儿被吓得泪流满

面的脸;当我的耳塞被拿下的时候,听见的是女儿哭哑的嗓子叫着妈妈。这一刻

我彻底崩溃了,这些魔鬼们不光要我求生不得,还要我求死不能。

在接下来的日子?,他安排了手下专门接小诗上下学。他故意让小诗在正常

和疯狂的世界?来回穿插,每天在窗明几净的教室?学习知识,可一放学就被带

回家?的地下室锁在铁笼?,看着母亲被男人轮奸折磨。

他们要我在被玩时一定要一直哀求他们更严厉地玩弄我,用他们的话说,只

要我的嘴?没有阳具,就是大声的求在场的所有人轮奸狂虐,要求得有感情,求

得够淫贱,求得让人一听就想要虐奸我。

这时他们已经不用钱威胁我了,他们说如果我敢不按他们说的做,或做得让

他们不满意,那就把我和小诗互换,我就要天天被关在笼子?眼睁睁的看着年幼

的女儿被一群畜生活活折磨。她小小年纪怎麽承受得了?一定会被虐死的,我只

能乖乖听话。

小诗就这样在铁笼?一边看着淫贱的母亲被人、狗轮奸,折磨,一边一天天

的长大,看了整整四年。

之後小诗每天都看着我「表演」,有被上百人轮奸射入,还挖出屄和屁眼?

的精液吃掉,连流到地上的精液也要我舔乾净。有被注射了强力春药後绑住双手

放在笼子边求人操却没人理,他们把一个按摩棒交给小诗,最後我双眼失神地求

自己的女儿用那根棍子狠狠地捅妈妈的屄。

也有我被七只狗先後射进屄?,还要舔乾净狗鸡巴,连狗的屁股都要我舔乾

净。最後让我被套上狗项圈,然後把另一头系在狗的脖子上,让我这条母狗被那

真的狗牵出去溜狗。

最残忍的一次他们把我放在笼子上面,大腿和小腿折叠绑在一起,双手高高

吊起,让我只能踮起脚尖蹲在笼子上面,我只有脚尖能勉强点到笼子的铁枝。他

们在我的屁股?足足打进了2000㏄的灌肠液,我的肚子被涨得比怀小诗时还

大,然後用一个上面连着绳子的肛门塞把我的屁眼堵住,我痛得死去活来。

接着他们在绳子的另一端绑上一个十公斤重的大铁块,我的身体离地足有一

米多。铁块悬在半空中,他们在铁块下放上一条健康步道,让小诗跪趴在上面,

铁块放在小诗的背上。他们说让小诗好好的配合我撑住,如果第二天他们睡醒看

我拉了出来的话,就把我带到公园的厕所去任人轮奸一星期,接着堵住我们两人

的嘴就去睡了。

健康步道把小诗的双手和双膝咯得疼痛难忍,可她还是拼命地忍住,怕给我

带来更大的痛苦。肚子?的痛苦让我恨不得死去,看着小诗也爲我忍受着痛苦,

我心?所受的折磨还更甚於肉体。

我想告诉小诗起来吧,不要撑了,他们既然有这个念头,无论如何都不会打

消,你再怎麽撑也是徒劳的,妈妈还是要被带去公园?折磨。可我的嘴被堵住,

我不能说话。

我们母女就被这样变态的折磨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当小诗看见他们走进来时

心?一松,终於撑不住昏死过去,铁块带着肛门塞落在地上,我就这样把存了一

夜混杂着屎的灌肠液喷在了爲了我被累昏过去的女儿的脸上、身上,心理和肉体

的双重打击下我竟然又失禁了。

看着昏倒的女儿被自己的屎尿淋了一身,我的痛苦和心酸无法用语言形容,

他们却笑得欢天喜地。我记得那一年小诗才十一岁。

接着我当然被他们带去了公园,在公园门口下车时我就是一丝不挂,他们让

我学母狗,我被牵着爬进公园的厕所。当然,这一切小诗都被迫看着。

在厕所?我的手被反绑在身後,乳房也被绳子绑得高高耸起,只要有鸡巴的

雄性进来,我就要向他们磕头请求他们使用我这个人肉公厕,他们可以插我身体

上所有的洞,任意地虐待我,在我身上排泄。最後,只要是公厕?所有马桶外的

排泄物我都要吃乾净。而他们给小诗的任务就是在每天放学後来厕所?记下操我

的人数,这是他们给小诗布置的「作业」。

那几天简直像生活在地狱?一样,轮奸和殴打只是家常便饭,吃屎吃尿也是

常事。连公园?的野狗都嗅到了我的贱母狗屄发出的骚味,给狗磕头求狗操,给

狗吹箫时被灌一肚子尿,还要舔乾净狗拉在地上的屎。

这期间还有警察进来过,我本以爲就算不能彻底得救,至少可以暂时脱离痛

苦,哪怕是让我回地下室?被操也好呀!可还没等我求救就迎来了狠狠插进屄?

的警棍和操进我屁眼的鸡巴。

每天下午他们带来小诗後会把我的手解开,让我的血液流通一下,到了天黑

後再在他们的「帮助」下让小诗亲手把我绑起来。

好容易熬到了七天,可他们却说小诗的「作业」不合格,记得不准确,可小

诗每天都有一段时间被他们接去上学,怎麽可能记得准呢?不过不用和他们讲道

理,他们想怎麽糟蹋我,我只能顺从。

他们又罚我在这?多待了七天,於是我的地狱又延长了七天。

七天过後,他们说要我去招待一些人。说实在的,经过了四年多折磨的我,

用肉体去招待别人轮奸对我来讲真的可以说是快乐了,最起码可以有东西吃。很

多人都喜欢让我嘴?含着不同触感的东西给他们吹箫,这两个星期他们都只在每

天早上接走小诗时扔一些剩菜剩饭在厕所的地上让我自己舔起来吃掉,我从没吃

饱过。

他们格外「开恩」的让我洗了一个澡,过程中还让我用按摩棒把自己捅到嘲

吹。经过这麽久的折磨,我的身体虚弱得很,足足弄了一个小时我才潮吹,双腿

酸软得站不起来;接下来是灌肠,灌了三次,直到排出的都是清水。

他们说我被弄脏了,让我再洗一次澡,当然洗澡还是要用按摩棒把自己弄到

潮吹。他们说U国的一位总统曾经说过:「这样做是开创一个先例,以後更多的

先例会成爲惯例。」他们没有吹牛,接下来的几年?每次我洗澡都得这样折磨自

己。有时甚至让小诗来捅,即使多年後的今天,小诗哭着拿按摩棒插我的样子我

还是彷佛一闭眼就能看见。

他们把我带到了监狱,看见他们和狱警称兄道弟,我才明白爲什麽上次那个

警察会那样子对我这麽一个可怜的女人。这半个城区根本都在他们社团的控制之

下,警匪一家,没有人会救我。再说警察就算救出我和小诗,我还有欠条在他们

手?,欠债还钱,最大的可能是再一次钱债肉偿,爲了活下去,便主动回到他们

那?找操、找虐。

他们让我用身体供那些犯人们发泄性欲,其实他们才不关心犯人的死活呢,

那?面没有他们的人,都是些顶罪的流浪汉和乞丐,他们只是要看我被玩得更惨

更脏罢了。那时我就觉得他们迟早会把我玩死的,只是不知是被奸死、虐死,还

是什麽别的死法。

你知道这一进去有多久吗?足足一年!每天我在铁窗?看到太阳升起时,我

身上的洞被插得满满的;太阳落下,我身上的洞却不会空闲。每六小时换一间牢

房,无止境地轮奸,犯人们每次在我身上射出後还要记下数字统一呈报。

不到半个月,我全身的洞就都合不起来了,一个月就都没知觉了,於是他们

给我注射药物,每六小时换房时都要打上一针。强力的春药混合着其它药物使我

的身体变得敏感,等着我的又是新的奸淫。

所幸的是这一年?他们没让小诗也进来看着我被奸,可能是怕犯人等不及时

强暴小诗吧!不知爲什麽,他们在拼命地折磨小诗的精神时却从不对她的身体有

任何侵犯,可能对他们来说,这也是一个奇怪的游戏吧!

每星期天他们会带小诗来看我,让小诗猜我这一星期让犯人们射过次数的总

数是单是双。当然,不管单双都是错的,因爲他们只是要让我和小诗痛苦罢了,

小诗在这一年?留下了对数字有恐惧感的後遗症。

於是离别了女儿,等待我的又是一星期的疯狂奸淫。那些被莫明其妙抓进来

的流浪汉们会爱惜我的身体吗?当然不。最开始的几个月他们好不容易有一个泄

欲的对象,所以还只是对我疯狂轮奸。可慢慢地他们玩腻了我後,六小时的时间

便从六小时的奸淫逐渐变成一小时甚至半小时内一人操我一次後,用手边一切能

拿到的东西折磨我的身体。

我试过被床板上撕下来的牙签大小的木刺插进尿道?取不出来,直到三天之

後才在一次犯人们试着把整只手塞进阴道?时痛到失禁,木刺竟因祸得福的排了

出来。

也试过被一间牢房的十六名犯人合力把毛巾塞进我身体?,记不清三个洞各

是几条了,只记得嘴?只有两条。有三条塞进子宫,两条在直肠深处取不出来,

是去了监狱的医务所取出来的。

当然,即使取出後,阴唇肿成一条缝也不可以休息的,还得去接受轮奸,而

且当然也得求犯人们奸我这条臭母狗。不过这不算什麽了,因爲那些犯人们先用

鞋底打肿我的屄再操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承受得住。

这一年?我醒时,被操着、虐着,睡觉也会被操着、虐着。後来我睡着时他

们把两根肉棒一起插进我的屄?,我也不会醒来。

一年後我重见天日,刺眼的阳光已经让我不适应了。不过从那天起他们也就

不让我回家了,准确的说是没进过这间房子。

我住在院子?的狗窝?,并不是住在狗窝?,而是被锁在一个前後两边开门

的狗窝?。他们用定制的架子固定住我的手、脚、腰和脖子,我在狗窝?呈跪趴

的姿势等着他们每天牵狗来干我。这时只要每天来操我的野狗不太多时我都已经

会感谢上苍了,在这几年?我已经学会爲一件不太痛苦的事而感到开心。

他们每天清晨和傍晚都带着小诗来看我,问我要不要让小诗牵着出去散步,

我知道如果我要的话,对小诗的心理是一种打击,毕竟把自己的亲生母亲当成母

狗牵出去溜狗是不会不痛苦的。可我的四肢总这样被固定不能动会坏掉的,我的

身体需要活动。

每天两次被小诗牵着溜狗,他们兴致好时还会让小诗牵着我去公园找流浪汉

操、去厕所?舔乾净地板和马桶「义务劳动」,他们说这是对母狗的「恩宠」。

自从那次我喷粪在小诗身上後,他们总是把我受的折磨和小诗拉上关系,小诗的

精神无时无刻不受着强烈的打击。

本来我以爲迟早有一天我会被他们虐死,小诗会被虐疯的,没想到天是有眼

的。

就在我已经对人生不抱任何希望只想快点死掉时,那个黑社会的老大终於恶

贯满盈了。他在一次帮会的械斗中被人一枪打爆了脑袋,而他的手下们忙着争上

位、抢地盘,也没人会理会我们母女了,我们终於从地狱的生活中脱离了出来。

七年多的痛苦在我身上留下了两样「惯例」,只要有雄性生物露出阳具走到

我面前,我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跪下来,嘴?恳求他或它干我,直到他发泄後

离开。每天洗澡着我也都会用按摩棒将自己插到嘲吹,不然就会不敢离开浴室。

而小诗则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治了三年才痊癒。

可是大概八、九个月前,我察觉小诗好像有点反常,她好像也在受人胁迫做

着我当年的事。而最可怕的是,只经过两三个月,这半年来她已经乐在其中了。

这几条狗是小诗前几天牵回来的,你来之前小诗就在这?用皮鞭、蜡烛和按

摩棒自虐并和那四条狗兽交,一直到刚刚才停止。我没法阻止,因爲我只要一走

近,我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跪下来求那几条狗操我。

求求你!救救小诗!!!

(5)女友被谁调教,得来全不费工夫的真相

***********************************

本篇恢复正常的第一人称角度。

另:院友的建议已经收到,在口味的轻重上以後会以不见血爲原则,其实在

我脑中的画面在第二章小诗被穿乳环时,是没有流血的场面的,不过在现实的世

界当然不可能和我的幻想世界一样。

本文是虚构的吗?不,我坚信这是在某个平行世界中发生的真实事件!

***********************************

听女友的母亲讲述了女友的不幸童年後一夜无眠。我该怎样去拯救小诗呢?

用我的爱去感化她吗?可是从女友母亲的身上已经不难看出,小诗的身体现在已

经不完全受她的大脑支配了。她现在已经拥有了一条淫贱母狗的本能,爱可以感

化她的精神,但却无力改变她的身体本能。

我应该怎样去改变小诗的身体呢?如果我请长假每天陪着她,也不让她出去

工作,每天和她做爱十几二十次,能不能将她见到男人的肉棒就会主动求欢的淫

乱身体本能化爲只想和我不停做爱呢?然後再像戒毒一样逐次减少每天做爱的次

数,帮她恢复成一个正常的女人。

也许这样可以管用,也许不管用,不过这个方式也只能用想的。我不是按摩

棒,不能通过电力维持能源;也不是日本漫画家笔下天赋异禀,永不停顿的性爱

战车,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因爲我的住院而半途而废。

第二天总是会来到,说实话,我现在真的有点害怕见到女友,怕不知该怎样

面对她,也怕她知道我发现了一切。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我和女友陪着她妈妈一起逛街,直到傍晚时才回来了她们的住处。在这过程

中我一直是提心吊胆、冷汗直流,多怕遇见女友甚至她妈妈当年的「主人们」。

试想如果走在街上,身边突然有一辆休旅车停下,摇下的车窗?露出一根鸡

巴。而我身边的两个女人发疯似的撕掉自己身上的衣服跪到车前,求「主人」赐

给她们这两条母狗最痛苦的轮奸和淩虐,街上的人们围观着这一切,指指点点的

议论着我和这两条「人形犬」的关系……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晚餐过後,有人按响门铃,原来是快递送来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却没有

托送人的资料。打开看是一个金色的音乐盒,这时我还没想到这小小的礼物就是

开啓我成爲魔鬼之路大门的钥匙。

我们三个人本来还奇怪这是谁送来的礼物,可当我按下音乐盒的开关,没有

音乐响起,盒中喷出一股白烟,扩散在夕阳余辉照射下的客厅?。当我倒下时,

我知道——新的罪恶要开始了。

我被一盆凉水浇醒,还没等我整理好混乱的思绪,却发现自己身处在地下室

的铁笼?,身上并没感觉疼痛,似乎没有受伤,甚至衣服也没有破损,只是被水

浇湿。「放心吧,我们把你关起来,只是想让你看一场好戏。」一个声音在我背

後响起。

我转过头,看见女友母女两人全身赤裸的骑在木马上,阴唇翻开,小屄深深

的陷进木马那凸起的三角形表面,双手被反绑在身後;而向着我的这一面的脚上

系着一个10公斤重的铁制哑铃,我想另一条腿上也一定系着一个同样的,也就

是说,她们娇嫩的肉屄还要多承受二十公斤的重量。

「唔……呼……唔……哈……」听着她们两人的喘息声,我赫然发现她们的

乳环上都系着一个一公司重的法码。而一公斤的重量对於一个小小的乳头来说无

疑是无法承受的,不过她们的乳头并没有受到伤害,因爲她们二人的乳环上除了

有法码,还有另一条钢丝,钢丝优先承受了法码的重量。

钢丝的尽头是一根粗大的金属阳具,含在对方的嘴?。也就是说,谁含不住

口中的铁肉棒,就要看着自己的母亲或女儿的乳头承受两公斤的法码加上那看上

去也不轻的金属肉棒的重量,然後在自己面前被活活拉断乳头。

仔细看去,她们的鼻子竟然都被夹子夹住,这样根本无法用鼻子去呼吸,那

「唔……哈……」的声音正是她们用牙齿紧紧咬住铁肉棒时从嘴角的缝隙吸取和

呼出一点空气的声音。

我的手摸进了自己的口袋,发现手机已经被搜走了:「你们究竟是谁?快放

开她们!」

「闭嘴!我是让你老老实实的看戏,你再敢发出一点声音来,她们俩就要替

你受惩罚。」这时我才注意到整个地下室?竟还有二十多个男人,刚才说话的那

个男人似乎是领头的。

「我操你妈!」气极的我不禁脱口而出。

「给这对骚母狗再加点料。」男人竟无视我的辱骂,直接报复在小诗母女身

上。两个喽啰拔出她们含在嘴?的铁阳具,这时我才看见那精钢打制的阳具通体

光滑,看来想要含住不掉出来是相当吃力的。

喽啰在铁阳具的表面涂满润滑油後又塞回女友母女的嘴?,涂了油的阳具表

面更滑,更加无法含住,含在嘴?的阳具不断地向外滑出,女友母女又拼命把它

吸回嘴?,再滑出,再吸回……就像这母女两人正在自己用铁鸡巴操着自己的嘴

和喉咙一样。

不断吞吐的铁阳具使母女更难呼吸了,可惩罚还没结束,喽啰们又拿来四个

法码分别打在她们的乳环上,於是,金属阳具在母女的嘴?吞吐得更快了。

「求求你们放了她们吧!我把全部的财産都给你们。」我看着女友和她妈妈

被这麽淩辱,痛苦地哀求着。

「妈的!不是让你闭嘴吗?再给这对贱货加点料!」

女友母女的身体被按着向前倾倒,露出了娇嫩的菊花,喽啰们拿来灌肠液,

注入了这盛开的花朵。每人被打进了两支,一支500㏄,连肚子都涨起来了,

之後还被塞进粗大的肛门塞。

女友母女面对如此的淩虐只能默默承受,没有哀号,没有求饶,因爲只要一

张嘴,那代价就是妈妈或女儿的乳头。能表现出的,只有那止不住的泪水。

「哭屁呀?你他妈的当年被灌了2000㏄都能坚持一夜,几年没人给你复

习,才一半就受了不了呀?」听着头目的叫骂,我才明白原来眼前的这些人就是

当年玩弄折磨了这对母女七年多的那群魔鬼的余孽。

看着女友母女被人这样淫虐,我心疼极了,可不争气的鸡巴却硬得差点顶破

了裤子。

「你们两条母狗听着,现在主人们要放一个下来玩玩,谁愿意下来,就尿尿

给我看。」下来被二十几人轮奸是件很痛苦的事,但比起被这样玩弄,简直就是

天堂了,我总算明白了女友妈妈所说的「不太痛苦就是快乐」。

母女两人当然也知道,可她们都想让对方轻松一点,所以谁都没有尿出来。

「怎麽,不愿意让主人们玩是吗?好,让你们不尿。」头目说完一挥手,喽啰就

抓住她们的脚使劲地往下拉,二人的肉屄好像要随时两边分开了一样。

最後,女友痛得忍不住喷洒出尿液。

「好,把这条小母狗拿下来,大家轮流奸着玩。那条老的就继续吊着,他妈

的!等她一会尿出来时让她都自己舔回去。」

喽啰们先取出她们嘴?的铁肉棒,让伯母自己含住属於自己那根。先把女友

拿下木马,再把女友身上的东西解下来,接着轮奸就开始了。

女友刚被解开束缚,淫贱的身体本能就让她忘了母亲还被淩虐,忘了男友还

在现场,立即跪在地上求在场的人轮奸她、玩弄她。我不敢呼唤她,因爲那个头

目说过我只要一出声,她们就会受虐,毕竟伯母还在木马上受苦呢!

女友排出满肚子的水後直接坐在一个喽啰身上,扶着他勃起的大鸡巴插进自

己的小屁眼?,接着,饱经蹂躏的嫩屄也被人插入,嘴巴、双手全都不被允许空

闲,女友就这样在我近在咫尺的距离?同时爲五个流氓提供着性爱服务。

长达两小时的轮奸,女友身上的洞从未有过空闲。在所有的流氓都射出三次

以上後,他们需要休息一下,但女友当然是不能休息的,他们把女友牵到那四条

狗身边,让女友给狗泄欲。

「小母狗,去用你的屄和屁眼让那四条狗各射出来两次,全都要射在你的嘴

?。把狗精给我含在嘴?,不许咽也不许吐,等候主人的指示。主人现在要去玩

你的老母狗妈妈。」

「是!淫贱小母狗听候主人的吩咐。」女友答应着爬向了墙角的四条大狗。

流氓们把伯母从木马上放了下来,解开束缚让她拉出肚子?的东西:「老母

狗,你的身体早就是我们社团的所有物。我记得当年大哥安排你锁在院子?,每

天服侍过路的公狗,你竟敢回到房子?做人。说,违抗主人该怎麽惩罚?」

「贱母狗知错了,贱母狗这一辈子都在院子?侍候公狗,听主人的安排让主

人随便虐。求求主人们放过小诗吧!」

「你忘了当年老大就说过,你要敢不听话,就让你女儿和你一样。现在才後

悔,太晚了,你们就一起当一辈子公用母狗吧!去把你和你生的小母狗拉出来的

东西都吃下去,地板也要舔乾净,然後和你女儿一起去服侍狗。」

伯母爬到地上的秽物前,伸出舌头舔了起来……过了一会,伯母舔净地板後

就爬去帮狗出精。

看着她们母女两人经历了那样的折磨後还要给狗玩,我很心痛。不是说狗是

人类的朋友吗?怎麽这四条狗毫不怜惜的强暴这对母女呢?或许在牠们眼?,女

友母女根本不是需要对其忠诚的人类主人,只是用来发泄性欲的人形狗用精液马

桶。

在笼子?醒来後的四小时,我看着女友母女不停地被折磨、被奸操,勃起的

鸡巴?竟也有了尿意。头目看出我的需要:「小母狗,过来,先让你男友射在你

脸上,再给你男友吸尿。」什麽!他们竟然要我女友做这样的事?

女友爬到笼边,我不知所措的退後,「兄弟,快配合一下,如果你今後还想

见你女友的话。」我不知该怎麽办,「只能先听话再说了。」我心?这样想着。

女友张开小嘴含住我兴奋的大肉棒上下舔吸起来,经过刚才的刺激,我早就

忍受不住任何的快感了,不到两分锺,我狂泄而出的精液就喷到了小脸长长的头

发和可爱的小脸上;接着,忍不住的尿液也随之射向了小诗那娇俏可人的脸宠,

小诗张开嘴迎上我的尿柱,大口地吞咽着我的尿液。

当我鸡巴?最後一滴液体也离开我的身体後,我看着小诗,这还是我那温柔

可爱的女友吗?小诗痛苦的低下头大哭了起来:「你别看我!你别看我!哇……

啊啊啊啊……」在精神和感观的双重刺激下,女友失禁了。

「兄弟,我们的社团在太平洋买了一座小岛,打算建成人形犬俱乐部,今晚

我就要先飞去J国的同类地方先考察一下,这两条母狗当然也得跟着我去了。不

过放心,我有空就会寄带子到这?给你看的。一个月後再见了,哈哈哈哈!」说

完,头目用手?的电棍打晕了我。

等我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我躺在女友家的客厅?。我找遍了整间

屋子,所有的人都不见了。女友应该被他们带去J国了吧?我根本找不到他们,

就算能找到,恐怕也无能爲力。我向公司请了长假,每天都在女友妈妈家附近的

酒馆?借酒消愁。

直到十天後,伯母家的收信箱?出现了一张光牒。